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生死無門
生死無門 連載中

生死無門

來源:google 作者:長情先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花若夢 蘇浮生

神秘的組織,可怕的陰謀,跨越生死的愛戀……請照看好你的腳印,它會暴露你的秘密在這生死之間,有一道門,進入這道門,從此再無回頭路,此門叫生死無門展開

《生死無門》章節試讀:

血月如鉤。

大地抹上了一層暗淡的血紅。

就在大家處於一種震驚和不知所措的時候,無數個血色的鉤,形如一彎明月的鉤,自天而降,彷彿彗星降落,衝著野鬼們襲來。

那些血月鉤,快、狠、准,一個接一個,鉤住了野鬼們的脖子,鉤住後,便將野鬼們擰了起來,一個接一個拔地而起,不一會,半空中便全是野鬼,密密麻麻,像一塊塊吊起來晾曬的臘肉。

野鬼們不停地掙扎着,卻越是掙扎,那鉤子鉤得便越緊越深。

凄厲的叫聲,此起彼伏。

蘇浮生瞪大了眼睛,他想跑,雙腿卻像灌了鉛一般沉重,一步也挪不開。

黃土甲汪汪汪地狂吠不止。

血月鉤,無數的血月鉤,帶着倒刺的血月鉤,自天而降,嗖嗖聲破空,將野鬼鉤起來,在半空中排好隊,一隊一隊,秩序井然,血色的夜空,鉤子破空的嗖嗖聲和野鬼的叫聲混雜在一起,令人心驚肉跳。

就在這時,血月四周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色螺旋。

螺旋轉動,蘇浮生只看了一眼,便覺一陣頭暈,差點暈倒。

那些被血月鉤鉤住的野鬼,排着隊,被鉤到螺旋里,瞬間被螺旋吞噬。

轉眼之間,剛才還在爭吵不休的野鬼,便一個也不剩了。

螺旋慢慢消失,月亮褪去血色,變回了正常樣子。

荒地上,一片寂靜,靜得令人心慌。

蘇浮生抱起黃土甲,撒腿就跑,一口氣跑回了住處。

驚魂未定。

黃土甲也吐着舌頭,氣喘吁吁。

「你說那月亮怎麼會變成鉤子,魚鉤一樣,將他們都鉤走呢?」

「不知道,沒鉤走我們就好。」黃土甲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我又沒死,鉤我幹嘛!」

「是呢,幸好沒鉤走我。」

「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帶走你!」蘇浮生安慰黃土甲。

「你說你見到的那些孤魂野鬼後來都不見了,是不是也被鉤走了?」

「如果不是今晚親眼所見,我還不信,現在是百分百確定,我以前認識的那些野鬼,一定也是這樣被鉤走了!」

「他們會被鉤走到哪裡去呢?」

「鬼才知道。」

「他們本身就是鬼,你不也是狗鬼嗎?」

「好吧,我不知道。」

蘇浮生做了夜宵,是拿手的青椒炒臘肉,燒茄子,西紅柿雞蛋。

做完後,看着桌上那一碗臘肉,想着那些被血月鉤勾起來吊在半空的野鬼,蘇浮生胃口全無。

「你都吃了吧,我沒胃口了。」

黃土甲趴在桌上,嗅個不停,很快便說吃飽了。

蘇浮生躺在沙發上,看了一會書,便熄燈上床,準備睡覺。

「睡著了?」

「沒有。」

「那些鉤子落下來的時候,生怕把你也鉤走了。」

「我是狗鬼。」

「看來人鬼不如狗鬼。估計是專門鉤走動物的還沒有出現吧,或者今晚沒發現你。」

「睡吧,晚安。」黃土甲跳到沙發上,趴了起來,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能也會是如此的命運,他就不想再說話了。

蘇浮生知道黃土甲的心思,便也不再言語。

一人一狗,各睡各的。

蘇浮生躺在床上,卻是睡意全無,想起這段時間的種種際遇,很多疑問得不到解答,唯一心安的是遇到了黃土甲,自己這麼多年的愧疚有了緩解。

白衣女子是幫死人收腳印的,野鬼們的腳印又被誰偷走了呢?

這段時間,那位白衣女子去了哪裡,還會不會再出現?

那些可憐的孤魂野鬼就這樣被血月鉤鉤走了,等待他們的會是什麼呢?我在這其中,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安排?

黃土甲會不會也會被鉤走?

……

蘇浮生左思右想,問題和疑惑越想越多,理不出頭緒。剪不斷,理還亂,凌晨2點,輾轉反側的他才有了一絲絲睡意,慢慢睡了過去。

就在這時,天空閃過一道霹靂,接着就是一聲巨響。

蘇浮生和黃土甲驚醒過來。

「打雷而已。」蘇浮生安慰黃土甲:「別怕,別怕,有我在呢!」

「是旱天雷啊!」黃土甲嘟噥了一聲。

又是一道刺目的閃電!彷彿要撕開黑的天空,閃電變得越來越多,一道接着一道,轟隆聲也一聲接着一聲炸響,照亮了房間。

在耀眼的閃電中,無數朵白色的山茶花自天而降。

「山茶花!」蘇浮生驚呼一聲。

「是她嗎?」

五個人隨着山茶花徐徐而降,着清一色的紅色斗篷,立領,對襟,衣長及踝。領部打襕收小,以白色短帶繫結。為首一人,紅色風帽上綉着鳳采牡丹,其餘四人,則綉有蟒紋。

閃電一亮一滅間,紅色斗篷顯得令人驚心動魄。

飄落的五人,為首的是一位少女,長發,紅裙,裸足。

「不是她!」蘇浮生暗道,「她又是誰?」

與此同時,所有的白色山茶花匯聚一起,成了一朵巨大的山茶花。

只見女子斗篷一揮,無數山茶花自斗篷里飛出,直向蘇浮生激射而來。

黃土甲站在蘇浮生面前,衝著襲來的山茶花狂吠不止。

其餘四人落到陽台,站定,將風帽放下,清一色的光頭,四人身形不一,高矮胖瘦,很好區別,更令人驚訝的是,四人都只有一隻手。

高個子面無表情,對着黃土甲一揮手,黃土甲痛苦地嗚咽一聲,便躺倒在地,瑟瑟發抖。

少女便是花若夢,其餘四人便是四手遮天。

花若夢斗篷里飛出的白色山茶花圍着蘇浮生,呈螺旋旋轉。

蘇浮生只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抬起,整個人慢慢飄了起來。

黃土甲衝過去,要撕咬花若夢。

「自不量力!」花若夢嬌斥道:「滾!」

黃土甲悶哼一聲,痛苦地倒在地上,很快暈厥過去。

蘇浮生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心慌魄亂,卻又愛莫能助。

「收!」

花若夢手一揮,蘇浮生便被白色山茶花纏着,飛向了那朵巨大的山茶花,山茶花的一片花瓣打開,露出了一個入口。

蘇浮生想起了在向陽河畔,風幾何的紅色山茶花也是一樣的打開一片花瓣。

「她是誰,和那位白衣女子是什麼關係,一紅一白,為什麼都是山茶花?」

蘇浮生想不明白,瞬間就被收進了山茶花里。

一道霹靂閃過。

「司主,該走了!」四手遮天向花若夢致禮。

花若夢不語,玉手抬起,先前巨大的那朵山茶花剎那變成小朵山茶花,飛到她手心。

花若夢將山茶花戴在發梢。

又是一道霹靂,五人騰空而起,消失在夜色里。

黃土甲醒了過來,嗚咽着,渾身發抖。

《生死無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