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
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 連載中

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

來源:google 作者:羽飛隨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公良曄 羽塵 都市小說

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搞砸的事情能夠重來,我一定能夠做得更好遠離現實,中二病,斯特勞斯綜合征……與此事無關你們有沒有想過去一個全新的世界……如果在時間不斷循環之中,是否是在原地踏步……還是邁出一步……展開

《時間漩渦中的神靈啊》章節試讀:

我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這種喜悅根本無法言表,怎麼說,我夢到了今天所發生的的一切?我能預言?

此時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特殊性,不需要別人聆聽,我的全身的肌肉就開始抑制不住的興奮。

這種感覺不亞於一個奧特曼從天而降,站在我面前的那種興奮。

這種事情恰恰證明,我確實與眾不同。

無心考試,等考試一結束我直接找到公良曄,給他說了半天之後,我驚訝地發現公良曄也做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夢,我倆心有靈犀,我看着他的眼神就明白了,沒有讓他多說什麼,證明什麼。

我們終於在平凡的日子中找到了其中特殊且不平凡的部分。

當我們冷靜下來時,我突然想到我看過的電影,那些恐懼害怕卻讓人瘋狂提高腎上腺素的畫面。

我試探性地問道。「公良曄我問你,昨晚那個火球是什麼?」

公良曄搖搖頭,說。「我看到的是一片火海,誰知道呢,那會我們都暈了吧,看不清楚也正常。」

「以我推測,可能是某個飛機發生了爆炸;外來國家的入侵被我們消滅了;或者是我們試驗的新的炸彈也說不定;甚至可能是人造太陽。」

那些死亡的恐懼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過,就想到這次或許是拯救我們自己,改變命運的機會啊!

就像是《死神來了》那樣,十分特殊的人才會感應到自己的死亡瞬間。

公良曄說。「別幻想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那些都是虛構的,我們現在可是現實世界,和諧社會。我看我們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才會夢到呂思琪她們。」

我聽聞之後,對他神秘一笑,說道。「去操場。」

我倆來到操場,果然看到了劉立歆與呂思琪她倆在操場散步,當我見到陽光下那明眸皓齒,莞爾一笑的時候,我的心田再度動蕩,腦海中的各種幻想全部消失。

我看了看公良曄說道。「果然是夢嗎?」

我跟公良曄走了過去,與二人打了招呼之後,一起在陽光明媚的操場上散步,此時我感覺到周圍的樹木與花草變得格外清新,鼻翼間嗅着淡淡的花香。

不同於昨日美好的夢境突兀闖進我的世界,此時我的內心當中不禁多了一些東西,似乎是叫做勇氣。

談論間,我看向穆芷蝶,近距離的看着這張精緻,布滿笑靨的臉頰,我輕輕地說道。

還沒開口,我突然意識到,在這麼倉促如此輕率的場合下表白嗎?

兩手空空,穿着邋遢骯髒校服,還有曬了一個上午,已經變得油膩不潔的頭髮。

穆芷蝶看向我,在我的目光注視下,臉頰稍微有些潮紅,說道。「怎麼了,羽塵……」

我感覺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扭頭一看是公良曄,我看到他鼓勵性的目光,我只能露出一個求救的表情,可是他置若罔聞,一直在跟我努力。

我不知道我內心怎麼會這麼糾結,內心中深吸了一口氣,說。「你渴了嗎,要我給你去買點水或者飲料什麼的嗎?」

穆芷蝶的目光有些獃滯,而後她搖了搖頭說。「不用了,像現在這樣走走也挺好的。」

公良曄胳膊突然環上了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輕語。「兄弟,你搞什麼呢,表白呢,表白呢?」

我苦笑着,而後嘲笑公良曄。「這麼好的時光,你怎麼不去啊。」

這個時候,呂思琪說道。「你們兩個大男人在唧唧我我什麼呢。」

說著,我就看到呂思琪打了一下公良曄的屁股,後者說。「我們能聊什麼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一定是看到操場上那個妹子好看,交流了一下吧。」

「不是,我們沒有,現在操場上哪有其他女生。」

「怎麼?有其他女生就想看?」

我看着她倆的樣子,真的很羨慕,明眼看上去,公良曄的愛情是有結果的,而且大概是好的結果。心頭一動,我看向穆芷蝶,後者在陽光下笑靨如花的樣子,才是我為之着迷的事情啊。

穆芷蝶轉過頭,看到我,突然頭低了一下說道。「怎麼了……」

我看着她的側顏,輕輕一笑。「沒什麼。」

呂思琪走過來說。「好了,你們兩個秀恩愛注意點,這可是學校。」

「沒有,沒有。」我轉過頭,撓撓頭。

我意識到,剛才的行為感覺有些明顯了,她會不會內心已經想到我要向她表白了?那她的回答呢……

呂思琪說道。「你們兩個買瓶水回來,沒看到我倆都渴了嗎?」

我跟公良曄肩並肩前往學校的超市,剛出操場的時候看到三個女生手拉着手迎面走過來,我沒有多麼在意,在擦肩而過時不經意間聽到了她們兩個談話。

「那不是**的孩子嗎?」

我的腳步突然間停了下來,聽着他們的交流。

「好像真的是哎,我記得好像是叫呂……呂……」

「呂思琪,長大之後總會變成她媽媽的樣子,就是一個小婊子,你知道嗎?她之前想跟學霸公良曄上床呢,結果被學霸父母發現了,都找上家來了。」

「是嗎是嗎?有這麼一回事嗎。」

「婊子的孩子,真的就死心不改,不知道她之前是跟那些男的上過床,骯髒……」

什麼嘛,她們在說什麼嗎,怎麼可能是這樣啊。

我看着公良曄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快步跟了上去,我還在想要不要跟他說這些事情,怎麼去說這樣的事情,他卻對我說。

「你小子,怎麼還是沒有勇氣表白啊,她很明顯就是喜歡你的啊,你在顧慮什麼呢?」

我說。「這事能着急嗎?還不是要準備得當一點……」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腦子中的想法一直很多,卻沒有一個明確的表達,隨着我不堅定的內心,可能我的聲音也隨之小了下去。

結果,我還是沒有勇氣表白,心中擔心失去……

因為對於我而言,穆志蝶是我的……

我好討厭現在的事情啊,我好討厭現在的自己啊。現在的生活平平無奇,一旦陷入困境與絕望之中就會被泥潭束手無策,一直在原地踏步,那從一開始我內心也想知道,這個世界上,人為什麼會存在……

「羽塵,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公良曄遞給我一瓶冰雪碧,說。「我不知道你現在想的是什麼,一會可不能再掉鏈子了,起碼要做的跟男人一樣吧。」

我沖他一笑。「好。」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子裡會有這麼多別於常人的奇思妙想,是不是我患上了一種中二病。

美好的時光與經歷沖淡了,時間的扭曲,我已經不怎麼想為什麼會做這樣一個夢境了,逐步趨於平靜,就是一個夢。

可……第三天,殘酷的現實將這一切擊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