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始靈
始靈 連載中

始靈

來源:google 作者:龍大大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採薇 秦禹 都市小說

主角秦禹前世生在藍星球,傳聞始神靈一件至寶遺落在藍星球,各大域外的強者來探尋,以致藍星球的生靈被屠殺殆盡,藍星球被滅世後,秦禹的靈魂蟄居於「萬蟲之祖」體內,歲月變遷,以前的藍星球成為現在的地球,秦禹一次意外融合了前世的靈魂,得到了前世的一切記憶,踏上修鍊之路,殺入上界,探尋藍星球被滅的秘密,華夏神話中的神,竟然是域外強者展開

《始靈》章節試讀:

秦禹尋思着會不會是老白故意戲耍他,氣忿問道:「老白,你說的寶物呢?」

「年輕人別那麼煩躁,把你身上那塊石頭拿出來」

秦禹想到當時實地勘查發現的那塊石頭,覺得挺有意思的準備拿回去研究研究的,就隨手放進口袋了,還好摔下山谷沒有丟失。

秦禹急忙拿出石頭,突然腳下大地晃動一下,一口大鼎破土而出,懸在空中。大鼎銹跡斑斑,散出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氣息。

「啊,真的是寶物!!!」

接着大鼎徐徐降下來,落在秦禹面前。

「就這寶物,幹什麼用的?」秦禹好像有點失望,他想像中是什麼上古寶劍或是寶刀或是能助人修鍊能一日千里的神器。

「小子,別小看此鼎,把你手中的石頭丟進去」

秦禹將石頭丟進大鼎,石頭一進入大鼎,瞬間大鼎周身銹斑紛紛掉落,大鼎煥然一新。

只見大鼎四面刻着神秘的紋路,這是高級陣紋,秦禹前世也沒見過這麼高深的陣紋。

石頭在大鼎內慢慢融化開來和鼎內的一塊泥土互相融合,鼎內的雜質陸續被拋出來。

最後鼎內那塊泥土也浮了上來懸在空中,散發著光芒,熠熠生輝。

秦禹伸手去拿那塊泥土,手剛觸碰到泥土。

咻的一聲就不見了。

「老白,怎麼回事?泥土好像進入我身體了」秦禹驚慌的問道。

「沒見識!這是你的造化,你感受一下你的丹田」。

秦禹馬上定氣凝神,感受丹田的變化,突然發現丹田裡多了塊東西,就是那塊泥土。

泥土和丹田已融為一體,丹田也比之前擴大了足有一倍,泥土釋放着靈氣,靈氣充盈着整個丹田。

「果然是寶物。」

再回來看那口鼎,石頭化成了白色液體,附吸在大鼎的表面,微波蕩漾,流光異彩,非常神奇。

大鼎緩緩旋轉起來,慢慢地變小,化成米粒大小的光芒朝秦禹眉心飛去,然後消失了。

秦禹驚喜的問道:「老白這泥土和大鼎是什麼寶物, 怎麼使用」

「這泥土是好東西,就算是遠古時期整個世界都很少見」

「至於作用嘛,對現在的你來說,就如你剛才的感受,其它的就靠你慢慢去發現了」

秦禹接着問道:「那口鼎又有什麼作用?什麼來歷?」

「那口鼎吧,你可以用它來煉煉丹,關鍵時刻能當武器砸人,也能拿來當防禦用。雖然有點大材小用,不過現在的你也只能這樣使用了」。

「就這樣了?」

秦禹苦笑一聲,這樣的寶物在他手裡只能煉煉丹,像板磚一樣砸砸人,當盔甲一樣擋擋刀劍,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秦禹張口又想繼續問。

「別問了,知道太多對你現在的成長不好,會影響你的道心,滋生心魔」

寶物在手,神功在心中,秦禹心裏一陣竊喜,迎面撲來的夾帶着鳥獸糞便氣味的空氣都覺得心曠神怡,儼然他覺得自己是一位絕世高手了。

「自信點,把覺得兩字去掉」

「嘿嘿,老白還是你懂我」

還好這神農架自然保護區原本就少人來,要不然被人看到剛才那一幕,那非得把人家嚇得懷疑人生。

既然來了,這神農架應該有很多草藥,回去煉丹應該能用到。

秦禹搜索了一下記憶,一張張丹方,一種種藥材呈現在腦海中。

七星草,天青花,玉神草,火紋果,長生花,靈芝草,雞血花,玉蓮子……

凝氣丹,培元丹這兩種丹藥是目前最需要的,可以在這裡找找有沒有所需的藥草。

凝氣丹配方:靈芝草,防風草,天青花,常青藤,九節鐵莧果...

培元丹配方:玉神草,降天花,五味羊藿,獨生花,赤靈果,天味子...

這些藥草,秦禹有的聽過有的聽過,找尋了一遍,也就找到幾味藥材,全部丟到鴻蒙衍天圖裡,其它的估計要去藥店找找。

「收穫還不錯,找到不少煉丹的藥材」。

時候也不早了,該回去了,附近也沒有路,還是返回之前掉下山谷的地方,再飛上去回到勘查的實地。

走了不多時,突然聽到不遠處一女人的「嗯,哼」聲音,像是受傷的聲音。

秦禹放眼望去,一個年輕的女子,半躺在地上,一手撐着地,一手捂住腳,確實是一副受傷的樣子。

「是個女孩子受傷了」。

秦禹走了過去,面前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一二歲左右,肌若凝脂,柳葉彎眉,嬌俏瓊鼻,櫻桃小嘴,頭髮梳成簡單的馬尾,穿着修身休閑裝,看上去點冷若冰霜,但掩蓋不了傾國傾城的容貌。

這絕對是秦禹見過最美的女人,秦禹呆住,忘了自己是來幹什麼的。

回過神來問:「這位小姐,是不是遇到麻煩了,需要幫助嗎?」

秦禹是怕突然冒昧前去幫助,讓這位美女誤以為他是壞人,想趁人之危。

女子看了眼秦禹,身子向後挪了一下,似乎有點戒備,緊張的樣子楚楚動人。

秦禹道:「我不是壞人,就是看你需不需要幫助」

女子又看了看秦禹,看他目光清澈沒有雜念,微微低了低頭,口吐芬香,細聲道:「我被突然竄出來的一條蛇咬到了」。

這聲音又酥又軟,又帶着點冰冷的感覺,秦禹聽得整個人要融化一樣。

「咬到哪裡了,介意讓我看看嗎?」

女子拿開捂住腳的手,只見細嫩如羊脂的小腳,勻稱、豐滿,腳趾頭像嫩藕般,踝都肥瘦適度。

秦禹忍不住偷偷吞了口口水,傷口在小腿和腳踝中間的位置,兩排細小的牙印,周圍有點紅腫,從牙印和身體反應來看不是毒蛇。

秦禹道:「還好不是毒蛇咬的,但多少有點微毒,傷口會紅腫一段時間,我來幫你處理一下,很快就好」。

女子輕輕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秦禹蹲下身子,挽起褲腳,纖纖玉腿水潤勻稱,這是在考驗他的定力啊,抬頭看了一眼女子,女子害羞的把臉撇開,臉頰泛起一片紅暈,看上去更加美麗動人。

秦禹右手按住小腿,運起靈氣從右手灌輸到女子的小腿上,靈氣在小腿上從上而下遊動,把毒血逼出。

最後靈氣停留在傷口四周修復着傷口,紅腫消去,傷口慢慢癒合,只留下幾個小紅點。

看着那條溫潤如玉,修長俏麗玉腿,頓時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秦禹吐了氣道:「好了,傷口不會留下疤痕,放心」。

女子回頭看到下傷口,驚愕不已,紅腫消了,傷口癒合了,不認真看都看不出是剛剛受過傷。

剛才他醫治的時候好像有股暖流湧入小腿,暖暖的、痒痒的挺舒服。

女子目光落在秦禹身上,發現這小男生長得還挺帥的,一米七多的身高,白晳的臉寵,稜角分明的五官,濃眉大眼。

頓時俏臉一熱,又泛起了一片緋紅,心裏暗道: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秦禹道:「小姐,你一個人來這裡做什麼?這裡有野獸出沒,挺危險的」

女子沒有說話,秦禹覺得自己問得有點唐突了。

「你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沒事了,我通知了我的人,馬上就到了,謝謝!」女子感激道。

「你是醫生嗎?看你醫術挺高明的,醫治的手法也很獨特」

「不是,只是感興趣自己學了點!」

說話間,一身穿灰衣的男性老者帶着兩位西裝打扮的人趕到,灰衣老者看上去是個學武的,西裝打扮的兩人應該是保鏢,想必這女子是大戶人家。

灰衣老者開口道:「小姐!恕我們來遲,發生什麼事了?」。

同時眼光移向秦禹,眼神裡帶着一絲敵意。

「忠叔!沒事了,被一條蛇咬了一下,幸好這位先生已經幫我治好了」女看向秦禹道。

「小姐我們回去吧」

灰衣老道對着秦禹道:」多謝這位小哥救治了我們小姐!「

「不必客氣,舉手之勞!」

「再見!」秦禹健步走向密林,消失不見。

女子看向消失的秦禹,心裏道: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秦禹回到勘查實踐的地方,同學們都回去了,走到山腳下,搭上輛客車回到市區隨便買了部電話補好電話卡就奔向學校去了。

一進校門就看到了楊慶航摟着柳芸,帶着王鵬和吳德朝這邊走來,真是冤家路窄。

「嘿!我以為你死在神農架了,沒想到還能活着回來」楊慶航攔着秦禹挑釁道。

吳德也附和道:「秦禹,美女班長不是你這種人配得上的」。

「哈哈,秦禹,就憑你也配和楊少作對」,吳德一陣狂笑。

柳芸在一旁冷笑,想像着秦禹挨揍的畫面,一副幸災樂禍看戲的樣子。

秦禹本來不想惹事,也沒把楊慶航放在心上,只要不來惹他,也不至於去尋仇。以現在他的境界不至於在這校園裡耍威風。

「滾,好狗不擋道!」秦禹喝聲道。

吵鬧的聲音很快吸引了一群同學來圍觀,有的在小聲議論,有的向秦禹投來同情的目光,有的是純粹來看熱鬧的。

雖然很多人看不慣楊慶航的行為,但也是敢怒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