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括溫慕喬
沈括溫慕喬 連載中

沈括溫慕喬

來源:google 作者:沈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括溫 溫慕喬 現代言情

時一個溫柔的女聲傳來,「呵呵,我倒是覺得小括號挺好的,咱們兩家知根知底,以後也不擔心女兒受欺負」「他敢!我看誰敢欺負我女兒,我跟他拚命!」……後面他們還說了什麼我就沒聽見了,我腦子裡只剩下了「小括號」這個名字沈小括號沈括沈括??沈括!!!一瞬間我終於知道溫慕喬這個名字給我的熟悉感來自於哪兒了展開

《沈括溫慕喬》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沈括溫慕喬的書名叫《沈括溫慕喬》,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滿眼滿心裏只剩下了沈括那張讓人垂涎欲滴的臉。
往後 22 年,我成了沈括的腦殘粉,天天跟在他屁股後面追着他跑,而他似乎也樂意這樣被我騷擾着,從未拒絕。
這不僅助長了我的氣焰,而且就這樣毫無疑問地,我們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不,墳墓!
...對此我很欣慰,我覺得只要我再接再厲,我一定可以和沈括成為路人。
可是老天爺偏要跟我作對。
在我 3 歲生日那天,「啪」,好像什麼東西撞了我腦子一下,一瞬間我對於穿書的事完全不記得了。
滿眼滿心裏只剩下了沈括那張讓人垂涎欲滴的臉。
往後 22 年,我成了沈括的腦殘粉,天天跟在他屁股後面追着他跑,而他似乎也樂意這樣被我騷擾着,從未拒絕。
這不僅助長了我的氣焰,而且就這樣毫無疑問地,我們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不,墳墓!
站在別墅外,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掐得自己涕泗橫流。
MD,美色誤我!
走進別墅,客廳的飯桌上還擺放着精緻的三明治和冒着熱氣的手磨咖啡。
沒有動。
仔細想想,從 4 天前開始,沈括突然就不吃我做的早餐了。
他給的理由是:太早,不餓!
我沒有深想,仍然每天早起給他做。
我總是想着:也許他今天餓了呢?
如果他餓了卻沒有吃的怎麼辦?
可是現在,隨着記憶復蘇,我終於知道了原因。
不是他不餓,而是他要留着肚子去公司吃習暖暖給他帶的早餐。
習暖暖說早上喝咖啡不好,習暖暖說三明治沒有煙火氣。
習暖暖說:「我最喜歡吃豆漿油條了,還有我自己熬的小米粥,沈總,您嘗嘗!
」「嘶……呼!
」我揉了揉胸口,有點兒疼,怎麼辦?
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做的三明治,我只感覺味如嚼蠟。
賊老天,不幹人事兒!
如果我一直記得穿書的事兒,我就不會往沈括面前湊。
明知道他將來會喜歡別人還要跟他摻和到一起,那不是犯賤嗎?
如果我是此時此刻才穿書過來,我一定會立馬提出離婚,和沈括以及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一刀兩斷。
可是,22 年啊,我舔了沈括 22 年,我是真的愛他。
沈括對我是特別的。
我一直覺得沈括是愛我的,即使不像我愛他那麼深,但我依然是獨一無二的那一個。
這也是我能夠追在他身後那麼多年的原因。
現在你告訴我,他不愛我,還另有真愛。
是想怎麼樣呢?
搞死我嗎?
這時家裡的保姆開門進來了,看到我,她問:「夫人,今天中午想吃什麼?
我去買菜!
」突然想到了什麼,我猛地站起身,「張媽,做點兒先生愛吃的菜,我中午去他公司。
」「好的。
」「您先準備,我出去一趟。
」「好。
」我開着一輛紅色跑車離開了別墅,然後徑直去了醫院。
我這個月的生理期推遲了一周,本來我是沒放在心上的,畢竟我的生理期向來不準。
可是當記憶復蘇我卻想到了一件事。
在原文里溫慕喬有過一個孩子,不過她自己不知道。
有一次她去公司找沈括,一推開門就看到習暖暖正在給沈括系領帶。
其實他們之間沒什麼。
只是習暖暖不小心把咖啡潑在了沈括身上,而一直由溫慕喬給他系領帶的沈括根本不會這種事,於是只能由習暖暖代勞。
可是溫慕喬不知道。
她跟瘋了一樣上前一把抓住習暖暖的頭髮,抬起手就要打她。
沈括哪裡會讓她得手,他一把抓住溫慕喬,將她推了出去。
就是這一推把溫慕喬的孩子推沒了。
而因為沒了孩子,溫慕喬對習暖暖的恨意更深。
難得的沈括對她生了點愧疚,將習暖暖調離了秘書部。
不過這個劇情不是為了溫慕喬,而是為了促進沈括和習暖暖的感情。
畢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我穩穩地開着車往醫院去。
我和沈括結婚兩年,但一直做着保護措施,對於生孩子的事我們很默契地沒有強求。
沈括是什麼想法,我不知道。
於我而言,我只是想多跟他過幾年的二人世界。
很快醫院就到了。
很麻木地,我掛了號去了婦產科。
然後是等號、看醫生、繳費、做檢查、等結果。
整個過程用了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了,什麼都沒法想。
醫生看着化驗單,她說:「從結果來看你確實是懷孕了。
」我心裏微微顫了下,手不自覺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這裡竟然真的有了一個小生命!
我和沈括的孩子!
雖然沒有心理準備,但這絕對是個意外之喜。
可是此時此刻,我卻滿心茫然。
醫生問:「這個孩子你打不打算要?
」我猛地抬頭,打不打算要?
這是什麼問題?
不,這竟然真的是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