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師娘,饒命啊
師娘,饒命啊 連載中

師娘,饒命啊

來源:google 作者:師娘,饒命啊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衡 楚妙香

他,鄉村少年林衡!初入都市萬人捧!九個絕色美師娘,隱藏身世助龍飛!商界巨頭的追捧膜拜,剛休完老婆又來了個聯姻?饒命啊師娘!展開

《師娘,饒命啊》章節試讀:

「開門,趕緊開門!」

「再不開門,信不信我們把房子砸了!」

「武韻寒,陳千瑤,有本事養男人,怎麼沒本事露面啊……」

位於東南深山的桃花村,一棟普通的茅草屋前,聚集了大批的人。

她們上到三十歲少婦,下到十八歲少女,一個個義憤填膺,虎視眈眈,儼然像是一支婦女聯盟。

「林衡,你個完蛋玩意兒,又作了什麼孽?」屋內,一名女子厲聲罵道。

她肌膚似雪,面容絕美,一件白色的素裙裹在身上,宛如仙子。

只不過那張俏臉上,卻氤氳着幾抹寒霜,一腳把還躺在床上睡覺的林衡踹了起來。

「大師娘,這不能怪我啊!」林衡一臉無辜,「你自幼教我學醫,讓我勤加練習,還要多幫助村裡人。我就是閑着沒事的時候,給她們摸摸骨,治治病,哪知道她們全都說要嫁給我!」

「你……」大師娘武韻寒氣的嘴角微微抽搐。

「哎,大姐,這確實不能怪小衡子,咱們教出來的寶貝兒徒兒,就像那黑暗中的螢火蟲,不管走到哪裡都閃閃發光,讓幾個妹子着迷,再正常不過了!」這時候,又一個女人從裡間走了出來。

她是林衡的三師娘陳千瑤,和武韻寒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一個火熱,一個冰冷,卻都是世間罕有的絕色美女!

「沒錯沒錯,還是三師娘懂我!」林衡一個勁的點頭。

「不過,你招惹誰不好,去招惹一群鄉村野姑!」陳千瑤話鋒一轉,嬌媚的白眼道,「難道,家裡的師娘,都提高不你的審美,讓你找庸脂俗粉?」

「我……」林衡被堵的無語。

別看三師娘整天一副迷死人不償命的樣子,內心可住着一隻惡魔。

不是給他下藥做實驗,就是把他扔到深山裡跟猛獸搏鬥。

哪一次不是被折磨的氣息奄奄,生死徘徊。

若非有大師娘這個神醫在,恐怕早就下去跟牛頭馬面喝酒化拳,能活到現在都是個奇蹟!

「師娘再好,也是別人的!」林衡撇撇嘴,嘀咕道。

「你說什麼?」武韻寒美眸一瞪。

「咳咳我說兩位師娘魅力四射,當然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擬的!」林衡打了個哆嗦。

「小衡子,問你個問題!」陳千瑤忽然笑臉盈盈的盯着他,「你覺得我和大師娘,誰好看?」

「這……」林衡一愣,偷瞄了瞄武韻寒,有瞅了瞅陳千瑤,「咳,我覺得都好看!」

「算你識相!」

「行了,別拍馬屁了!」武韻寒打斷道,「你收拾一下東西,下山去吧!」

「啊?大師娘,你要趕我走?」林衡吃驚道,「大師娘,不要啊!」

武韻寒搖頭道:「不是趕你走!林衡,你從小跟着我和三師娘,該教的都教你了,而且,你現在也滿二十歲了,該獨立了!」

「那我該去哪兒?」林衡露出了一絲迷茫。

「去杭城一家公司,保護一個女人,資料都準備好了!」武韻寒指着桌上的文件,頓了頓,「對了,十年前我去過一趟杭城,替你許了門婚約,好像是杭城周家的千金,你順便去看看吧!覺得可以就娶了,不行的話,自己看着辦!」

林衡撓了撓頭,保護女人?

還有門婚約?

這是什麼操作?

「哎,小衡子,師娘們真不是趕你走,其實前段時間,我和你大師娘就合計,讓你下山,只是一直沒捨得!」陳千瑤接話道,「你長大,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畢竟以你的身份,將來……」

「陳千瑤!」還沒說完,武韻寒就是一聲厲喝,「不該說的,別說!」

「大師娘,為什麼不能把身世告訴我?」林衡激動道。

他從小就跟着兩位師娘在桃花村,但對於自己的身世,卻毫不知情,每次問到,武韻寒和陳千瑤都會以各種借口打斷或者轉移話題!

「現在還不是時候!」武韻寒柳眉微皺,「時機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行了,事不宜遲,滾吧!」

「我……」林衡還想繼續詢問,但最終還是咽了回去。

以大師娘的性子,除非是她想說,否則打死都問不出。

轉身就去房間里,收拾了一個包袱,背在身上:「大師娘,三師娘,那我走了!」

「好!」武韻寒點頭。

「以後師娘不在身邊,要好好照顧自己!」陳千瑤忍不住嘮叨了幾句,「還有,你小師娘也在杭城,有什麼需要,可以找她幫忙!」

「小師娘在杭城?」林衡眼前一亮。

他早就聽說,除了醫武雙絕的大師娘和三師娘外,自己另外還有七個師娘。

二師娘是軍中王者,四師娘是研究生物的頂尖科學家,五師娘是娛樂圈的頂流,六師娘是皇室繼承人,九師娘是商業大亨,公司市值百億級別,至於七師娘和八師娘,好像來頭更不小,具體是幹啥的也不知道,總之很神秘。

「知道了三師娘!」林衡點點頭,戀戀不捨道,「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去吧!走後門,我才不想跟門外的那幫娘們廢話!」陳千瑤哼了一聲。

林衡一溜煙,眨眼就消失沒影。

奔出老遠,才張開懷抱,面露欣喜:「自由了,小爺終於自由了……」

雖然他也不捨得村裡的兩位師娘,但在山裡憋了二十年,他早就想出去了!

「大姐,我怎麼瞅這小子,好像很高興的樣子?」陳千瑤眺望着遠處道。

「隨他吧!」武韻寒的眼中隱晦的閃過一抹眷戀,「他是條龍,遲早要離開我們!如今真龍出山,這天下風雲,要開始動了!」

「大姐,有件事我沒明白,你幹嘛要給他許婚約,這麼早娶老婆,萬一他以後有了老婆忘了師娘,你就哭去吧!」陳千瑤悶悶不樂。

「當時對方極力懇求,我就應下了,成不成還不一定!」武韻寒神色略顯複雜,「老婆歸老婆,就算多娶幾個,我們九個,也是和他綁在一起的,都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