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時月影元景行
時月影元景行 連載中

時月影元景行

來源:google 作者:時月影元景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景行 古代言情 時月影

時月影轉頭望着那片看不到頭的宮牆,輕聲道:「你說,他今晚會不會過來?」「娘娘……」七七欲言又止時月影沒回頭,聲音卻淡了點:「他又去江予鸞那裡了,是嗎?」大殿里陷入沉默展開

《時月影元景行》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時月影元景行》本文講述了時月影元景行兩人的愛情故事,《時月影元景行》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七年前的,她和元景行互許終身。
當年依舊是皇子的元景行抱着她說:「無論是眼下的悠閑生活,還是他日為帝的日理萬機,我一定會在今日陪你用膳。」
...冷清的長春殿內,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響起。
    「娘娘,您怎麼又坐在這裡!」
    宮女七七拿着一床羊毛毯急匆匆披在時月影越發單薄的身上。
    時月影轉頭望着那片看不到頭的宮牆,輕聲道:「你說,他今晚會不會過來?」
    「娘娘……」七七欲言又止。
    時月影沒回頭,聲音卻淡了點:「他又去江予鸞那裡了,是嗎?」
    大殿里陷入沉默。
    時月影低下頭,輕聲低喃:「七年感情,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她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詢問,只是沒有人能給她答案。
    片刻後,時月影望了一眼議事的文寧殿,抬手示意七七扶她起來。
    剛站起,猛烈的咳意便席捲了她的喉嚨,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後,帕子上多了絲絲赤紅,站在一旁的七七臉色驟變!
    時月影卻似乎早已經習慣,她說:「去拿葯吧,還沒到傅太醫說的那麼嚴重。」
    七七看着時月影面不改色的服下藥,她躬身退下,腳步一轉,卻直接走出了長春殿。
    大殿內,時月影又開始綉荷包,一針一線,她繡的認真極了。
    好似要把她後半生的相思都綉進這小小的荷包。
    最後一針落定,時月影揉了揉酸澀的眼眶,輕聲喚道:「七七。」
    腳步聲傳來,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推開殿門,男人綉着金線的鞋子跨過門檻。
    時月影呆了,她好像有大半個月沒有見過元景行了。
    元景行坐在她對面,濃眉蹙起:「你那小宮女跪在坤綿宮外,說你病了。
可朕怎麼瞧着,皇后臉色還不錯?」
    時月影聽到這話,臉色不由一白,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這幅樣子在元景行看來,就是心虛作祟,冷眸一掃,殿內冷清至極,更覺得厭煩。
    他站起身:「六宮之主身為表率,朕不希望你以後再使出這種下作手段!
否則,我不介意讓這個位置換個人坐!」
    時月影看着男人冷淡的眼眸,突然疲憊的想,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對自己說話竟然如此冷漠了?
    若他知道自己的病情,是否還如現在這般冷情?
    「阿景,我真的病了。」
時月影開口。
    元景行看她一眼,突然緩緩俯身朝她湊近,時月影睜眼看他一點點逼近,直至兩人呼吸交纏——    「有病就找太醫,朕是皇帝,找我作甚?」
元景行吐出的話涼薄至極。
    時月影就像被人潑了盆冷水,連指尖都泛着涼。
    這時,有太監的聲音傳來:「皇上,江貴妃那邊派人問話,要不要等您安歇?」
    隔得這麼近,時月影看到男人的臉色幾乎是瞬間就柔和下來,他毫不留戀的轉身就走:「去坤綿宮。」
    他悄無聲息的來,生怕江予鸞知道他來了。
    又浩浩蕩蕩的走,絲毫不考慮她身為皇后的面子。
    七七跪在門外,匍匐在地上嗚咽:「娘娘,奴婢該死!」
    時月影的臉被外面的冷風吹得僵,殿內一片靜謐。
    良久後,她才開口:「不是你的錯,是我沒有這個命罷了。」
    元景行,我終究沒有這個命,能望你一世。

《時月影元景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