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升維之光,史上最佛系的金手指
升維之光,史上最佛系的金手指 連載中

升維之光,史上最佛系的金手指

來源:google 作者:木子水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木子水清 李清

一句話簡介:一道可以穿梭萬界的「光」,突然抽風裹挾着主角到各個世界浪的故事正經簡介:我,李清,一個地球上的普通人,穿越了帶我穿越的「光」,我叫它升維之光——光哥光哥他,知識淵博、沉默是金、強大非凡,但抵不過他抽風,常常突然把我丟去不同世界元世界、大夢真實世界、古老大荒世界、現代異能世界、無限流主世界......我漸漸變得強大在變得強的過程中,我越來越疑惑,一切是如此的巧合,又是如此的自然我開始懷疑「光」,到底是什麼?它為什麼帶着我穿越?它究竟從何而來?直到我成為亘古長存的存在,我才恍然發覺,「光」不是升維之光,而是.....展開

《升維之光,史上最佛系的金手指》章節試讀:

「走這邊。」砍樟樹的男人指了指路,李清扶着他走在小路縱橫的樹林中。

他那一崴實在是嚴重,估計好幾天不能沾地了。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李清已經知道,這個男人原來從小就體弱多病,現在是一個沒有功名在身的讀書人,叫顧非,目前和兄長住在一起。

兄長顧和,年少時就在外遊歷,兩年前,老父親去世後,他便回來照顧體弱的弟弟。顧和現在是一名獵人,由於生活並不算拮据,所以就一直養着弟弟。

據顧非說,他哥哥性格寡言又老實,就在不久前,兄長娶了一個外來的流**子,叫做芸娘。芸娘相貌很美,待顧和也很不錯,但是看顧非很不順眼,前兩天把他打發出來砍柴,結果顧非撿了一堆爛柴回去,芸娘果然生氣了。

今天顧非就想着砍一棵新鮮的樹,或許嫂子就不會嫌棄他了。

「哎——嫂子是一個很好的女子,娶到她,兄長也算是有個知冷知熱的人了,是我太不爭氣了。」顧非一臉憂愁的說,「這次崴了腳回去,嫂子一定會生氣的。」說到這裡,顧非打了個寒顫,看來是怕極了他那位嫂子。

清官難斷家務事,李清閉口不言,這事他管不了。這次他編造了一個假名——李二,又說了一個自己一個人走親戚,半路遭了匪被抓,僥倖逃了出來,結果在山中迷路了的故事。

顧非果然單純,聽完故事後就一臉同情,直接邀請李清先到他家去落腳。

「嗷——」、「嗚嗚——」,忽然傳來狼嚎的聲音,聽起來頗為詭異。

李清皺着眉,「怎麼大白天還有狼嗥。」

顧非搭在李清肩膀上的手,輕輕拍了拍李清,說道:「不是狼,李小兄弟。是狼虎山,狼虎山上有一個龐大的溶洞,多處可通外界。據說整座山都空了,裏面幽暗昏惑,曲折深險不可進。只要風一刮過狼虎山,就會發出狼嗥虎嘯的聲音。」

李清好奇問道,「原來如此,那豈不是一大奇景?」

顧非面帶恐懼的搖了搖頭,「不!那是要人命的地方!沒人知道最裏面是什麼,進到深處的人都沒有出來過!有人從狼虎山旁過路,明明上一秒人還在,下一秒人就不見了!」

「總之,在我家住的這些日子,你也不要離狼虎山太近。」

李清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到了村子外圍,可以看見一棟棟土坯房子,頗有些整齊美。

這村子當地人都直接叫赤水溝子,因為一條小河從中間貫穿村子,而這水每到十月十一月時,就會變紅,不能再飲用,因此,村民們往往要在之前儲好水。

進到村子裏面,可以看見老人穿的厚實,悠閑的在家門口坐着。有小孩蹲在大樹底下玩螞蟻泥巴,那樹看起來有上百年了。

當李清扶着顧非往家裡走時,人們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

「哎——小柱子啊,你這腿怎麼了?」一個穿着灰布衣的老大媽看着顧非問道。

顧非漲紅了臉,害羞說道:「張家大娘,我已經快成年了,別叫我小柱子了。我這腿沒事,養幾天就好了。」張大娘爽朗的笑了,「你是我們看着長大的,叫小柱子咋了?你哥咱還是不叫着大柱子嗎?」張大娘說完就好奇地看着李清,問道:「這又是誰家的娃呀,怎麼髒的像個泥娃子?瞧這泥巴樹葉糊啦的。」

李清只好把之前編的經歷再講一遍,還頗為心虛的將故事中不太合理的地方修飾形容了一番,聽起來就是個父親為鍛煉孩子,讓他一人走親戚結果走丟了的悲慘故事。

等李清講完,周圍老人小孩已經把兩人圍住了,個個眼淚汪汪。一個頭扎兩個丸子的小男孩抹着眼淚,含糊不清地喊道:「嗚嗚太慘了,呆哥哥你再講一個吧!」

李清尷尬的不行,【真當故事聽了呀......】

「大傢伙,都圍在這幹嘛呢?擋着路了!」一個聲音從人群外傳來。

人群散開,李清鬆了一口氣,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李清看向出聲的人,是一個提着籃子的女人。

「轟——」,李清大腦一響,一陣眩暈,這個女人,給李清一種恐怖甚至噁心的感覺,她不像有形之物,在李清眼中,她反倒是像一道散發旋轉波紋的透明體。

李清胸前的玉符開始發熱。

玉符發熱,代表着遇到了異常邪穢的事物。

【她不是人!】

這時,顧非尷尬的喊了一聲,「嫂子!」

李清回過神來,原來這就是芸娘,沒想到竟是個妖怪!

顧非忙把前因後果都說給芸娘聽,芸娘聽後,一臉意味深長,打量了一下李清,「嗯,看起來......確實有點慘。」

李清強自鎮定,跟着叫了一聲;「嫂嫂好!」

芸娘眉開眼笑,「哎——真乖~!」

兩人跟着芸娘回到了顧家。

顧家前院里,一邊有一道圍欄,裏面養着雞;一邊有一口水井,冒着涼氣,空的地方種着些蔬菜。

三面青瓦房,看起來要比村子裏其它的房子好得多,廳房、柴房、廚房、浴堂、主偏卧房一應俱全,甚至有一間書房。

看來,顧和說,他們顧家是耕讀世家,以前有人當了大官,果然不錯。

顧非一回到家,就往自己房間里躺着了,芸娘拿了葯扔給他,一臉嫌棄地讓他自己抹。

李清被芸娘叫到廳房,李清走進去。

芸娘倚在桌上,慢悠悠的喝着水,也不看人,只是問道:「你叫什麼?來這裡做什麼?」

「李二。我確實是迷路到這裡來的,如果沒有顧非大哥,我可能就走不出山林了,死在山中也說不定。」

「嗤——武者哪有這麼容易死,說吧,你的目的,你也是為那東西來的?」

李清控制住表情,不過自己灰頭土臉地,人家也看不清自己的表情。

「你是如何看出我是武者的?」

「你當我傻呀!你小小年紀,就氣血充足滿溢,行走之間頗具力量,恐怕有後天之境了?你不是一般人家出來的吧,一般人家培養不出這樣的天才。你來這裡一定是有目的的!」

李清故作震驚,驚道:「被您看出來了,您果然是個聰明又貌美的女子!不過您放心,有您在這,李二哪裡敢做小動作呢?」

芸娘微微一笑,看着李清道:「沒錯,有我在這,你還是老實點,乖乖的收好你的心思,我向來對嘴甜的小孩子留情,我會留你一命的。」

這時,院子的大門被推開了,走進一個身材高大強壯的男子,相貌上和顧非有七分像,但看起來更加英武硬朗,身上套着件短褂,右肩扛着一直獐子。

李清看到他的一瞬間,就感受到了一種和芸娘身上感受到的、一樣的危機感。不過他並沒有那種邪惡的氣息,應當是個強大的武者。

這世界的武者劃分很粗糙,分別是,不入流無勁武者、後天內勁武者、先天明勁武者、宗師暗勁武者、武聖化勁武者。

顧和的武道水平,恐怕有着先天級甚至宗師級了。

芸娘看到顧和,臉上綻開明麗的笑顏,她情意款款地迎上去,「相公,回來了呀,啊!好大一隻獐子!相公辛苦了。」芸娘拉着男人袖子往裡走,又端水遞給他,「來,相公喝水。」

李清看着芸娘變臉,頗為驚奇,【這是真男人呀!居然能讓芸娘這個大妖怪如此放下身段。】,這男人不簡單。

顧和果然寡言,只是默默聽完芸娘所說關於李清的事,也沒有多問李清,只是進屋拿了顧非少時的舊衣物,讓李清先洗漱清理一番。他道,「你先在我家住着吧,待十二月雲州商隊經過這裡,你可以跟着他們到菏澤州。」

......

李清洗了澡,又洗乾淨縷縷成結的頭髮,洗過之後,只覺得身體輕飄飄的,很是清爽。

「呼——」,李清走到院子,此時太陽已經落山,天空映出橙紅色的光,李清吐了口鬱結在胸口很久的濁氣。

「希望接下來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