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盛洲天行錄
盛洲天行錄 連載中

盛洲天行錄

來源:google 作者:水河澹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天羽 奇幻玄幻 林超

修行法門有三教九流之分;修行境界有三界六道之辯;不懂修行,卻能指點高人飛升;不懂法寶,卻掌控絕世寶藏;不信鬼神,卻偏偏身為神使;不求聞達,卻能名動天下人在亂世,他獨創文明,以法入道;橫斷三教,綜合九流.....展開

《盛洲天行錄》章節試讀:

多寶和太阿同時瞪眼。

卻見林超突然咧嘴笑,表情憨憨,又道:「不想,是不可能滴,嘿嘿。」

多寶氣的直翻白眼,抬手作勢要打,但又捨不得。

遂問道:「你這個小鬼頭,有興趣修行嗎?」

「有!」林超當即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別的不說,就光修行之後可以獲得的那些幾百幾千年的壽元,他就眼紅不已。

要是真能活那麼大歲數,得能多看多少書,下多少棋,揭多少秘啊。

多寶從袖中甩出一枚戒指,穩穩的浮在他身前。

「戴上它。」

林超依言戴上,然後問道:「多寶爺爺,這是什麼?」

多寶抿了抿嘴,有些心疼道:「這是老夫這麼多年收集的修行道中的各類寶貝,現在老夫要入天界,反正也帶不走,就便宜你了。」

林超驚喜。

然後只見多寶右手豎出劍指,揚臂在虛空中畫了個圈。

就像是切割機一樣,瞬間那裡就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時空之門,邊緣還在不停的閃着金色的火花。

「孫兒,那納戒需要滴血方能認主,你以後可要好好使用,切莫辜負了老夫這幾千年的收集之苦。」

說完,他直接甩袖,林超和太阿兩個頓感如被颶風裹挾,身不由己的就進入了時空之門中。

等他們徹底消失後,多寶揮袖擦掉了那時空之門,就像是橡皮擦掉了鉛筆留下的痕迹。

然後他衝著那時空之門消失的方向,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好孫兒,老夫不過殺了個鬼體而已,你就說的三短五長,現在老夫直接將你送到一個殺人如麻的亂世大陸去,看你又能有什麼感想,哈哈哈……」

說完,他猛的劍指蒼天,與虛空之中頓開天門。

他踏雲而上,在即將進入天門之時,忍不住回頭遙望,「好孫兒,期待能早日與你在天界相遇……」

……

林超只感覺天旋地轉,但是並沒有出現那種暈車的感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種眩暈感終於消失。

他緩緩睜開了眼……

「嗯?這裡是哪?」

他滿目驚奇的看向四周,發現這是一處相對原始的叢林。

天上有一個太陽,但是天空中卻有四翼鳥飛過。

旁邊的植被也明顯與地球不同。

但還好,太阿一直就在身邊。

「劍主。」

太阿拱了拱手,他早就清醒了過來,一直都在默默守衛着林超。

林超看向他,「我如果問你這裡是哪,你是不是也答不上來?」

太阿尷尬一笑。

林超擺了擺手,「罷了,我就知道當我說出想要修行的話後,老爺子就不會把我留在地球了。」

太阿一愣,問道:「為何?」

林超聳了聳肩,回答了一句太阿完全摸不到頭腦的話。

「因為建國後不許成精!」

說完他就起身,準備離開這片山林。

畢竟他是人,可不想當野人,不可能一直留在這種地方。

太阿自動化成原型,綁到他的背上。

他看了一眼,聳聳背,「喂,太阿老哥,你這麼大的一把劍駝在我背上,是不是顯得有些太招搖了?」

太阿道:「可我修行有限,不可能一直化成人形跟在你身邊的。」

「那怎麼辦?」

太阿想了想,道:「多寶道人不是給了你一個納戒嗎?你可以把我收進去。」

他一打響指,贊了聲好主意。

然後先按照多寶的說明,給納戒滴血認主,之後果然將太阿完美的收了進去。

再後他又看到自己的背包,乾脆也收了進去,直接無累一身輕。

他找到一條大河,沿着這條河的走向一路往前走,直到傍晚時分,終於抵達了一座古代的大城之中。

他看着這城市的規模,忍不住嘖嘖稱奇,連連誇讚這多寶還真不是蓋的。

竟然把他送到了一個光年之外的世界中。

他不相信自己穿越了,因為剛才動植物就已經給了他證據。

但這裡的人卻跟地球人沒啥區別,除了還穿古裝說古語外。

如果是一般的地球人過來,估計會有一段時間的適應期,比如聽不懂說什麼。

但是林超完全不同,他自小博覽群書,對於古代的語言也十分精通,所以到了這裡完全能夠無障礙交流。

正在他為夜幕降臨,應該在哪住這個問題發愁的時候,突然看到街道前邊一陣喧嘩,還圍了一群人。

「狗東西,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在這裡哭什麼?!」

一聽這話,他瞬間來了精神。

好傢夥,竟然剛到這個世界就碰到了如此狗血的劇情。

碰到了惡少欺凌良家婦女!

那既然如此,小太爺也不惜來個英雄救美,引得一出勾欄佳話!

林超對這個劇情的安排沒有任何意見,於是大喝一聲擠開人群。

然後他整個人就僵住了,甚至還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這哪裡是什麼英雄救美的現場?!

卻見一個三十好幾的惡少,正帶着一群惡家丁,圍着一個普通俏兒郎調戲……

這個世界的人都好這一口嗎?

林超只覺一陣頭大。

只聽那惡少又道:「小兒郎,這人生在世不過短短几十載而已,何苦勞作一生?

不如這就隨本少爺去了,保你日後榮華富貴,無憂無慮。」

他正孜孜不倦的勸着,卻不想瞥到旁邊有個少年正在大搖其頭,當即大怒,扭頭就看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竟然膽敢否定本公子的觀點?」

林超一愣,這才發現身邊的圍觀者早就跑光,現在現場就剩他一個人了。

見狀他也不慌,微笑着行禮,「這位兄台何出此言?」

然後他話風一轉,又對那被調戲的俏兒郎道:「我是在為這位仁兄大搖其頭,覺得這仁兄好不識趣,兄台都如此禮……禮賢下士了,他竟然還如此推三阻四,簡直就是不通情理,對不對?」

那惡少一聽,倒是樂了,指着林超道:「你這小兄弟看穿着和口音,應當不是我們本地的吧?

不過沒關係,你說的話很中聽。」

說著他伸出食指一挑對面俏兒郎下巴,笑道:「看了吧,人家年紀輕輕,看的都比你通透,我看你還是趕緊從了我吧……」

《盛洲天行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