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蝕骨情深陸爺的隱婚罪妻
蝕骨情深陸爺的隱婚罪妻 連載中

蝕骨情深陸爺的隱婚罪妻

來源:google 作者:落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安寧 現代言情 陸祁深

為了母親,唐安寧迫不得已聽從了舅媽的安排,轉眼第二天,她便成了全城最有權勢的男人展開

《蝕骨情深陸爺的隱婚罪妻》章節試讀:

陸祁深親自帶人趕到珠寶店。
但他要找的那個女人,卻已經離開。
珠寶店店員誠惶誠恐進了VIP室,見到了這位站在錦城權勢巔峰的男人。
「那位小姐是個生面孔......平時很少來我們店裡。」
「聽陪她一起來的朋友稱呼,她好像姓江。」
「絕對沒有看錯!
江小姐脖子上戴着的項鏈吊墜,就是照片上的那枚指環。
那指環鑲滿碎鑽,通體都是用黑曜石打造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樣。」
店員憑藉著記憶,將所有能想起來的信息,和盤托出。
可惜,今天珠寶店的監控正好維修。
除了知道那位小姐姓江,連對方長什麼樣都沒拍到。
從珠寶店出來後,助理陳浩小聲詢問。
「陸爺,我和大哥會加派人手繼續追查江小姐的下落。
但是唐小姐那邊該怎麼安排?
用不用叫她回來,讓她去把離婚手續辦了?」
陸爺要對那晚出現在夜魅會所的女人負責。
既然現在已經找到了那位江小姐,那麼蕭老爺子塞來的唐安寧是不是就該滾蛋了。
助理陳浩對唐安寧那種貪慕虛榮的女人實在沒有好感。
他不明白,陸爺為什麼會答應娶那樣的女人。
明明陸爺早已拒絕蕭老爺子,但卻在看到唐安寧的照片後,突然改變了主意。
黑色的豪車正停在路邊,陸祁深俯身上車。
聽到助理的話,他俊美而鋒利的側臉頓了一秒,透出冷戾。
「一百萬花出去,怎麼都要看到成效。」
「我陸祁深不會做虧本的交易......告訴陳叔,今晚帶她去公寓。
教她明白今後什麼事該做,什麼不該做。」
陳浩:「好的。
那麼江小姐那邊......」 陸祁深抬眸,深深瞥陳浩一眼。
「找到人再說。」
  唐安寧拿到了一百萬,立刻轉入了母親江蓉的住院賬戶。
她不敢多留一分錢。
因為她知道,如果被舅媽知道她手裡有多餘的閑錢,一定又會來搶!
剛存好錢,手機響了。
「唐安寧你這個小賤人,你居然敢找幫手對付我們!
行啊,你這是翅膀硬了!
我告訴你,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這輩子都休想再踏進江家一步!
我們江家不認你這個......」 「咔擦......」唐安寧沒有給於莉繼續罵自己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通話。
她如今已經徹底看清了江家人的嘴臉,不會對他們抱有希望。
只可惜這樣一來,不能回江家,她連今晚的住處都成了問題。
「唐小姐。」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唐安寧回頭,看到了今早在醫院帶走她的那個中年男人。
「你們還有事?」
她以為,那位陸先生跟她辦好了結婚手續,就不會再管她了。
畢竟,他們現在算是錢貨兩訖。
「我是陳叔,陸家老宅的管家。
唐小姐這邊的事都辦妥的話,我送唐小姐回去。」
「回去?
我還要住進陸家?」
唐安寧詫異。
「不,唐小姐現在的身份,並不適合搬進陸家。
陸爺在外面,另外有自住的公寓,我送唐小姐去那邊。
還請唐小姐配合,別忘了,您收了陸爺的錢。」
言下之意就是,唐安寧的身份並沒有獲得陸家人的認可。
她還沒資格,住進陸家老宅。
而且,唐安寧最好能乖乖聽話,配合陸祁深的一切行動。
畢竟,她只是一個,他買回來的妻子。
雖然並不願跟那個男人住在一起,但唐安寧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利。
「請你等一下,我上去拿幾件換洗衣服。」
唐安寧回到病房,隨便用一個塑料袋裝了幾件自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便到樓下匯合。
陳叔看到她手裡拿着的塑料口袋,表情有微妙的錯愕,但並未表態多說什麼。
兩人上了一輛黑色的豪車。
江家也算有錢人家,唐安寧自己的生父唐家更是富裕。
但這卻是她近一年來,第一次坐這樣的豪車。
從前在江家,舅媽是不會允許唐安寧上江家的豪車,只有表姐江雲薇才有這樣的待遇。
而唐家......那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很快,車開進了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頂級豪宅。
陳叔帶着唐安寧,由電梯直達頂樓。
三梯一戶的頂奢配置,當電梯門打開時,唐安寧眼前一亮。
這套兩層樓的複式公寓比她想像中還要更透亮寬闊。
「唐小姐,今後這裡就是你的住處。
公寓這邊有專門的家政人員,會在陸爺上班時過來打掃衛生。
但其他的事,就該唐小姐你來做了。
身為陸爺的太太,希望你能照料好陸爺的衣食起居。」
「我來照料?」
唐安寧眨了眨眼,有些驚訝。
她以為,像陸祁深那樣的人,自是有專門的傭人服侍,不會需要她來照料。
「陸爺不喜歡在自己的私人領域看到外人,這裡平時,只有你和陸爺兩個人住。
如果你不動手,誰來做?
唐小姐別忘了,收了錢就要按規矩辦事。
一個合格的陸太太需要做什麼,不需要我重複強調吧。」
陳叔沒有什麼表情的,公事公辦地說。
可是他的話,卻重重敲打在唐安寧心上。
「我知道了,我會負責照顧好陸爺。」
唐安寧不再爭辯,唇角牽引出一抹虛弱的笑。
她真是太傻了,差點忘了自己並不是這裡的主人,只是『賣身』給了對方。
陳叔點點頭:「對了,一樓的房間你可以隨意使用,左手第一間是你的卧室。
但是切記......二樓是陸爺的私人領域,除非陸爺允許,否則誰也不許踏足一步。
唐小姐千萬要謹記,別壞了規矩。」
陳叔交代完畢離開。
臨走前告訴唐安寧,陸祁深一般晚上7點30左右到家,她最好在這之前備好晚餐。
唐安寧把東西放好,一看時間已經6點了。
她來不及休息,就開始準備晚飯。
廚具都是新的,冰箱里也沒什麼東西。
唐安寧只能咬咬牙,自己掏錢去樓下超市買了食材。
很快,三菜一湯便做好了。
她將菜端上了桌,等着陸祁深回來。
可是,到了八點,大門外仍沒有動靜。
唐安寧沒有陸祁深的聯繫方式,也不知道他究竟還回不回來吃晚飯。
只好將冷掉的飯菜又重新放回爐子上熱着。
就這樣飯菜冷了又熱,熱了又冷...... 一直到晚上11點過,唐安寧已經困得眼皮打架,不小心趴在餐桌上睡著了。
陸祁深還沒有回來。
時鐘走到11點45的時候,門外終於傳來響動。
陸祁深剛推門而入,便看到餐桌那兒一抹嬌嬌小小的身影趴着睡着的姿態。
男人墨眉深蹙。
他差點忘了,已經吩咐陳叔把那個女人送了過來。
「唔......誰?」
忽然,熟睡中的唐安寧聽到響動,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她輕輕嚶嗯的聲音,彷彿在男人耳邊低喃嬌丨吟。
陸祁深濃郁的劍眉蹙了一分,墨瞳黯沉。
唐安寧這才稍稍清醒過來,看清了站在門口那抹高大頎長的身形。
「陸、陸先生,你回來了......」她立刻從椅子上彈起來,理了理自己睡得亂七八糟的長髮。
剛才等陸祁深的時候,唐安寧已經洗過了澡,換上了一件洗的發白的家居長裙。
女人烏黑的長髮就這麼隨意地散開在肩頭,瓷白的小臉上是剛剛睡醒後不經意流露出的嬌媚。
她臉上的腫丨脹,這時早已在冰敷後消了下去。
此刻略顯手足無措的站在陸祁深面前,散發出一種,讓人想要狠狠欺負的嬌態。
這樣的嬌態,讓陸祁深想起了什麼,漆黑的眼底飛快掠過某種濃烈的情緒。
「那個......我做了晚餐,你稍等一......」 唐安寧話還沒說完,忽然感到下頜一緊,就被撞向了後方。
剛剛還在她幾步之外的男人,突然逼近,大掌攫起她的下巴,將她整個人抵在了餐桌上。
唐安寧:!


「陸、陸先生,你......幹什麼?
!」
她下意識看向神情冷戾的男人,眼底水汪汪的,全是驚詫不安的情緒。
抵在餐桌上的後腰處,傳來如有實質的痛感。
她不明白自己說錯了什麼。
「唐、安、寧......」陸祁深忽然叫她。
捏起她的臉,低頭凝視,嗓音里全是低啞危險的氣息。
男人修長的指尖用力扣在她的臉頰上,略帶薄繭的指腹,從她下巴上的軟肉上摩挲而過。
他看她的目光專註而深邃,仿若深海,濃烈到快要將她吞噬。
這樣近的距離,她想不在意都難,總覺得陸祁深落在她臉上的視線,熾烈而灼熱。
可是下一秒,她就聽到他冰冷殘酷的聲音響起。
「聽着,你最好給我檢點些。」
他凝着她迷丨離氤氳的眸子,嘶啞着聲音警告。
「什、什麼?」
唐安寧微怔了一瞬,腦子裡還是混沌一片。
她沒聽懂陸祁深的話。
她不過給他做了一頓晚餐而已,還等了他一整晚,怎麼就成了不檢點?
「你的這身裝扮,髮型,姿態,做給誰看?
還有剛才的眼神......別再在我面前出現。」
他捏緊她的臉,說出口的話,字字傷人。
彷彿從她的這張臉上,看到了什麼。
「還有你從前的那些『豐功偉績』,我不追究。
你和哪個男人上過床,又陪過誰,也是你的自由。
但......所有的一切,必須從現在開始,成為過去。
只要你還是陸太太一天,就要有陸太太的自覺。
我不希望我陸祁深名義上的妻子,是個水性楊花、人盡可夫的女人。」
「唐安寧,記好了,少在我面前賣弄風情。
因為......你不配。」
說著,他鬆開了扣在她下巴上的手。
唐安寧悶哼了一聲,強穩住發軟的身體。
她聽懂了陸祁深話中的深意。
他挑剔她的穿着打扮,大概是嫌她身上洗得發白的衣服,丟了他的臉面。
而後面那些充滿羞辱意味的話...... 唐安寧閉了閉眼,纖長烏黑的睫毛輕輕顫動,並不願跟陸祁深過多解釋。
這些閑言閑語,從一年前開始,她就已經不在意了。
「我知道了陸先生,那我先回房了。」
她轉身,輕輕低垂下腦袋,從陸祁深身側繞開。
她的態度甚至比剛才還要溫順幾分,卻讓陸祁深不自覺蹙起了眉。
就在唐安寧即將走回自己房間時。
她聽到陸祁深低沉冷厲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准你離開了嗎?」
「上樓,替我放洗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