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
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 連載中

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小瓶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宋璟辰 沈易佳 穿越重生

輔國公府倒了,在世子新婚之日,家中成年男丁皆鋃鐺入獄不到三天時間,老太爺和國公爺雙雙斃命,紅喜變白喪沈易佳就穿成了那個倒霉的新娘子,她那便宜相公被送回來時身受重傷不說,雙腿還被廢了眾人皆道曾經名貫京城的世子這回好不了了沈易佳身懷靈液,暗戳戳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宋璟辰醒後勸其離開另行婚嫁,沈易佳看一眼他那張俊臉,搖頭:「放心,我會養你的」回鄉途中,不僅有土匪攔路,還有死士刺殺...展開

《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章節試讀:

  沈易佳沉下臉,二話不說,幾步上前從官差手上把人搶了過來。

  一米八幾的個子輕輕鬆鬆就被抱在了懷裡。

  沈易佳忍不住上手顛了顛。

  我滴乖乖,還挺壯實的。

  「不可,你這……」官差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並不知道該說什麼。

  沈易佳也沒管,白了那人一眼,抱着宋璟辰,就走到一個貴婦人的身邊。

  翻了翻腦海中的記憶,沈易佳抿了抿嘴,試探的喚:「娘?」

  古代的婆婆,應該是這麼稱呼吧。

  國公夫人——李氏眼皮子跳了跳。

  仔細看着這半張臉都是血的姑娘,看了半天,找出了一絲熟悉感。

  但,更多的,是震驚。

  「佳姐兒?怎……怎麼是你嫁過來了?不應該是芸丫頭嗎?」

  新娘子怎麼還換人了呢?

  提起這個,沈易佳的眼神冷了冷。

  「這事情說來話長,等事情了了,再說吧。」

  話音剛落,突然從旁邊冒出了兩個長得很像的小糰子。

  圍着宋璟辰就開始哭。

  「大哥……你醒醒啊!」

  沈易佳瞭然,這應該就是李氏後來所生的雙胞胎,宋璟浩和宋璟歡。

  是宋璟辰的弟妹。

  兩個娃娃一哭,勾得李氏也放聲大哭起來。

  三人一時抱成一團痛哭。

  弄得沈易佳的心也悶悶的一陣難受。

  左右環視一圈,看到了站在正前方,拿着一卷明黃色捲軸的人。

  哦,他好像是來讀聖旨的?

  沈易佳不太情願的朝那人抬了抬下巴,「念!」

  李公公一噎,表情有些不爽。

  但看看這一家子慘狀,還是大聲的開始宣旨意。

  「趙太傅告發,戶部尚書洪大人作證,現已查明,太子與輔國公意圖謀反,在東宮私做龍袍,大逆不道!」

  「皇后打入冷宮,太子廢逐出京!」

  「念在兩位輔國公以死謝罪,且有先帝賜下的丹書鐵券,皇上仁慈,保留輔國公世子性命。」

  「但罪可免,但活罪難逃。」

  「兩位大人,奪去輔國公爵位,家產充公,罷免一切官職,並遣送回鄉,世代不得入朝為官!」

  宣讀完聖旨,李公公看着這隻剩老弱病殘的國公府,微微嘆了口氣。

  「宋夫人,陛下仁慈。特許你們在府上辦喪葬禮,三日後上路呢!您可得保重身子啊,畢竟這兩個孩子還這麼小。您要是也倒下了,他們可怎生是好!」

  感受到身旁兩個孩子不斷顫抖的身子,李氏閉了閉眼。

  咬牙跪下行了個大禮,雙手舉過頭頂。

  顫抖着聲音道:「罪臣之婦李氏接旨,謝陛下……開恩……」

  李公公點了點頭也不再多勸,將聖旨遞過去。

  環顧四周跪了一片的奴僕,朝身後人揮了揮手。

  「凡是官府入冊奴籍的全部帶走。」

  話音落下,立馬就有人進來捉人。

  連給人收拾包袱的時間也沒給,呼啦啦一群人很快就被帶走了。

  最後,只剩下了幾個主子們忠心的,消了奴籍的下人留下。

  前幾天還很是氣派的國公府,一下子顯得蕭條起來。

  地上甚至還有掉落下來被踩踏得污濁不堪的大紅喜字。

  屋檐下還來不及撤下的紅綢此時看上去更像一場笑話。

  李氏深吸一口氣,把剛到眼眶的淚水隱下。

  下意識的拽緊手裡的聖旨,緊到指尖泛白。

  「來人!」李氏強打起精神來,「好好收拾收拾,送兩位國公,上路!」

  「是!」

  一時間,國公府回蕩着浩然的回應。

  沈易佳聽了,心裏不免也跟着難受。

  多好的一家人,就這麼,家破人亡了。

  ……

  沈易佳抱着宋璟辰,回到了房間。

  看了眼床上一直未醒的宋璟辰,嘆了口氣。

  走過去,凝聚出兩滴靈液,喂進他的口中。

  心裏默默安慰自己,不心疼不心疼,相公是自己的,死了就沒了。

  沒過一會,忠心的管家楊叔,帶着大夫來了。

  上前給宋璟辰擦洗換衣。

  乾涸的血跡早已讓衣服和皮肉都粘在了一起。

  無奈,楊叔只好拿來一把剪子把他的衣服一塊一塊剪開。

  儘管他動作已經夠小心,可是每扯下一塊衣料那傷口又會不斷地冒出血來。

  看得一旁的沈易佳心驚肉跳。

  給他擦洗完,才露出宋璟辰身上縱橫交錯的傷口來。

  最嚴重的就是後背深可見骨的鞭痕和雙腿了。

  沈易佳站在一旁,小眉頭越皺越緊。

  這得多疼啊!

  大夫粗粗檢查了一番,嘆了口氣:「世子爺性命無憂,背後的傷用點金瘡葯就好了。只不過以後可能會留疤……」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才繼續道:「麻煩的是這腿,以後怕是再也站不起來了!」

《世子,夫人她表示很不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