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世子妃來自末世
世子妃來自末世 連載中

世子妃來自末世

來源:google 作者:李寶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寶兒 殷文遠 穿越重生

李寶兒從末世穿越而來,被錯認成了窮山村裡李家三房的長女家有病母,弟妹年幼,還有偏心的爺奶和自私刻薄的叔嬸寶兒表示日子是自己過出來的,不喜歡的打服就是上山打獵,路遇野豬小夥伴:野豬來了,寶兒快跑李寶兒:你連豬也怕小夥伴:野豬皮糙肉厚,還一出來是一群,凶起來很可怕的李寶兒撿起一把木刺扔過去,野豬應聲倒地小夥伴:學院上騎射課有人挑釁紈絝女:本少能百步穿楊,正中靶心,你能嗎?李寶兒將手中箭矢用力投擲而出,箭矢穿靶而過,遠處的房舍應聲倒塌眾人:展開

《世子妃來自末世》章節試讀:

米缸里現在就只剩下一把碎米粒了,李寶兒嘆了口氣,把米缸蓋好,就朝李佳道,「我進山去找點吃的。」
「姐,你今天就在家休息一天吧,別再進山了,咱家還有一隻老母雞呢,要不我把雞拿去村口換糧食了吧?」李佳死死抓着她的手,一副深怕她跑了的模樣。
李滿也撲上來抱住她,扁着嘴道,「姐,我不吃雞蛋了,你不要再去山裡了,我害怕。」
那隻老母雞是已死的李寶兒養來給年幼的弟弟補身子的,以前李佳和姐姐也沒少挨餓,可這卻是李佳第一次提出要把雞賣了。
寶兒自認不是個容易受人影響的人,可看着李滿眼裡滿滿的信賴和依戀,以及李佳眼裡的擔憂,自小就失去了父母親人的她,心裏還是不由的一暖。
「不去山裡找吃的,就真的只能拿老母雞去換吃的了。」她無奈的拍拍李滿的頭,看向李佳。
「我去換。」李佳卻似聽到了什麼好事般,高興的轉頭就跑。
李寶兒搖搖頭,對李滿道,「你以後要沒有雞蛋吃了。」
李滿抱緊了她的腰,道,「我不要吃雞蛋,我只要大姐好好的。」昨天李寶兒一身是血的回來,都把他給嚇壞了。
奶聲奶氣的童言帶着神奇的魔力,溫暖了李寶兒的心,她捏了捏李滿的小臉,抓着他的後衣領,就將人給提了起來。
李滿猛然瞪大了眼睛,驚奇的看看李寶兒又看看地面,然後無聲的笑眯了眼睛。他懂事之後,怕瘦弱的大姐和二姐抱不動他,可是已經有很久沒被大姐抱這麼高了呢。
外頭傳來「嘭」的一聲輕響,李寶兒走出灶房,只來得及看到李佳匆匆遠去的背影。
「得,既然你二姐去換糧食了,那咱們就先洗鍋燒水吧。」李寶兒把李滿提溜着放到灶前的小板凳上,就擼袖子開始幹活了。
相較於在遍地都是喪屍和吃人植物的末世,這個四面漏風,屋頂漏雨,要啥沒啥的家讓李寶兒感覺到了久違的安全和寧靜。
洗鍋加水,點火,添柴,這些事情李寶兒以前都沒做過,可真正上手做起來,卻又哪樣都難不倒她。
「看着火,等裏面的木柴燒的只剩下兩根的時候,你再塞一根進去,知道沒有?」李寶兒指着灶堂叮囑完李滿,就轉身收拾屋子去了。
李家三姐弟的衣服都是劉氏拿自己和李樹的舊衣服拼湊成的。
雖然衣服整的跟拼接服一樣,而且還打滿了補丁,每人卻都有兩三套之多,已經算是這個窮家不可多得的財富了。也虧得李寶兒有多餘的衣服,不然她那身來自末世的軍工服可就要無所遁形了。
李寶兒把三人的房間收拾好,又去了劉氏的房間,把門窗打開,夜壺倒了,葯碗收了,換下來的臟衣服也都一併拿了出去。
「寶兒,這些事情先放放吧,你昨天才摔了,先好好歇着吧。」劉氏虛弱的靠在炕頭,眼裡滿是對女兒的愧疚和心疼。
「我沒事,你放心吧。」李寶兒很小的時候爸媽就被喪屍禍害了,劉氏看着她的眼神是她曾經渴望而不可得的,這種溫暖的感覺讓她依戀。
李寶兒甚至忍不住會想,或許老天爺讓她穿越到這一方世界,就是想讓她代替那個已死的女孩,在這個家裡活下去的。她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搓洗衣服,沒一會兒就把一大盆的衣服都搓洗乾淨了。
村裡的土路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李寶兒原先並沒有在意,可等她打上兩桶井水把衣服瓢洗過一遍,正準備擰乾水晾起來時,聽那腳步聲正朝着她們這一方小院而來,她連忙起身走了出去。
來人是個皮膚黝黑,長得很壯碩的少年,他一見李寶兒出來,立即就欣喜的一邊朝她揮手,一邊叫道,「寶兒,你快去看看吧,你二嬸硬賴李佳拿去村口雜貨鋪換的雞是從李家老宅抓的,正逮着李佳在那兒罵呢,罵的可難聽了。」
「小佳!寶兒……」劉氏在屋裡失聲驚叫起來。
「你先別急,我去看看,不會有事的。」李寶兒沖屋裡喊了一聲,轉身把從灶房跑出來的李滿拎進了劉氏屋裡,蹲下身看着他,叮囑道,「我去
帶你二姐回來,你在家照顧好你娘,懂嗎?」
李滿大大的眼裡閃着害怕,卻仍紅着眼用力點了點頭。
李寶兒從房裡出來,先去灶房把灶堂里的火滅了,這才閃身出了院子,抬腳往村口的方向飛奔。
「我去?寶兒最近吃仙丹了嗎,怎麼能跑的比兔子都快?」王凡目瞪口呆的看着絕塵而去的李寶兒,扶着驚掉的下巴,連忙抬腿去追。
「快去看啊,老李家的二媳婦又在逮着三房的孩子罵了。」
「我怎麼聽說是那李佳去李家老宅偷雞,被許春花給抓住了,所以才逮到村口的雜貨鋪那兒罵的?」
「屁啊!李樹家就養了一隻花毛的老母雞,平時那雞被寶兒兩姐妹當寶貝似的供着,就指望着那雞給李滿下蛋吃的。這怕是昨天寶兒摔傷了,不得已才想把那雞拿去雜貨鋪換糧食,偏又被許春花給撞見了吧。」
「這老李家真是作孽呀,那三個孩子就這麼飢一頓餓一頓的,我瞧着李寶兒都覺得心酸,好好的一個十三歲的姑娘,長得都還沒我家十歲的小子高呢。」
李寶兒一路往村口飛奔,兩隻耳朵也沒閑着,遠遠近近的聽了不少村民的議論,卻並沒有為村民們的議論而停留,一陣風似的從人群中跑過,直奔正傳來陣陣不堪罵聲的村口。
「咦?剛剛那跑過去的是李樹家的寶兒吧?」
眾村民反應過來,也顧不得站着聊天了,立即興奮的相互招呼着都往村口跑,「快快,有好戲看了,李寶兒往村口去了,大家趕緊去看呀。」
村口雜貨鋪前的空地上,此時已經三三兩兩聚了不少人,李佳抱着老母雞站在雜貨鋪前,瞪着三步之外的許春花,任她嘴巴一張一合的罵,她就是紅着眼倔強的不發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