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石出天驚
石出天驚 連載中

石出天驚

來源:google 作者:二十一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月程 月空空

窮困潦倒的打工仔偶然得到一枚吊墜,拜內部神秘存在為師尊,修鍊順風順水卻突發災厄,被一女子無情秒殺重生為師尊親兒子,為了結前世恩怨經歷百年凡人都市生活,踏入宇宙萬界,一路高歌,重塑宇宙萬界格局展開

《石出天驚》章節試讀:

除夕到正月初三月程都是假期,初四到了工廠,他直接去了辦公摟遞交了辭呈,由於工廠目前的狀況,老闆也不好挽留,三言兩語了客套話,也就批准了。

辦完手續已經是10點多,月程給幾個昔日要好的工友打電話,讓他們下班後到工廠下面的「梅花園」吃飯,而後他直接騎着電瓶車先下去了。

聽說是月程的散夥飯,幾個工友恨不能現在就曠工去梅花園了。

梅花園位於工廠下面兩里的位置,那戶人家以前是栽植梅子樹的,後面縣城工業園區選在了城東的山區,這戶人家看見每天絡繹不絕的上下班人,就在路邊搭建了一片彩鋼瓦房,開起了餐廳。

月程是這裡的常客,因為前世父母爺爺至親相繼過世,他一個單身汪,很少回家做飯。

「這麼早?」

聽見有人進入來的腳步聲,櫃檯那邊在打手游的女人抬頭問道。

「是啊,梅花姐,我請幾個工友吃飯,提前來定下菜。」月程開口,至於他口中的「梅花姐」也不是這個名字,只是她是梅花園的老闆娘,一來二往的習慣以她家餐廳名字喊她了。

「什麼大事要請人吃飯?」

梅花姐繼續打她的手游,「莫非想通了,要娶我表妹了?」

「不是,我辭職了,算是請他們幾個吃頓散夥飯。」月程邊說邊走到一張餐桌邊拉過椅子坐下,又掏出香煙點燃一支煙。

算起來這個梅花姐還真是個熱心人,月程前世父母患了癌症,昂貴的醫療費壓得他不得不向銀行借貸了十萬,最近兩年,每到還款期,月程都是從她這裡先借了,還款後貸出來又還給她。

「你是怎麼想的?」梅花姐離開櫃檯直接來到月程身邊,「就算你不願意接受姐給你介紹的女人,也不用這樣逃避吧。」

梅花姐有個表妹也在工廠里打工,是個離婚女人,還帶着一個四歲的女兒,梅花姐不止一次的撮合他們倆,但都被月程以各種理由拒絕了。

「你家隔工廠多遠啊,工廠的情況你難道不清楚,我這也是早做打算,和那事沒關係。」月程悠悠的吐着煙圈。

「也是,你這樣天師傅級別的技術員,到哪裡都是吃得開的,早點離開也好,如今家裡也沒啥牽掛了,不如去沿海城市闖蕩,就算靠你的顏值,伴個富婆也是可能的。」

「姐你就莫要拿我開涮了,去看看菜吧,大概會來六七個吧,盡量弄豐盛一點,以後我可能也很少能吃到你家的飯菜了。」月程笑道。

「行,我男人也是剛剛去城裡買菜去了,我這就給他打電話,多買一些。」梅花姐說著又回櫃檯打電話去了。

12點半,月程打電話通知的工友全部來了,大家圍坐後,梅花姐兩口子把燒好的各種菜肴端上來。

一群大男人吃飯自然少不了酒,所以這頓飯足足吃了三個多小時,幾人才東倒西歪的離開了梅花園。

回到家,月程沖了個淋浴,又泡了壺茶,到三樓陽台烤太陽。

如今計劃有了,就得籌集啟動的資金,月程思索了一會想到一個人。

「如今的我早不是前世那種軟柿子了,曾經吃的巨虧,是時候收回來了!」

月程把叼在嘴裏的香煙扔了,狠狠的踩滅,拿出手機點開微信給一個久違的人發去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沒過多久昵稱叫「有需要就開口」的微信頭像顯示紅色的①。他伸手點開。

有需要就開口:本公司是正規平台,憑身份證和電話號碼可以貸款2萬:如有房產車輛抵押,實地考察後定額度,最低5萬,最高50萬。

月程回復:我是殺豬刀,這次需要50萬。

過了一會「有需要就開口」才回復:喲,大帥鍋,是你啊,老顧客了,今天時間不早了,明天中午你帶上戶口簿身份證和宅基地證來簽字談合同,具體的位置我會用微信發你定位,最遲三天就可以放款了。

月程有點意外,沒想到這個人還記得他,回復:明天見。

他放下手機考慮了起來,要干規模就弄大一點。決定資金就分兩部分去弄。

第二天中午,月程按照「有需要你開口」微信留的位置找了過去,不久來到一條背街,環顧四周有一家心理理療店,他拿出手機打開微信再次確認了下。進門是一個二十六七平左右的客廳,一眼望過去裏面還有兩個房間。

「有人么?」月程也沒再往裏面走,喊了一嗓子。

前面一個房間的隔斷門帘子被人從裏面撩開,一個穿了一套白大褂的女人走出來,這衣服穿在她惹火的身材上給人一種制服誘惑的感覺。

「我們又見面了。」月程憨笑了下。

女人淡淡一笑說:「你那邊坐吧。」隨後去到飲水機邊彎腰拿紙杯和茶葉泡茶。

看着她彎腰的瞬間,月程有種熱血直衝腦門的感覺,他趕緊深深吸了口氣。

泡好茶放在茶几上,女人又進了另外一個房間,不久拿着一疊A4紙出來。

「這是合同,大帥鍋看一看,如果同意的話簽字按手印。」

月程拿過她做好的合同瀏覽了一遍,他心中最注意的當然是利息問題,仔細看了兩次,這50萬的額度,貸款周期有兩種,一種是12個月,一種是36個月。12個月的一共需要支付10萬利息。而36個月的總利息高達36萬!看到這段文字,他心中頓時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過。

女人似乎也一直在注意月程的表情,說道:「大帥鍋,有一點我得提醒你,關於利率方面,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我們就不用往下談了。」

月程心裏想着這尼瑪的太坑爹了啊,可是不借呢拿什麼去經營那山地,借一年吧好像根本就還沒收益便要償還貸款了,借三年吧利息都和本金一樣了,這簡直就是跳火坑啊!

一時間,月程一個壯漢都弄得手心裏全是汗水。猶豫再三一咬牙,說:「選擇三年的吧……」

「那你在36個月那欄的方框里打勾。」女人還是微笑着,「還有合同簽訂後,你的宅基地證得交給我。」

月程現在完全是前世的意識記憶,額頭上都滲出汗水來了,房子是他心中最關鍵的東西,雖然在農村,但這兩年來縣城不斷開發,看這種趨勢,用不了幾年都要開發到他房子前面的那片農田了,也曾經有人問過他並出價180萬買下他的房子,父母至親都沒了,那房子是他最重要的東西,所以他一口拒絕了,而今天為了50萬的貸款卻要抵押出去……

「看來帥鍋是還沒有考慮好吧,要不這樣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

月程抬頭直視着女人美麗的面孔,心中道:「真的是蛇蠍美人,勞資要不是沒有辦法了……」但轉念一想他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心想「你妹的,借就借,大不了三年後你來惡意收賬的時候,勞資把你給廢了!」

「大帥鍋?」女人也露出一抹玩味的微笑,右手輕輕揚起來,「我們這是第二次打交道了吧,不然我也不可能給你這個額度,你可別打什麼歪主意吧,呵呵呵,這個遙控器我只要輕輕一按,不出一分鐘,這屋子裡就會多幾個人。」

月程尷尬的笑了笑,沒想到這個女人察顏觀色的能力也這麼強,似乎看出來他有不軌心思。

月程乾笑着想到合同甲方的名字「高金」兩個字,說:「高小姐似乎能猜測別人的心理活動?」

「你別忘了,這可是心理理療店,我本來就是學醫的,心理醫生,有執業證的。」高金微笑着說。

月程驚訝了下,實在想不透這個女人還有這層真實身份。

高金收了笑容,說:「言歸正傳,你覺得可以的話就把宅基地證原本和身份證複印件給我,而後簽字按手印,把銀行卡號給我,現在就可以轉賬。」

月程又沉默了,說句實在話,他真的不情願把宅基地證抵押出去,那不僅是前世他父母輩的根也是他的啊。

高金也沒再說話,伸手從挎包中拿出香煙遞給月程一支,她自己也點燃了一支。

月程摸出打火機點燃吸了幾口,終於是下了決心,幾乎是顫抖的拿起茶几上的筆,在合同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又伸出右手大拇指在印泥盒子里按了按,而後依次在自己簽名的地方按了上去,並把宅基地證和身份證複印件一起推到高金那邊。

高金滅了香煙拿起合同看了一遍,再次微微一笑說:「對了,身份證複印件上也需要你簽字和按手印。」

看着工程弄好後,高金把合同宅基地證身份證複印件一起收進一個文件袋裡說道:「把你的銀行卡給我,我去辦公室給你轉賬。」

月程從衣袋裡拿出錢夾取出一張銀行卡,想了想說:「我想親自看着轉賬。」

「沒問題。」高金站了起來,兩人一前一後走進裏面的辦公室。

高金點擊電腦進入個人網銀中心,但她也很謹慎,左手一直握着遙控器,而今的科技都是刷臉指紋登錄的,所以高金也不擔心一邊的月程盯着她進入網銀。

一分鐘後高金完成了轉賬,然後把銀行卡遞給月程,他也收到了短訊,拿出手機確認了下餘額,不過沒有急着離開,意是和媽媽月空空溝通了下。

高金似乎覺得不對勁,怎麼這個男人收了銀行卡手機並沒離開的意思,而且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了猙獰。

「月先生?」

高金再次揚了揚左手裡的遙控器,說:「合作愉快,當然你要是心裏有什麼疾病的話也可以諮詢我,不過需要付費,一小時300元。」

「300你妹!」

月程本就窩了一肚子的火,他現在可不是以前的程海,能隨意被人拿捏的,如今的他背後有個偉大的老媽!

月程想到前世的媽做手術等着用錢,走投無路的他和她借了5萬,最終才三個月就賠了差不多9萬的事,怒火加**徹底燃燒,一把揪住高金酒紅色的頭髮,兇巴巴的說道:「300是么,一小時也值了!」

「別碰我!」高金高分唄尖叫,同時按下了手中的遙控器。

月程毫無顧忌像是拎小雞一般將高金提起來放在辦公桌上。

「你,你想幹嘛!」

高金也是緊張起來了,遙控器已經按下了,怎麼保安到現在都未進來,心想難道遙控器出故障了?又使勁按了幾下。

高金慌亂了,大喊:「月程,這房子每一個角落都有攝像頭,監控畫面24小時不間斷的在我保安室的畫面上!」

「監控么?」月程猙獰的笑了笑。咸豬手真正下手了……

個把小時後月程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轉身就走。

「等…等一下……」高金有氣無力的**。

月程回頭望着凌亂的辦公桌上那具豐腴的胴體。

「能不能抱我去隔壁的房間。」高金渾身的潮紅還沒褪去,非常的誘人。

月程怔了下,不過有月空空這樣的老媽,他可沒啥擔憂的,眼神還是帶着肆意的侵犯,壞笑着說:「怎麼?那邊是卧室有床么?」

「有……」高金張口,一瞬間一張俏臉紅得發紫,「那是為來做心理理療患者準備的……不過我現在吃不消了,也沒力氣動了,你抱我過去我換套衣服。」

聽她這麼說,月程走近辦公桌,張開雙臂抱起那具豐腴的胴體,到了隔壁的房間,這個房間中還真的擺放了一張床,看周圍的燈光和環境裝飾的很微妙,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

月程將高金放在床上,笑道:「這就是你的炮房么,看你剛剛那麼**,莫非你放高利貸的錢就是這樣300一小時得來的?」

高金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月程,說:「我很缺錢么?我至於用自己的肉體去換錢么?」

「難道不是?」月程還是有點不信。

「那邊衣櫃里有我的衣服,去給我拿來。」高金一副不想和月程爭論的態度。

《石出天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