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的團寵小王妃
攝政王的團寵小王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團寵小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七彩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婉清 淩永豐

重生虐渣甜寵男女雙潔為了腹中孩子沈婉清可以生吞活鼠度日,可是即便她生活的如此卑微,那些賤人依然不願意放過她,拋開肚子取剛成型的孩子不說,連嬰兒屍體都不放過……在各種不甘中沈婉清重生了,重生後的沈婉清想的是:愛我的,必定不在辜負,護我的,捨命也要相護,負我的,傾了你的江山,騙我的,加倍的還回去……總之一句話你如何對我,我如何對你重活一世,沈婉清本想早早抱住攝政王的大腿,一起對付欺負渣男賤女,沒想到攝政王如此積極配合!「攝政王怎麼看?」終於沈婉清先敗下陣來「太仁慈!」凌永豐淡淡道「什麼?」沈婉清以為自己聽錯了「本王說,你的手段太仁慈了!」凌永豐再次說了一遍於是在攝政王大人的積極配合下,各種不仁慈的手段層出不窮,至此沈婉清領悟到報仇的最高境界:不是讓仇人直接死,而是要讓他生不如死.....展開

《攝政王的團寵小王妃》章節試讀:

沈氏自是不知沈婉清的安排,聽到沈婉清如此之說,傷心的說道:「為什麼你這麼小就要經歷這些。」

「母親不必為女兒傷心,總會過去的,如若以後真的因名聲嫁不出去,就留在府中陪您可好?」沈婉清想上一世自己名聲比這還不如,淩永豐都將自己娶進府當攝政王妃了,這一世他應該也不會太介意她的名聲吧。

「你這孩子,胡說八道什麼!」沈氏被沈婉清氣笑了想想也是,大不了就養在府中,還能委屈了婉兒不成,過個幾年流言淡忘,以沈家的財富,還能招不來上門女婿。

「母親,有你真好。」沈婉清由衷的說道。

「你這孩子,這次醒來怎麼感覺更粘人了吶?」沈氏疑惑的問道。

「婉兒要是再跟以前似得,母親都快變成別人的了。」沈婉清撇撇嘴說道。

「哎,婉兒你也知道,要不是瑤兒父親救了你父親一命,母親怎會如此疼愛她,哪有做母親的不疼自己親生女兒的。」沈氏看着沈婉清說道。

「女兒明白的。」沈婉清當然知道父母親是因此才如此疼愛沈夢瑤,可是沈夢瑤真的不配得到父母如此的疼愛。

「嗯,婉兒,還有一個時辰的路程,你可要休息一會?」沈氏想着女兒身體剛好,應該多休息一下。

「母親,女兒還有一事想要跟母親商量。」沈婉清想着自己現在十二歲,一切都還來的及。

「婉兒,想幹什麼吶?」沈氏摸了摸沈婉清的腦袋,疼愛的問道。

「女兒,想要學醫。」沈婉清看到沈氏的疑惑,繼續說道:「母親,女兒想要將來有一天,不靠着沈府,這天下也有女兒一席之地。」

「這…婉兒,你現在擔著未來太子妃之名,琴棋書畫必須精通才行,你還有精力去學醫術嗎?」沈氏覺得女兒想要學也不是不行,就是怕女兒學這麼多東西太辛苦。

「母親,您怎麼看待女兒的太子妃之位?」沈婉清想到這個太子妃之名就噁心,得趕緊把它摘下去,要不下車就先去找父親進宮一趟,趁着流言還在,趕緊把婚事退了。

「婉兒,如果不是聖上賜婚,我和你父親怎會把你許給太子那樣的人。」沈氏很無奈的說道,太子身世不用說,人長的也是儀錶堂堂,就是府里姬妾特別多,未來只怕會更多,在沈氏看來不是良配。

「那一會婉兒下車去找父親,藉此機會進宮讓皇上取消賜婚吧!」沈婉清試探的問道。

「這…看你父親同不同意,母親沒有意見。」沈氏真心不希望女兒嫁入皇室,沈家根基太低,根本護不住嫁入皇室的女兒。

「母親支持就好了。」沈婉清高興的說道,上一世自己怎麼會認為母親比較疼愛沈夢瑤,分明還是自己在母親心裏的地位更高。

正事談完了,接下來就是閑話家常,沒過多會,馬車停住了,沈婉清聽到前面傳來的喧鬧聲,掀起車帷問道:「外面何事喧嘩?」

沈逸陽看見小妹詢問,打馬上前說道:「有一女子,母親重病,想要搭乘馬車一起進城。」

「母親。」沈婉清期盼的眼神看着沈氏,她猜想可能是魅影。

「這姑娘母親生的什麼重病?」沈氏謹慎的問道,別是傳染性的疾病。

「看樣子是受寒,高熱不退導致的昏迷不醒。」沈逸陽猜測道。

沒等沈氏再說話,就聽到女子凄慘的叫喊聲:「娘,娘,你醒醒!你醒醒呀!」

沈婉清聽着是魅影的聲音,跟沈氏說了句,「母親,女兒下去看看。」

「嗯。」沈氏點頭。

沈婉清下馬車走到跟前,看了看女子,雖然模樣有些狼狽,沈婉清還是認出來了,就是魅影,看來自己以後可以得到一個得力幹將了,「姑娘,快把令堂移入馬車入城吧!」

「小姐心善,可惜家母沒有這個福分。」魅影聲音低沉看似傷心的說道。

「可是…」沈婉清沒繼續說下去。

「求小姐幫助民女,民女現在身無分文,請求小姐幫忙安排家母身後之事,民女願意此生為奴為婢照顧小姐。」

沈婉清示意玉香拿出點銀兩遞給魅影,「你拿着銀兩安排好令堂,事後可到京城城西沈府尋我。」

「民女魅影,小姐是?」魅影故意問道。

「我家小姐是沈家大小姐,未來太子妃,你進城一打聽就知道了。」玉香看着魅影同情的說道。

「謝謝沈小姐,三日後魅影去沈府找您。」

「嗯,玉香我們先回府。」說著沈婉清帶着玉香往馬車走去。

「小妹,你怎麼輕易的就收下來歷不明的人入府當丫頭。」沈逸陽小聲的詢問沈婉清,殊不知以魅影的聽力,一字不落的聽到了。

「三哥,不用草木皆兵,小妹看此人眼神純粹,不像別有用心之人。」沈婉清說完走上了馬車。

「小妹,三哥不是這個意思。」看着沈婉清上馬車,沈逸陽無奈的說道。

「嗯,三哥趕緊啟程回府吧!」沈婉清催促道。

「….」沈逸陽無語的揮手示意往回趕。

「婉兒,你打算收那丫頭入府?」沈氏聽到兄妹倆的談話,淡淡的問道。

「嗯,女兒看她一片孝心,不忍拒絕。」沈婉清搖晃着沈氏的胳膊撒嬌道。

「你呀!還是這麼心善。」沈氏說笑着。

「還不是母親教導的好。」

沈婉清的話讓沈氏很是高興,一路上除了魅影攔路,再無其他事情,一行人順順利利的進城,回到了沈府門口,沈婉清先下了馬車,無視門口指指點點的老百姓,先把沈氏扶下馬車,跟沈氏一起走到沈文德做的馬車前面。

沈婉清看着沈夢瑤下了馬車,馬上過來攙扶沈氏,沈婉清鬆開攙扶沈氏的手,走到剛要下馬車的沈文德跟前,說道:「父親,女兒有事找您商議。」

「何事?咱們入府再商議吧!」沈文德看着門口圍觀的眾人,有些不悅,這些人是不是閑着沒事做,圍在他沈府門口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