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娘親,逃荒路上靠空間成團寵
神醫娘親,逃荒路上靠空間成團寵 連載中

神醫娘親,逃荒路上靠空間成團寵

來源:google 作者:洋羊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雲清 古代言情 封雲燁

【種田、萌寶、逃荒、空間、團寵、不修仙】傅雲清和自己常年身處的由五大國聯合創辦的研究所一起灰飛煙滅後,成功帶着研究所,一起成為了兩個孩子的娘他們一個白糯米糰子,一個黑心小湯圓傅雲清兜着他倆一起去逃荒一路上總有刁民想害朕!還得靠她妙手回春闖天下一不小心就被各路大佬捧在手心孩子他爹:你消停點!展開

《神醫娘親,逃荒路上靠空間成團寵》章節試讀:

傅雲清手腕翻轉,一根拇指大小的注射器穩穩噹噹的釘在蛇尾。

蛇尾劇烈翻轉一下,就被傅雲清拎了起來,靈活的掐住七寸。

一回頭,傅一方因為疼痛,已經醒來,一雙漆黑透亮的眼睛透着警惕,「你放蛇殺的我?」

傅雲清先前已經讓他很驚訝了,能夠訓蛇這種事情好像還很正常?

傅雲清遲疑兩秒,「我說我抓蛇是為了救你,你信嗎?」

傅一方面露嘲諷,欲言又止。

傅雲清放棄了解釋,她把黑蛇扔進之前喝粥的紙碗里,又在上面蓋上紙蓋子,將蛇關在裏面。

她從空間里取出繃帶,毛巾,冰袋和一個舒服的背靠。

把背靠安放在傅一方身後,傅雲清吩咐道:「待會我會離開一會,在我出來前,你先不要亂動。」

傅一方冷靜得出奇,漆黑透亮的眸子波瀾不驚。

傅雲清找到了被黑蛇咬傷的傷口,傷口上一對蛇牙的痕迹,局部迅速腫脹,隱隱有向四周發展的痕迹,流血不止。

傅雲清輕輕一碰,傅一方的大腿立馬一縮。

她輕輕抿唇,基本上可以判斷是血液毒。

傅雲清拉開繃帶,將傅一方的大腿中上段繞圈纏繞,用力打結。

又用毛巾包裹冰袋,放在傷口附近,「你按住。」

傅一方猶豫了一下,伸手按住。

傅雲清又拿出一把手術刀和酒精燈。

條件有限,用嘴吸毒每一下之後都需要用水漱口,她還沒有在空間找到活的水源,且傷口過深。

她儘力快速的在傅一方傷口上畫下一個「+」,她讓傅一方移開冰袋,指腹盡量輕柔的從小腿向腳踝按摩。

傅一方很疼,但除了最開始的抽動,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多餘的動作。

有一瞬間傅雲清還以為自己划上了實驗室的模型。

等血液逐漸正常,傅雲清拿出紗布按在傷口上方。

「用冰袋按在這上面,能讓你活得更久一些。」

傅雲清拿起黑蛇進了空間。

傅一方看着傅雲清消失,頓默半晌:

……這女人就不怕自己把她當妖怪么?

不過好像傷口真的沒有那麼疼了。

傅雲清火急火燎的鑽入空間,配對血清。

萬幸有一段時間,她們實驗室周邊蛇群出沒,所有血清都保存在實驗室里。

她取出對應血清,再次出現在傅一方面前,手中多了一個針筒。

傅一方渾身都緊繃了起來。

傅雲清調好試劑,蹲下的同時一直在預防傅一方又給他一杵。

不過昨日的努力是有結果的,傅一方緊張的想往後縮,可還是忍耐住了沒有動作。

傅雲清握住他的手腕,瘦骨嶙峋的小手讓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扎針。

想到皮試會疼,傅雲清提前和他商量,「這是為了給你治傷,會有點疼。」

傅一方不信任的盯了傅雲清一會,勉強的點了點頭。

傅雲清將藥劑推入傅一方手腕皮下,一個鼓包很快在傅一方手腕上,他咬了咬牙,沒出聲。

血清注射不能有馬血清製品過敏,傅雲清認真的觀察着皮試點。

在確定無誤後,傅雲清才將血清注射給傅一方。

「好了,好好休息會,等妹妹醒來再說。」

受傷的是腳腕,趕路必定更加困難,好在資源夠多,只要不困個一兩年,問題應該不大。

以防萬一,傅雲清把以前實驗室的防蛇粉拿了出來,在三人周邊厚厚的撒了一圈。

嗆鼻的氣味讓傅一方都沒忍住露出嫌棄的表情。

傅雲清重新靠回了孩子身邊,傅一方渾身一緊,隨即放鬆下來。

外面的陽光越來越大,三人不知不覺睡著了,等到下午,傅雲清率先被餓醒。

她檢查了一下兩個孩子的狀況,都沒有發燒後她開始準備今天的午飯。

她有點想吃麵條。

實驗室里有她剛剛快遞到的烏冬面,她拿出一盒。

拆開包裝,乳白圓潤的烏冬面彈了出來,它和馬鈴薯粉很像,但比馬鈴薯粉更軟糯。

她用熱水壺燒上一壺熱水,又找出一個碗,將麵條放入裏面,用熱水沖泡熟,再將熱水瀝去,灑上調料包,攪拌均勻。

瞬間香氣撲鼻,她沒忍住嘗了一口,熟悉的味道險些讓她落下眼淚。

考慮到久餓腸胃禁不起折騰,她找出一個兒童用碗,藍色的,又在上面貼了一個小男孩的大頭貼。

這以後就是傅一方的專屬用碗了!

她又找出兩杯速熟粥,一起弄熟之後拿了出去。

傅一方是被午飯香醒的。

以往只能在村裡的富庶人家裡聞到這種饞人的味道,怎麼逃荒路上也能這麼香?

他一睜開眼,就看到了一小碗沾着不知名醬料,圓潤的和粉條有點像的東西。

「這是烏冬面,比粥會好吃一些,但是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吃太多。」

傅一方盯了傅雲清一會,點點頭,拿着他的專屬飯碗,試探的夾起一根面,一口吃下之後,他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這比村裡的麵條好吃太多了!軟糯q彈,還有一股雞湯的香味……他從來都沒有機會嘗一口雞湯!

三下五除二的扒完,他拿起旁邊的粥,這和早上的粥不一樣,金燦燦的,米粒都炸開了花,米香誘人。

他咽了口唾沫,看向睡在一旁的妹妹,想起自己剛剛因為面太好吃,忘記給妹妹留了,心裏一時間有點自責。

他看着在一旁吃飯的傅雲清,欲言又止。

傅雲清早就察覺了他想開口說話,卻故意沒搭理,吃完起身就要去另一邊收拾東西。

「誒!」傅一方一着急,整個人往前一撲,險些摔着。

傅雲清不為所動。

「娘……親!」傅一方滿臉漲紅,看着頓步回頭的傅雲清,「你有沒有給妹妹留……這些好吃的?」

傅雲清理所當然:「沒有。」

傅一方臉色一變,愧疚埋怨之色躍然臉上。

傅雲清將他的小表情盡收眼底,心情愉悅,「這些都是我們吃剩的,怎麼能拿給妹妹呢?」

「我都是給妹妹準備了新的,你放心吃好了,不用覺得吃完了沒給妹妹留愧疚。」

心中的小心思被戳破,傅一方臉漲成了一個紅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