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十二生肖符咒竟在我手裡
十二生肖符咒竟在我手裡 連載中

十二生肖符咒竟在我手裡

來源:google 作者:梅開六度ㅤ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梅開六度ㅤㅤ 王樂 都市小說

小時候人人渴望得到十二生肖符咒,可僅僅只是電視裏面,根本不可能實現,現在,以小說的形式,十二生肖符咒出現在你的眼前,你會選擇哪些?(為不出現侵權問題本書會修改一些特殊名字以及符咒能力)展開

《十二生肖符咒竟在我手裡》章節試讀:

畫面一轉來到了熊超的鏡頭……

熊超回到家後,快速回到自己房間,心心念念的攥緊了手中的符咒,憑藉著當初的感覺以及王樂的經驗,他緩緩閉上眼睛,集中注意力,手中的符咒紅光一閃而過,他開始渾身發熱,就如同王樂第一次覺醒符咒一樣,可漸漸的不一樣了,熊超感覺自己全身發癢,還有些微微的發麻,他有點點慌了,但是想起王樂的種種,他覺得這應該是正常現象吧?

「嘶!」

熊超再次睜眼發現自己懸浮在空中了,與此同時,周圍一些小物件也飄在空中,就像是被一雙神秘的大手抓着一樣,驚訝之餘,那股神奇的浮力忽然消失不見,直接把他摔落在了床上,瓶瓶罐罐也掉在了房間的地板上,他快速翻開手心,查看自己的符咒,一隻雄赳赳的刻畫在符咒之上。

「我靠!雞符咒!哈哈哈哈哈……」

熊超忍不住的笑,估計明天王樂要是看見自己覺醒的是雞符咒,會羨慕死吧?

抓緊手中的符咒,他還是忍不住的顫抖,忍住心中的興奮,仔細端詳起手中的符咒,符咒通體漆黑,和《龍記》中灰白色的符咒不一樣,手中的這枚符咒,更加精緻,符咒上刻畫的雞活靈活現,隱隱還有紅光閃爍,如同將一隻真正的雞給抓進了其中一般,熊超開始嘗試如何使用這雞符咒,可弄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訣竅,無奈只能等明天去學校和王樂一同試試去。(PS:不是他蠢,覺醒需要體力,而且很晚了,學生也需要休息嘛)

睡夢中……

王樂在夢裡似乎隱隱約約夢見了什麼,那是殘破的十二根大柱子……

早晨,兩人懷着喜悅興奮的心情奔向了學校,王樂再也不是「臨時生」,而是「早時生」了。王媽看見早上起來如此之早的王樂也是有些欣慰的點點頭……

「超兒!」

王樂在學校門口看見了熊超的身影,而熊超也是罕見的六點半就守在了學校門前,似乎在等他……

「哎呀呀?小樂子,早啊!」

熊超臉上抑制不住的笑容暴露了他此時的心情,王樂一看,頓時明白他似乎覺醒了一個不錯的符咒以及能力。

「你今天確實挺早的啊。」

王樂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熊超,熊超似乎很早就守在這裡等自己了。

熊超嘿嘿怪笑,拉着王樂就進了學校,一邊走着,一邊看看周圍的,發現沒幾個人的時候就小心翼翼的附在王樂耳根前道:

「我TM會飛了!」

「???」

王樂想了想莫非是雞符咒?看着熊超這模樣王樂也不羨慕,畢竟昨天那頭牛可是給了自己很大印象的……

「巧了!我又覺醒了一個,牛,能力還不錯,以後燒烤不用帶打火機了。」

王樂一挑眉,掐滅了熊超那一副嘚瑟囂張的氣焰,熊超頓時垮下臉,問道:

「小樂子,問問你,你咋使用符咒能力的?」

「這個…怎麼說呢,我使用狗符咒的時候,是右手攥緊符咒,然後意念集中在符咒身上,就可以使用了。」

王樂也沒有隱瞞,畢竟兩人關係特別鐵,等哪天王樂打算把符咒和熊超平分一下,免得以後為了符咒爭吵起來。

「噢噢,我試試。」

說完熊超就把右手放進褲兜里,似乎抓着什麼,緊閉着眼睛,皺着眉頭,突然他感覺身體一輕,即將漂浮起來時,一雙無情的大手直接按住了他的雙肩,硬是沒飛起來……

「王樂你TM……」

這感覺就像拉屎拉一半堵住了,熊超憋紅了臉正要發作,王樂指了指後面,熊超回頭一看,正是肖思思,他也沒話說了,畢竟當著別人的面要是飛起來的話…估計沒有幾天就要上頭條了吧?

「你…們早呀!」

肖思思也是驚訝的打量起二人,以前從未見過他倆這麼早就來學校了,可這兩天來學校真是比門衛伯伯還準時……

「早早早,你先走,我跟他上個廁所哈。」

一邊說著王樂推搡着熊超來到了一處沒人的地方。

「來來來,表演一下怎麼飛的。」

一邊說著王樂站在一旁靜靜看着熊超的表演。

「你能不能不要用一種看猴子的目光看着我,我消受不起…」

熊超瞅着他這樣子別說是使用符咒了,都已經該幹啥了,這就像是你在吃飯,別人吃完了就靜靜看着你吃飯,這誰受得了呀!

「你別管我,快點,我可不想遲到。」

一邊說著,他掏出了口袋裡的符咒,漆黑如墨玉一般,上面刻畫著威風凜凜的牛頭,右手攥緊,左手張開,一團赤黃色的小火苗在手心逐漸壯大,不一會兒,就變成拳頭大小的火球,王樂也不急着用這火球幹啥,而是伸出左手,將火球抵在熊超身前,讓他仔細觀察一番,這火球並不像昨日附着在那火焰巨牛身上的火焰一般深邃,而是如同正在茁壯成長的稚嫩幼苗一般,(PS:打火機都玩過吧?就那顏色……)

王樂一收手,這火焰就自行消散了,看的熊超是一愣一愣的。

「卧槽!裝逼神技啊……你這火焰能溫度啥的是啥情況?」

熊超盯着王樂右手的符咒說道。

「火焰溫度不知道,我也沒試過我能使用多久,畢竟才得到一個晚上,不過這火焰用來燒烤還是挺不錯的,對了,明天星期五,放學回家你別急着覺醒符咒,這符咒不要急着覺醒,你先熟悉一下這個符咒的能力再說,這個符咒是與你的身體素質以及精神掛鈎的,別急着覺醒。」

王樂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如果不是有狗符咒的增幅,估計自己就沒了。

「你手裡這是啥符咒?」

熊超擺弄着手裡的雞符咒,好奇的問道。

「我昨天覺醒牛符咒的時候,進入了一個神奇的空間,然後看見了一頭巨大的由火焰構成的巨牛,當時差點把我給弄死……」

王樂回憶起昨天的場景也是有些心有餘悸。

「啥?你進入了一個空間?這麼魔幻的嗎?跟TM小說情節一樣。」

熊超一臉震驚,攥緊了手上的符咒,身子一飄,就緩緩浮在了離地半米的高度,可把旁邊的王樂羨慕壞了。

「你只能飛這麼高嗎?」

王樂看着也就半米高度的距離,不由有些嫌棄。

聽見王樂這話,熊超又是往上飛了半米,然後就飛不動了,對着王樂說道:

「我似乎最多只能飛這麼高,應該是我的問題吧,就和你那火苗差不多,能力有限需要慢慢成長。」

王樂一聽也是這麼一回事,就是有點不中聽。

什麼叫火苗???

「叮鈴鈴……」

「走吧走吧,上課了。」

說著兩人就一同去上課去了。

「報告!」

站在講台上的班主任看了兩人一眼便點點頭讓兩人進來了。

「早上你們大聲朗讀!不要把嘴巴閉着!」

李班主任長得不是很帥,但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一個文化人,年紀才三十左右頭上就已經開始禿了…,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不是很高,為人挺不錯的(因為不怎麼布置作業……)

肖思思古怪的看了兩人一眼,就繼續背誦自己的課文了。

「今天語文老師身體不舒服請病假了,所以我代她一節語文課,你們沒有背完的課文可以到我這裡背誦,背完課文的朗誦後面的內容,好了,都大聲點讀書吧。」

李老師走到王樂旁邊,小聲對他說道:

「你兩怎麼又遲到了?今天是不是又因為堵車沒趕到?」

「不不不,今天我跟他在廁所暢聊人生。」

王樂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熊超:「……」

李老師知道他的性格也沒追究什麼,畢竟今天還不算遲到,只是預備鈴聲而已……

「王樂,我昨天覺醒符咒的時候,不但我整個人浮起來了,包括我周圍一些細小輕便的東西也一同浮在空中,你說我是不是可以操控物件飄起來啊?」

「我感覺以後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開個魔術團表演魔術……」

王樂想起自己可以玩火,他可以懸浮,這不正好表演魔術嘛?

熊超一聽還真是這回事,隨即他將課桌裏面的筆拿了出來,當著王樂的面來讓筆飛起來,可弄了半天,筆沒浮起來,自己還弄的滿頭大汗。

王樂發現自己使用牛符咒可沒這麼難呀,隨手一招就是一團小火苗,轉念一想,可能是狗符咒那神奇的「適應能力」吧。

「不弄了,太費勁了,我感覺我肚子餓了……」

熊超摸着肚子說道。

王樂覺得,應該是使用符咒會消耗體內的能量,自己這火焰只是凝聚並沒有釋放,所以消耗要比熊超小,而熊超不斷使用能力,雖然沒有什麼明顯之處,可還是在不斷消耗着他的體力,也就會感受到餓,或許等他有經驗了,怎麼使用能力不會消耗太多體力的話才能做到持久吧。

「超兒,咱到時候買點能量棒還有壓縮餅乾以及巧克力吧,這樣才能好好使用符咒的能力。」

「明天去超市買點高熱量高能量的食物,後天去個沒人的地方試試咱倆的能力。」

王樂算了算自己手頭上還有多少零花錢,打算問自己家裡人要點。

「行,我看看能不能把我媽手裡存放着我每年的壓歲錢給要回來。」

熊超盤算了一下自己每年大概可以收到一兩千的壓歲錢,如果能要回來的話,自己也算是有點小錢的校園富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