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秘老婆有點甜
神秘老婆有點甜 連載中

神秘老婆有點甜

來源:google 作者:糖玖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夢溪 現代言情 顧雲琛

一場意外,她躺到男人的床上為留在他的身邊,連哄撒嬌帶打滾白天她溫柔可人,晚上卻神秘誘人終於,她落在了他的手裡,姚夢溪一臉無辜他不僅拆穿她的詭計更將她吃干抹凈……展開

《神秘老婆有點甜》章節試讀:

  來不及再發作,姚夢溪跳下床去,走到了樓梯口,貓着腰蹲了下來。

  「顧先生,我們在犯罪現場發現了您衣服上的袖扣,經過比對,上面確實有你和受害者的指紋,所以麻煩您跟我們走一趟。」幾個上門的民警道。

  「嗯。」顧雲琛沒有廢話,十分配合地起身離開。

  袖扣?姚夢溪眼神一動,想到了剛才自己摸到的那個衣袖,確實是少了一個扣子,而今天的顧雲琛,也恰好出現在了犯罪現場,這說明了什麼……

  她渾身一僵。

  難不成……

  「夫人。」李嬸端着湯在樓梯口叫了一句,「湯好了。」

  姚夢溪迅速回神,腳步都有些發軟,扶着欄杆下樓,全身顫抖地接過那碗湯,一飲而盡,「謝謝。」

  李嬸一愣,隨後有些惶恐道:「您……您這麼客氣做什麼?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姚夢溪看着她的反應,大致明白了楊慧雪平時是不會這樣的,於是盡量冷淡地點點頭,面無表情地轉身上樓。

  門一關,她陷入了無盡的恐懼中,只能暗自祈禱今晚顧雲琛不要回來,否則她真不知道該怎麼帶着恐懼把這齣戲演完。

  姚夢溪縮在床邊,背靠着床頭櫃坐在毛毯中心,她不敢上床睡覺,但驚懼和疲憊已經迅速侵襲了她的神經,今天這一天十實在是發生太多事了。

  睏倦襲來,夢魘和回憶也一併湧上心頭。

  「你未婚夫和同事都凍死在冷庫里了,姚小姐節哀。」

  「W工作室專門報道名流醜聞,已經妨礙到某些人的核心利益,你從一開始就該知道開這個工作室的危險性,現在來後悔是不是已經晚了!」

  「我順着背後的蛛絲馬跡往更深處查了查,雖然沒有切實證據,但是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指向了同一個人……」

  「誰?」

  「顧家。」

  姚夢溪猛地驚醒,大口喘息,腦子裡全是冷庫中被凍死的人臉,一張一張,遍布着恐懼和猙獰。

  汗液順着髮絲往下滴,她撐着身子發抖,後背全是涼意,一抬眼,忍不住叫出聲來。

  「啊!」

  顧雲琛就坐在床邊,黑眸平靜而幽深,看不見底,姿勢透着閑散,目光中卻染上了淡淡的凌厲。

  很淡,但還是被此刻的姚夢溪捕捉到了。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姚夢溪啞聲開口,平靜下來。

  光憑着一個袖扣是不可能定罪的,她知道這一點,而且以顧雲琛的本事,就算是真的殺了人也有本事掩蓋過去,小小的袖扣又算什麼?

  但他回來的這麼快,卻是意料之外。剛才她又做噩夢了,這個人在這裡看了多久?什麼時候來的?她有沒有說什麼夢話?

  「剛來。」顧雲琛伸手,碰了碰她的頭。

  姚夢溪僵着身子承受他的撫摸,咬唇的動作泄露了緊張。

  「慧雪,醒來之後你就很害怕我,告訴我原因。」他沒有用問句,而是近乎命令的口吻。

  這女人的表現太過反常了。今天看見死人竟然沒有暈過去,過後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懼,唯一讓她害怕的東西……彷彿是他自己。

  還有進門到現在,她就不停地在打量房間里的設施,剛才李嬸告訴他,今天慧雪接過葯的時候甚至說了聲謝謝……難不成落水之後還能性格大變?

  顧雲琛眯眼。

  「沒有啊……」姚夢溪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跪坐起來,往顧雲琛的身上靠去,努力忍住自己心底發毛的感覺,「我是被那些人綁架了,逃跑的時候落了水……一醒來又擔心你有危險,緊接着看見死人……雲琛,你是不是惹上了什麼人?」

  顧雲琛低頭,藉著燈光看着她柔順的長髮,聽着空氣中嬌柔婉轉的腔調,心底的違和感始終揮之不去,但眼神終究還是軟了軟。

  他伸手抱她起來,放在懷裡。

  姚夢溪坐在他堅實的大腿上,一愣之後,還是選擇靠近他的胸膛。

  還是那樣的心跳聲,平穩有力,似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引起他的心虛波動。外界傳聞這個男人殺伐決斷,卻獨獨對他的未婚妻楊慧雪寵愛有加,但這個男人真的和傳聞一般痴迷寵愛自己的未婚妻么?

  「我已經答應你,以後不會讓你涉險。」顧雲琛的嗓音在她頭頂上響起,「至於那些人,我會揪出來,別怕。」

  那些人?

  「那些人是誰?」姚夢溪道。

  「知道更多,你只會更害怕。」顧雲琛放軟了嗓音,本就低沉的腔調更加磁性得迷人,「乖,近期你不要出這個房子,有什麼想要的就告訴我,我會給你帶回來。」

  這不就是變相禁足了么?顧雲琛果然已經有所懷疑了。

  姚夢溪抿唇,有些不甘心地想要繼續套話,顧雲琛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他放開懷裡的人,轉身出了門,邊走邊接起了電話。

  姚夢溪眼神一緊,想要跟上前去——如果沒有看錯,剛才屏幕上閃爍的是陌生電話。

  一個陌生電話而已,顧雲琛需要避開她出去接聽嗎?

  她脫了鞋往陽台走去,躡手躡腳地轉了一圈,終於捕捉到了顧雲琛的身影,他正往花園走去。

  顧雲琛捏着手機,表情已經沉了下來。

  「我憑什麼相信你?」他道。

  電話那頭的人輕聲笑着:「顧總,您只能相信我。不過權勢滔天的顧家也算是生活簡樸了,這花園看起來倒是有幾分文藝的味道,和顧總您的品味不太相似啊。是您那位小嬌妻的主意嗎?嘖嘖,顧總寵起女人來,真是讓人嫉妒……」

  顧雲琛眸光森寒,捏着手機的指尖已經泛白,四處看了一眼,「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勸你還是放棄掙扎,我們謀劃多年,這次不會輕易讓你逃脫了,不如乖乖當這個替罪羊如何?顧總您想,以您的本事說不定連牢獄之災都可以免了,就當是幫我們一個小忙,雙贏的東西誰不喜歡,您說對嗎?」

  「看來這年頭痴心妄想的人還真不少。」他勾唇冷笑,眼底冰涼。

  「如果不是你有軟肋,我還真不該這麼想。」那人繼續笑着:「你當然可以拒絕我們,但你的小嬌妻恐怕就沒有這三頭六臂的本事了……」那邊停頓一秒,隨後輕笑起來:「顧雲琛,轉頭。」

  話音一落,陽台突然傳來了尖叫聲。

  顧雲琛瞳孔一縮,扔了手機沖向前去。

  「啊!」姚夢溪閉着眼睛墜落,腦子一片空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掙扎着想去看陽台上的人,但一片模糊之中只看見了一塊衣角,失重感讓她連尖叫聲都吞沒了。

  這裡是三樓,下面正好是大理石鋪成的小道,摔下去不死也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