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攝政王妃她從鄉下來
攝政王妃她從鄉下來 連載中

攝政王妃她從鄉下來

來源:google 作者:白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重霖 現代言情 蘇瑜

一朝重生,蘇瑜成了一個不受夫君寵愛的狼狽王妃身體原主本是商賈之女,因其父親喜歡展開

《攝政王妃她從鄉下來》章節試讀:

蘇瑜深吸口氣,掌心傳來絲絲疼痛,她知道自己是恨得指甲嵌入肉里了。
「阿瑩到書房找我,說你願意替她添五十抬嫁妝,你剛歸沈家,就如此賢惠,我替阿瑩謝過你。」
「阿瑩的嫁妝我可以添,但我也是二妹妹阿菡的大嫂,眼看着二妹妹過了及笄,也該議親了罷。
大妹妹開口就是五十抬嫁妝,二妹妹那裡恐不好交待。
大爺還是回去將兩個妹妹叫到一處,問仔細了再來說話吧。」
沈重霖曉得蘇瑜沒說錯,這兩個妹妹從小就爭吃爭穿,嫁妝這種大事肯定不願吃虧。
但蘇瑜的話咄咄逼人,叫沈重霖內心十分不快。
他起身而去,走到門口時又停步,背對着蘇瑜,「雖你我未有夫妻之實,但夫妻之名在這太安鎮是人盡皆知。
沈家縱有再多不是,也是你住後的歸宿,若真讓姊妹不和對你這大嫂又有何好處?
你記住,同氣連枝,你現在是沈蘇氏。」
沈重霖語畢離去,靠着袁嬤嬤的蘇瑜遍體生寒。
「我的天啊,姑娘,老爺這是給你找了戶什麼人家哦?
他沈家這是欺負你無娘家依仗么?」
袁嬤嬤抱着蘇瑜,難過得垂下淚來。
可不就是無娘家依仗么?
繼母何氏一直想霸佔她母親留下的嫁妝給她的兩個姑娘添妝,對於父親的一意孤行,何氏鬧得舉家不寧,她哪裡還有臉再回去給父親惹麻煩?
她現在是無家可歸了。
蘇瑜心亂如麻,直覺太陽穴的位置突突地痛,頭也更暈了。
「你們都出去,我想睡一會兒。」
袁嬤嬤替蘇瑜掖好被角,拉着采玉出了門走到垂花門那裡,見四下無人,袁嬤嬤滿心狐疑,「采玉,你可有覺着姑娘自打這次醒過來有何不妥?」
采玉年輕,搖搖頭。
「這兩個月咱們一直侍候在姑娘身邊,姑爺不落屋姑娘嘴上不說心裏可是着急得很,見着姑爺哪次不是陪着小心說話做事?
今兒怎麼敢這樣擠懟姑爺?」
采玉細想之下還真是,「雖然奴婢不願意看到姑娘被欺負,可姑娘剛才的舉動不是將姑爺越推越遠了么?」
這丫頭蠢是蠢了點兒,但話到一針見血。
袁嬤嬤點點頭,也是滿肚皮焦慮,「可不是,這要怎麼辦啊?」
「都怪咱們府上沒有男丁,姑娘要是有個兄長或是弟弟,也不至於到哪兒都被欺負。」
采玉神情凄凄焉焉的說。
沈重霖離開杏玢院,直接去了母親姜太太的福春院。
姜太太正坐着滿臉愁容,心裏對剛進門的兒媳婦罵了千遍萬遍,若不是她現今發著高熱,真想叫人拎過好再好好耳提面命一番。
底下沈瑩和沈菡都圍着她,為著自己將來嫁人時風光無限,都對蘇瑜的添妝志在必得。
沈重霖到時兩個妹妹正吵得不可開交,而這一幕讓他想起適才在杏玢院蘇瑜的話,彷彿她早就預見。
他沈家人的心思就這般讓人易猜易度么?
沈重霖心裏很惱火。
「阿娘,大嫂已經應下了,我是姐姐,若我的嫁妝豐富抬出去也是沈家的顏面。
街坊四鄰瞧見,也會為我們沈家的名聲博得好彩。
再說我嫁的是候府,是咱們這太安鎮上最最富貴的人家,您可不能讓我丟人啊!」
沈瑩邊哭邊抹淚。
「阿娘。」
沈菡不甘勢弱說話,「大嫂只有八十抬嫁妝,就算您給姐姐備下二十抬嫁妝,加上大嫂的五十抬就是七十抬了。
我呢?
大嫂去了五十抬,阿娘給我備下二十抬,就算把大嫂的嫁妝全給我添妝也只有五十抬,同樣是阿娘的女兒,我不要嫁妝比姐姐少那麼多,唔......。」
沈菡也跟着哭得傷心。
姜太太只覺頭痛得很,從小就教這姐妹倆理事管家,可從沒見誰用心過,偏在嫁妝這賬上倒筆筆算得清楚。
「阿娘。」
姜太太看到兒子進來,瞬間覺得找到主心骨,忙招呼到她跟前,「你不在書房看書怎麼到阿娘這裡來了?」
沈重霖將沈瑩去書院找她,然後他去看了蘇瑜的事說了,「......阿娘,咱家兩個妹妹,得一碗水端平,再來咱們府里還要過光景,阿瑩要那五十抬添妝不合適。」
沈菡沈瑩一聽,哭聲不約而同停止。
一個歡喜,一個愁容。
「阿哥,你可是我親阿哥,大嫂明明都應下了,是不是大嫂又後悔了?
我就知道她一個低賤的商戶女,看她年紀不大,卻有張奸商嘴臉,我呸,我現在就去找她說清楚,這五十抬添妝如何無何也不能給我抹了。」
沈瑩自顧自話起身就往外走。
沈重霖臉色難看,忙喝止她,「你站住。」

《攝政王妃她從鄉下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