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來源:google 作者:鳶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落落 古代言情 夜北辰

【穿越重生➕系統➕甜寵➕雙潔➕病嬌腹黑+修鍊】她是鎮國大將軍的千金嫡女;他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戰神攝政王當劇情反轉:她成為人販子手上值十兩銀子的落難農女他成為雙腿殘廢內力全無毀容的失意病嬌兩人因意外相遇,一路摩擦不斷,日久深情……可百轉千回,發現自己愛的竟只是一道分身?財寶:要不放棄吧,他只是一道分身,已經不存在了落落:分身又如何?我還是要找到他,帶他回家帝冥:我們本是一體,你又何故拚命抵抗?夜北辰:誰跟你是一體?我是我家落落的落落:阿辰,別怕,有我在夜北辰:嗯,你來了,我就不怕女主重生,解鎖系統,掃清業障,鳳傾天下只為他疼他,愛他,寵他,護他這一場穿越千年的愛戀,身居高位的他,若水三千隻取一瓢飲戀她成癮,寵他入骨兩兩相望,滿眼愛意展開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章節試讀:

看來他是活了下來,那他為什麼沒有回京稟報,而是躲藏在這不起眼的小村莊里?

一躲就是兩年?

難不成他有什麼密謀?

不對不對,就他現在這廢物樣子,也不是雲落落自吹,隨便來個人都能一刀抹了他脖子。

畢竟他雙腿沒有絲毫知覺,自己觀察他半天,五臟六腑的舊傷或許很嚴重,胳膊看起來也很無力,或許中了什麼毒吧,才會這麼虛弱。

朝堂動亂,加上歹人冤枉功高蓋主,也不知誰是敵誰是友,他拖着殘破身體孤身一人殺回去可能早就身首異處。

另外雙腿殘疾,行動不便,再加上內力全無,體內還有淤傷,等同於一個廢人,爬出這個小村莊都困難,回去又能如何?

加上皇上年老,對朝政把控不住,或者說是皇帝也對他萬分忌憚,以至於他如今也背着罵名,所以他肯定不能就這樣子回去。

只是他撿回來自己,估計是沒有認出來自己是雲府嫡女。

畢竟那次宴會他就沒看過自己一眼,自然不可能見過她。

他這樣堂而皇之把自己撿回來,可能也是因為舉國很少有人見過他長大後的樣子。

因為他厭惡別人花痴看着他,所以出行一直帶着面具。

現在也是因為毀容,不怕別人目光,所以才沒戴。

這村子偏遠,信息堵塞,誰又見過勞什子攝政王呢。

「你又在想什麼?」

「你又在想着怎麼走?不可能,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雲落落被這突然的冷冰冰聲音驚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應該是在跟她說話。

雲落落嘆了一口氣,這原主就不厚道了。

男人救她回來,一聲謝謝都沒有,還捲走男人身上好不容易積攢的錢財跑路。

結果路上錢財被偷就算了,還被人販子抓住。

後來被上山採摘野菜的男人遇到,給救了回來。

男人生性冷漠,可能如今境況不同,起了惻隱之心。

但人販子人數多,他如今武功全無,微微一用力就會牽動內傷,渾身疼痛不已。

腿又沒有知覺,他打不過他們,那些人要他花十兩銀子買她。

男人當時很無奈,他就是個弱男子,拿什麼打。

而她又是一個弱女子,看起來才十二歲……

他有心任由她自生自滅,可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又回身拿亡母留給他的玉佩救回來她。

為了讓原主消停些,不再跑出去被人販子帶走,他特意找了村長,在村長見證下簡單成親,簽了婚書。

名字還是雲落落當時唯一攜帶的手帕上她娘給她刺繡的名字。

婚書已成,在衙門存了檔,拿了小黃冊,也不怕她跑路。

自己那一枚玉佩總該花的有價值一些。

男人能兩次救原主,也是因為他覺得她很熟悉,像小時候有過一面之緣的小姑娘,才想着救回來。

兩個人就這樣稀里糊塗成婚了,但是這一紙婚約並沒有讓男人好過半分,反而讓他今後的生活如噩夢一般。

原主回來後,嬌生慣養,什麼都不做,還要一個雙腿殘疾,行動艱難的人伺候他。

她受不了苦日子,又無法忍受自己嫁給了一個殘廢,三天兩頭鬧,張口閉口廢物、死瘸子。

有一次,男人摔在地上,女主非但不扶,還在一旁奚落,笑他像一條狗一樣在地上爬。

廢物、死狗等不堪入耳的詞語不斷衝擊着男人的自尊心和生的希望。

男人心想自己肯定不認識她,只是他也搞不懂,他當時怎麼會對可憐扮相的她有熟悉感。

只不過因為一些事情,兩個人一直沒有和離。

再加上男人後來生了一場大病,被燒糊塗了,暫時遺忘了原主造的孽,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是原主,加上後來的很多天,他都沒有見過一個外人。

記憶恢復後,得知原主和他有婚約,可能是使命感的存在吧,就沒有讓原主離開,一直忍受着。

可是,就前幾天原主看上了鎮上的一個賬房先生,死活要倒貼,鬧着和離。

男人不肯,就以投河威脅男人,結果自己沒站穩落水死了,換自己穿越過來重生了。

這原主也真是個奇葩,真是糟心。

雲落落抬眸看了一眼男人的傷,突然想起來。

好像是原主大半夜作死非要洗澡,咒罵著男人去燒水。

鬧了半夜,男人無奈的答應了。

黑燈瞎火,連個煤油燈、蠟燭都沒有,男人爬下床,摸到椅子也看不清,爬不上去,只能爬着走路去廚房燒水。

弄水時,不小心把本就破敗的鐵鍋弄碎了。

由於男人半靠着灶台,裏面滾燙的水撲面而來,柴火也濺了一身。

直接燒了半邊身子,還被燙傷了。

而原主聽到聲音,喊了聲:要死啊,大半夜吵什麼。

不僅沒有來看男人,反而在屋裡錘着牆詛咒男人活着這麼沒用怎麼不去死。

第二天看到男人沒有半點愧疚,反而嘲諷他又殘又丑。

就這樣男人估計徹底失望,也絕望了,才會看見她也厭惡不喜。

說實話,原主作的一手好死,雖然千金大小姐流落民間吃盡苦頭,確實很遭人同情。

但她所作所為,雲落落只能說活該。

可這爛攤子……

特么的……真不好收拾。

也難為男人一直忍着沒有將她扔出去或者剁了喂野狗。

可是,原主那麼壞,他為什麼不同意原主離開呢?

僅僅是因為原主是他用亡母的玉佩換來的?

玉佩是死的,他是活的,就原主造的那些孽,說明那玉佩已經是白費了。

他卻固執的不放她走,是不想承認自己白白丟了亡母留給他的唯一念想嗎?

雲落落沒有回應,讓男人以為她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男人冷漠開口,「你又在想什麼?」

雲落落收回思緒,扯了一下嘴角,「啊,那啥,就是我落水後想通了,以後不會再作死了,我們要不暫時好好過日子?」

現在情況不明,她不能直接全盤托出,說自己不是原主,不然萬一男人起疑心了,把她當妖怪解決了,她上哪哭去?

男人聽了雲落落的話,諷刺笑了,好好過日子?

他會信嗎?

他早就不敢奢望這些了,只希望她能安分些。

雲落落知道他不信,但是沒有關係,她會用實際行動證明的。

這時候,雲落落肚子咕咕叫了,她尷尬的抬頭看了男人一眼。

硬着頭皮,小心翼翼地說「我……餓了,有吃的嗎?」

男人漠視了她半響,終是轉身推着椅子朝着門口方向走去。

地上還有摔碎的東西,地面並不平整,他又繞不開,椅子卡住了,男人一用力,身體不受控制朝着一邊倒去。

雲落落驚了,雖然她已經起身,但也來不及接住男人。

看着他無力的趴在地上,手上的血混着傷口上的雜質灰塵,背影蕭條,雲落落心有點刺痛。

一個人不會喊疼、疼也不會皺眉頭。

要麼是沒人疼愛,只能自己扛着;要麼是習慣了疼痛,無所謂了。

不管哪一種,都讓人心疼。

她看着男人面無表情的爬起來,陰鬱地看了一眼破碎的椅子,轉頭繼續一步一步朝着門口爬去。

雖然腦海里已經有之前記憶,但遠不如親眼所見的震驚和心疼。

二十歲的年紀,應該還在無憂無慮的上大學吧?

就算在古代,誰能想到位高權重的攝政王會佝僂着背艱難的一步一步爬行。

再聯想到原主的諷刺和刀子般的話不要命的扎着男人早就遍體鱗傷的心。

明明是戰神卻被世人認為是叛徒,被自己一心守護的人民咒罵,身邊人更是恨不得自己去死,還要被妻子折磨。

他能堅持活着,已經很不易了。

雲落落看着地上都是血的手掌印,實在看不下去了,忍着身體的疼痛,走到男人眼前。

男人眼神瞬間冰冷,以為她又要嘲諷自己。

以前自己摔倒這女人就在旁邊幸災樂禍,還說怎麼不把他摔死,心情不好時,更是直接一腳踩着他的手,體驗碾壓的快感。

卻見雲落落蹲下,半跪在地上,雙手扶着男人手臂,「我扶你起來,你靠着我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