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下山我不吃軟飯老婆快退婚
神醫下山我不吃軟飯老婆快退婚 連載中

神醫下山我不吃軟飯老婆快退婚

來源:google 作者:心歸彼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晨蕭 現代言情 蕭夢雪

你與蕭家有什麼婚約?蕭老注視葉晨追問聽到追問,葉晨勾起憤怒,蕭家那個二百五十斤的女豬八戒蕭夢雪是我未婚妻你未婚妻......展開

《神醫下山我不吃軟飯老婆快退婚》章節試讀:

《神醫下山我不吃軟飯老婆快退婚》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神醫下山我不吃軟飯老婆快退婚》作者為心歸彼岸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葉晨蕭夢雪,講述了:...媽呀!
趴桌子熟睡的葉晨,騰地站起身,就像見到鬼,從睡夢中驚醒,猛然驚叫。
一米八左右身高的他,站起來就像一柄標槍,整個人身上都帶着濃濃氣勢。
剛毅堅強的臉,除了臉色黝黑外,英俊帥氣,器宇軒昂。
只是一身破爛衣服,還有男人氣息,讓旁邊座位的狐媚少婦雙眼放光,身體發軟的想靠過來。
葉晨慌亂擠出座位,跑向衛生間去清理。
他臉色鐵青,最近都要精神崩潰。
就在一個月前,他得知在濱海有個未婚妻叫蕭夢雪。
本以為會是人間仙女,迫不及待想要見面,結果收到照片,竟是一個超級無敵大丑女。
丑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身材,至少有250斤!
那一身肥肉,看了就想吐!
現在,他感覺自己是二百五,怎麼會有那樣未婚妻?
也就從那時開始,竟總夢見這個女鬼般的蕭夢雪。
他實在無法忍受這種魂牽夢繞,決定來濱海主動退婚。
沒想到在車上,竟還做了這種夢,絕望的要崩潰。
丫的!
他暗暗發誓:這次到濱海,一定要退婚,返回鳳鳴山,哪怕就是找村姑小芳或者王寡婦,也比那個二百五的母豬蕭夢雪要強百倍。
葉晨做出這個決定,輕鬆不少,加快腳步朝衛生間走去,準備清理乾淨。
爺爺,你怎麼了?
快來人救命啊!
老爺子是不是心臟病發作了?
快點兒讓列車員找醫生!
葉晨經過中間座位時,聽到求救和對話聲。
他腳步微停,接着快步上前,看到一個年約七旬老者躺在地上,臉色鐵青,眉頭緊鎖,進氣少,出氣多,隨時會死。
從小在鳳鳴山與師父學習中醫的葉晨,只掃一眼老者,就知道急性心臟病發作,若是不搭救,堅持不了三分鐘。
他的注意力此刻卻在哭喊的女孩身上,這是一個與他年齡相仿,栗色長發飄散腦後,一張精緻的鵝蛋臉美若天仙。
可比鳳鳴山下的村姑小芳和王寡婦漂亮無數倍,與那個體重二百五的未婚妻蕭夢雪相比,那是豬八戒,這是嫦娥。
此刻,女孩眼中滿是驚憂,楚楚可憐,惹人垂憐。
有醫生嗎?
快點兒救救我爺爺女孩還在焦急大喊,眼圈發紅。
你先等一下,我已經聯繫列車長了。
趕過來的列車員,出言安慰。
就在這時,老者身體抽搐兩下,身體就要堅挺僵住。
讓我看看!
一名衣着光鮮男子走過來,同時自我介紹道:我是濱海人民醫院心臟科主任李海濱。
太好了!
謝謝你!
女孩真誠感激。
老人運氣真好!
車上其他人眼中露出期盼。
不過李海濱檢查幾秒鐘,無奈搖頭,沒救了!
爺爺女孩聞聽,當即絕望,抱住爺爺,淚流滿面。
車廂內瞬間死氣沉沉,死亡氣息籠罩在每個人心頭。
我試試!
葉晨擠進來,手中銀針已經滑在手中。
他不等眾人開口詢問,已經一股內力注入銀針,穩穩紮在老者的檀中穴。
老者原本已經僵硬沒有反應的身體,忍不住顫動兩下,接着一股淤血噴出來,鐵青的臉有了血色,竟然開始呼吸。
葉晨又是接連幾針,之後拔出銀針,轉身離開,繼續朝廁所走去。
天啊!
我沒看錯吧?
這是神醫啊!
李海濱驚呼。
女孩和車內其他人都好似做夢,感覺極不真實。
濱海市人民醫院心臟科主任確診沒救的人,竟然被中醫幾針救活了?

葉晨不知道他們怎麼想?
但因為剛剛自己睡夢中的陰影,加上身體的丟人,他沒在這節車廂衛生間上廁所。
半個小時後,車子到達濱海。
葉晨下車,走出車站。
呼啦啦!
四個彪形大漢上前將他攔住。
葉晨眉頭微蹙,心中暗道:難道蕭家知道自己來了?
想把自己綁去與豬八戒的蕭夢雪結婚?
想到這種可能,他臉色冰冷,全身冷意釋放,就像一頭暴怒的獅子,準備發出驚天怒吼。
小友不要誤會!
就在這時,傳來老人聲音。
葉晨循聲看去,正是剛剛車上自己救治的心臟病發作老者。
他身上敵意消失,但依舊保持警惕,何事?
感謝小友救命之恩。
老者說話間擺手,四個彪形大漢散開退去。
女孩攙扶老者走過來,老者雙手抱拳,不知小友如何稱呼?
萍水相逢,不必知名。
葉晨知道蕭家是濱海頂級家族之一,擔心很多人巴結,故而不說。
老者倒沒在意,微微頷首,我看小友不是本地人,若是不嫌棄,能否到車上一聊?
葉晨蹙眉,想要拒絕。
但看到年輕女孩一直眉頭緊鎖,似在思考。
也看出老者身份不簡單,想到自己來找蕭家退婚,蕭家看到帥氣炸天的自己,肯定不會同意,否則他們家的女豬八戒嫁給誰?
就算是瞎子摸到那身肉都會噁心想吐。
最關鍵的是對蕭家一無所知,消息不對稱,或許能從老者這裡得到有用消息。
葉晨頷首。
老者高興,欣然邀請葉晨上車。
葉晨與老者坐上一輛加長林肯,將其他人支開,只剩下老者、女孩和葉晨三人。
老朽姓蕭,不知小友現在可否告知姓名?
老者笑問。
你姓蕭?
葉晨非但沒說名字,反而還面露警惕,身體綳直。
女孩下意識要站起,被老者攔住。
小友對姓蕭的人很憤怒?
蕭老淡然詢問。
濱海有幾家姓蕭的?
葉晨試探詢問。
蕭老很自然的伸出兩根手指,不過卻是每隻手一根手指。
女孩就是一愣,濱海只有他們一個蕭家,爺爺這是什麼意思?
葉晨鬆口氣,看來肯定不是自己未婚妻蕭家,眼前蕭家有這樣的漂亮孫女,怎麼可能會有蕭夢雪那樣的女豬八戒?
蕭老看到葉晨神色放鬆,慈祥詢問:是不是與蕭家有仇?
葉晨搖頭,臉露苦澀,不是有仇,是有婚約!
婚約?
蕭老微愣,但眼底露出欣喜。
難道是葉晨?
女孩眉頭擰的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