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奇人生(書號:7744)
神奇人生(書號:7744) 連載中

神奇人生(書號:7744)

來源:google 作者:鄭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肖芮 鄭循

簡介:同學會慘被嘲諷,前景無望,鄭循只感到人生一片灰暗,人們常說三十年河東河西,但我想說,想要翻身,哪要三十年那麼久,一年就夠了展開

《神奇人生(書號:7744)》章節試讀:

吳勇點了點頭,王龍打架的能力從讀書的時候他們可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忙不迭的便拿出了電話給王龍打了過去。

而後商談好了價格。

「偉哥,王龍已經答應下來了,他答應明天就去好好教訓一下鄭循。」

張召偉點了點頭,道:「這小子,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說著,便拉開了車門。

只是他和吳勇剛準備坐進去,一個交警便走了過來。

「你好,你們不知道不能在公路上停車嗎?」

交警對着張召偉敬了個禮,便質詢道。

張召偉的臉色頓時一苦,他看着交警,忍不住的解釋道:「**大哥,你聽我說」

交警卻是面無表情,拿出了一個小本子,開始記錄起來,道:「請出示你的證件。」

第二天,鄭循一大早就起了床,給吳貴的叔叔打去了一個電話之後,他便趕緊洗漱,而後便又登上了前往W縣的班車。

而鄭循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剛出門不久,一個弔兒郎當,渾身衣着流里流氣的人便來到了他的門前,敲響了他的房門。

這個人便是王龍了。

鄭循和張召偉他們曾經初中的同學,只是從原本班上的小流氓,此時已經變成了已經小混混。

不過雖然打扮一般,但王龍從小打架卻也的確是好手,這一點,從他身上的肌肉也能看出一二。

走到鄭循的住房前,王龍便『啪啪』的開始敲門。

只是自然沒有任何的回應,甚至惹得下一層住房的住戶走了出門開始抱怨。

只是看到王龍一身小混混的打扮後,這家住戶自然便沒有了聲音。

鄭循不在家,王龍敲了半天門後便也明白了這個道理。

他倒也沒離開,在他看來鄭循只怕是去買早餐去了,因而想了想,他便直接在鄭循的門前坐了下來。

在他想來,鄭循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回家。

坐在前往W縣的班車上,鄭循靜靜的看着車窗外的風景。

說來,江沿縣和W縣都是五六線的小縣城,但也因為身處天府省邊遠小縣城的緣故,江沿縣和W縣的風景都是極好的。

以往鄭循為了生活忙碌不止,沒有注意到這些風景。

現在,受到才賺了一萬多塊,日後日子也絕對有了奔頭的希望,他看着窗外的風景,卻是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才經過了一天,W縣縣城雖然在全力的搶修,但到芙蓉鎮的道路自然還沒有搶修完畢。

整個路上,也只是有一處完全搶修了出來。

鄭循又幾乎是徒步的進了芙蓉鎮。

到了芙蓉鎮,還是吳貴來接的他,而後一起坐車便前往了吳貴叔叔的魚塘。

魚塘邊,看到鄭循下車,吳貴叔叔都快給鄭循跪下了。

「鄭先生,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吳貴叔叔一臉的感激。

鄭循這次要買走他全部剩下的魚,這樣一來他的損失一下便降到了最低。

原本,他已經做好剩下的魚全部要損失的打算了。

說了半響之後,吳貴輕咳了一聲,吳貴叔叔才轉過了神來,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道:「鄭先生,你看我這都說忘記了,我們還是先看這些魚吧……」

由於已經提前打了電話的緣故,他們早已經將魚全部打了上來。

八千多斤的魚,比上次的少了兩千斤左右。

但由於是清池的緣故,打出來的魚也不全是鰱魚,還有不少都是鯽魚和青魚。

而也正是因為這些鯽魚和青魚的緣故,這八千多斤的魚雖然比上次少了整整兩千斤左右,但整體的價值卻相差幾乎不大。

畢竟鯽魚和青魚的市面上價格比鰱魚卻要高上不少。

「鄭先生你看這些鯽魚和青魚?」吳貴叔叔略顯猶豫的看着鄭循。

鄭循看着這幾乎佔了一小半的鯽魚和青魚,雖然覺得這樣混種的魚可能賣的時候不一定有那麼好賣了,但看着吳貴叔叔等人期盼的眼神,他還是點了點頭。

「叔叔,這些鯽魚和青魚我也要了,不過這價錢.」

鄭循還沒說完,吳貴叔叔便猛的一拍大腿。

「鄭先生,這些鯽魚和青魚的價錢和鰱魚一樣,我都2塊錢一斤給你。」

吳貴叔叔怕的就是鄭循不要這些鯽魚和青魚,眼見鄭循要要這些魚,哪還說什麼價錢,生怕鄭循反悔的連忙開了口。

鄭循原本是想說這些鯽魚和青魚他可以提高一點價錢,但見吳貴叔叔這麼說,他自然微微一笑,不在多說。

很快,八千多斤的魚便全部稱好裝箱,而後鄭循便爽快的付了錢。

而後,在吳貴叔叔他們千恩萬謝的感謝中,鄭循等了一個多小時時間找到了一個機會便將魚全部收了起來。

開始了返回芙蓉鎮的道路。

來的時候有車,回去的時候卻是連個車影子都沒看到了。

鄭循走了縣城到鎮里的路了,這一點路自然也不在乎了。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他走過一個山彎,路過一個小村莊時,幾條大狗卻堵在了路的前方。

「汪汪,汪汪……」

幾條狗望着鄭循便圍了過來汪汪的叫個不停。

而在幾條大狗中,除了幾條土狗外,甚至還有一條十分高大的狼狗。

看着幾條圍着自己凶神惡煞的大狗,鄭循的心中也是升起了恐懼。

他的眉頭一下就皺了起來。

這年頭,被狗咬到了可不是小事。

可小村莊裏面的幾戶農家都是大門緊閉,沒有人影,也因而並沒有什麼人出來幫忙攆狗。

看到這情況,鄭循的心又是一沉。

他報應袋裡雖然也還有不少的水箱,但這東西砸出去面積太廣,砸砸人還好說,砸這些狗的話,只怕砸不死這些狗不說,反而會越發激發這些畜生的凶性。

那個時候他就更不要想出去了。

只是他剛準備後退,這些狗卻也越發的蹦了過來,那條體型最大的狼狗甚至露出了尖尖的牙齒。

而也就在這關鍵的時刻,旁邊,一戶頗為破舊的房屋中,一個清秀的女孩走了出來。

「滾開,都滾開。」

女孩拿着一根棍子,便直接開始攆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