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
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 連載中

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江寧區的焚河老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九兒 奇幻玄幻 陳北生

輪迴九世的他,每一世都是反派,不管他如何努力,一直陪着他的九兒自斷九世九尾,共八十一尾,護他九世,只因他救她一命深知無法擺脫反派的頭銜,他帶着為九兒復仇的心,開啟第十世,他要做一個真正的反派,恰又綁定反派系統,這讓他信心倍增但事情真的會如他所願嗎?二師妹為何處處為難主角?不應該互幫互助嘛?三師弟為何為我而戰?我不是他的殺妻仇人嗎?四師妹為何看我的眼神不再那麼厭惡的?七師妹為何變得如此淑女了?五師妹......六師弟......就連師傅怎麼也變了呀?這讓我如何是好?展開

《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章節試讀:

月明星稀,天衍峰的一處小閣樓內,陳北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一旁顧曉曉悉心照料着他。

看着如此虛弱的大師兄,顧曉曉心痛不已,想到前世大師兄不顧傷勢替自己療傷,而自己卻說他是通妖之人,還認為大師兄要對她圖謀不軌,顧曉曉更是自責。

「我的心已經屬於大師兄了,即便大師兄想對我圖謀不軌又如何?」顧曉曉收起擔憂的的神色,展顏一笑。

顧曉曉看向陳北生的目光,已經變得熱切,九世畫面,歷歷在目,無時無刻不在折磨着她。顧曉曉只覺得自己對大師兄的虧欠太多。

「既然無法原諒自己,那就把我送給大師兄吧!」她微笑的看着陳北生,臉上卻多了幾分邪魅。

「咳咳~」

伴隨着一陣輕咳,床上的陳北生已經醒了,他不可置信的瞥了眼身旁的顧曉曉,身體下意識地向床內側靠了靠,若不是渾身劇痛,他都想撒丫子跑路。

「大師兄,你醒了,你躺着別動,我去給你倒水。」

顧曉曉抹去眼角的晶瑩,欣喜的說道。

望着顧曉曉的背影,陳北生皺起了眉頭,

【我靠,這顧曉曉說得什麼虎狼之詞?!

這小妞竟然饞我身子!】

陳北生下意識地看向床對案的銅鏡,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還別說,倒是挺帥,穿越到這個世界這麼久,還沒細細看過呢。

唉~ 要不是穿越成了反派,老子早就去花天酒地了,做個花花公子不香嗎?

要不是這個主角,老子也能坐擁後宮三千佳麗!

可是,九兒再也回不來了!】

想到這,陳北生不禁怒火升騰,

「這該死的葉凡,我一定要把你掛在天雷塔上,讓你也嘗嘗天雷的滋味!」

聽到陳北生的話,顧曉曉有些驚訝,隨即笑着附和道:「好的師兄,曉曉這就把葉凡掛在天雷塔上去!」

「對,把他掛天雷塔上,讓他體會一下天雷從頭劈到丁丁的感覺,讓… …」

陳北生恍惚間感覺到有些不對,轉頭看向顧曉曉,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顧曉曉。

「你… 你說什麼?」陳北生有些驚訝,剛剛紅潤的臉龐瞬間又白了。

「我聽大師兄的,把他從頭劈到丁丁,嗯?大師兄,丁丁是什麼呀?」

顧曉曉嘻嘻笑着,大大的臉上還有着小小的疑惑。

這一幕看得陳北生心頭直顫。

「滾,不關你的事,哪涼快哪獃著去!」陳北生穩定下心神,嚴肅地說道。

「好嘞!」顧曉曉笑嘻嘻的走出了房門,來到別院的一棵大樹下,蹲坐了下來。

陳北生滿頭黑線地望着離去的背影,暗暗腹誹道,

「這個顧曉曉這是怎麼了,瘋了嗎?前世沒出現過這種情況呀?」

此刻,樹下的顧曉曉,卻是在想,該如何取得大師兄的信任。想着,嘴角時不時地上揚,隨着月光的灑落,顧曉曉白凈的臉龐顯得格外的妖艷動人。

月是天上月,人是心上人。

另一邊,葉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他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七師姐會維護陳北生。

「七師姐不一向很討厭他嗎?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陳北生威脅七師姐,嗯,一定是這樣的,不然七師姐也不會如此急切!

可惡的陳北生,明天我定要揭穿你,看你今後該如何和我作對!」

葉凡咬牙切齒,惡狠狠地說道,殊不知他早已被人盯上。

深夜,烏雲遮住了半個月亮,整座天衍峰暗淡了許多。

一道纖細的身影,在黑暗中穿梭,來到一處別院,停了下來。

靜悄悄的走了進去,而房內的葉凡察覺到有人進來,猛然驚醒。

「誰?!」

「嘿嘿,嘿嘿嘿…」

葉凡只看到一張邪魅妖艷的臉龐,上面掛着淡淡的笑意,靈動的美眸卻是在不懷好意地盯着他。

尚未等葉凡反應過來。

「嘭——」

葉凡隨之暈了過去,顧曉曉將他裝進了包袱里,扛在肩上笑嘻嘻地離開了。

等葉凡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正被綁在天雷塔的塔尖之上,四肢有鐵鏈纏繞,周圍的天雷像一條條火蛇一樣躍躍欲試。

等葉凡回過神後,一道雷霆已經悄然而落。

「啊——」

伴隨一聲嘶吼,葉凡口吐鮮血,雙眼微眯,不可置信地看着正在操縱陣法的顧曉曉。

天微微亮,不少弟子,被這不斷地嘶吼聲吵醒,紛紛趕了過去。

此刻正在煮茶的月依璃看到許多弟子在議論着什麼,好像是有關天雷塔,也感到非常奇怪。

這時,一位弟子來報,詳細說明了情況後,月依璃微微驚詫,隨後停下手中動作,急忙向著天雷塔趕去。

陳北生的三師弟刀逸仙和二師妹沐南笙已經趕到,看到自己的師弟葉凡手腳被綁,整個人倒掛在天雷塔上後,一陣唏噓。

轉頭看向正在操作陣法的師妹顧曉曉,竟粉面帶笑,目光中卻是殺意流轉。

「師妹,師弟這 … …」

尚未等刀逸仙說完,只見顧曉曉卻是用帶着殺意的眼神死死盯着他。

「咕嚕。」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只怕是他再多說一句話,下一個掛在天雷塔上的人就會是他。

眾弟子見刀逸仙竟然吃癟,也都紛紛後退了幾步,懷着看戲的心態看着塔頂的葉凡。

「該死,這葉凡果然是天命之子,這都不死!」顧曉曉氣憤的說道。

「師尊怎麼還不來?」

一向不食人間煙火的沐南笙看到只剩一口氣的葉凡,也開始略帶焦急的環顧四周。

不久,宗主月依璃帶着一眾長老趕來,察覺到塔頂半死不活的葉凡,頓時黛眉緊蹙。

「放肆!」伴隨一聲怒喝,二長老率先沖了上去,徒手逆轉陣法後救出了已經昏迷的葉凡。

看到如此虛弱的葉凡,月依璃也是怒火中燒,大聲呵斥道:「顧曉曉,你瘋了!」

「葉凡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你告訴為師,為師替你教訓便可,為何要私下殺手?」冷靜片刻後,月依璃又繼續說道。

「我瘋了?不!我沒瘋,瘋的是你們,是你們被污濁蒙蔽了雙眼,已經看不清是非對錯。」顧曉曉負手而立,語氣冰冷平淡,頗有一番『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姿態。

一眾弟子議論紛紛,諸位長老更是不可置信,唯有月依璃扶額搖頭。

「這…瘋的不輕啊!」

這時,陳北生從人群中緩緩走來,而他所過之處,眾弟子紛紛讓路,避之不及,生怕得罪了這個『惡魔』。陳北生卻是毫不在意,冰冷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既然決定做個反派,又何必在乎他人看法。

顧曉曉看到陳北生的到來,臉色瞬間變得欣喜,急忙大喊道:「大師兄,我做到了,我把葉凡掛天雷塔上了!」

一邊說著一邊向陳北生撲了過去。

陳北生一愣,隨後注意到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自己身上,頓時明白了。

【我靠,顧曉曉你搞我?

丫的,反派真不好當,出來看個戲都能被誤會!】

本來陳北生在自己的房間里睡得好好的,忽然聽見有人議論葉凡。原本陳北生並不在意,可是卻聽他們說,葉凡被人綁了,陳北生瞬間來了興趣,將信將疑的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結果就見得到了這一幕。

葉凡虛弱的昏迷了過去,而顧曉曉一臉傻笑的朝自己撲了過來。

【唉~此地不能久留啊!】

隨後,陳北生立刻轉身向遠處飛去,顧曉曉在後面不依不撓的跟着。

二長老常威剛想追過去,卻被月依璃攔了下來。

「宗主這是何意?那個顧曉曉明顯是被陳北生蠱惑,老夫以為應當把陳北生抓起來審問,然後廢除修為逐出師門!」

二長老急切的說道。

卻見月依璃遣散眾弟子,不咸不淡的問道:「常長老,葉凡可曾傷及性命?」

「…未曾。」

「常長老不覺得此事有蹊蹺嗎?為何葉凡出事,就一定與陳北生有關?」

「可是,顧曉曉分明… …」

「夠了,常威,陳北生與顧曉曉皆是我太玄宗天驕,廢除他們任何一人都是我太玄宗的損失。你想讓其他宗門看我們笑話嗎!

還有,來福一事,我想常長老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吧!」月依璃打斷常威的話,神情嚴肅,略帶怒意的說道。

常威心頭一顫,

果然,宗主還是維護陳北生的,

隨即,他轉頭怒視着遠去的兩道背影,不再說什麼。

《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