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手握系統:重生將府千金美又颯
手握系統:重生將府千金美又颯 連載中

手握系統:重生將府千金美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言帆 落星辰

上輩子,將府千金沈綰傾盡所有,輔佐蕭遠廷上位做皇帝,蕭遠廷一朝得志,卻轉臉廢了她後位,扶正小三上位;又以鎮國將軍通敵叛國污衊鎮國將軍府,兄長中風入獄不久去世,父親也被五馬分屍,將軍府樹倒猢猻散,沈綰落得個一無所有的下場,含恨而死重來一世,綁定系統,沈綰對天發誓,這一輩子一定要渣男賤女不得好死!更要護好父兄,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手握系統:重生將府千金美又颯》章節試讀:

第1章 真相總是鮮血淋漓風臨國。
落家,夏季清晨薄霧落在樹葉上,宛如一顆顆淚珠。
落家夫人去世,整個落府似乎都陷入無盡的悲傷里。
熏煙裊裊的房間內,幾片紗簾微微揚動,落星辰身披白幔,撲倒在床上,抱着被子,聲聲抽泣,已然哭成淚人,打**大片被褥床單:娘親……娘親……」她的娘親昨天去世,死因不明。
從昨夜開始,她一直坐在這裡,多麼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醒來了,她娘親就會回來,然後溫柔的說,今天是不是又調皮了?
門口突然哐」的一聲打開。
娘親!」
落星辰聲音一頓,猛的坐起來,卻只看到是一個神色倨傲的丫鬟。
小姐,夫人命我來告訴你,再過半個時辰賓客就要來了,讓你快些準備。」
她語氣里沒有一點尊敬,說完也不等落星辰反應,就出了房門。
落星辰看見來人不是娘親,滿心失望,同時心裏也是刀子鈍肉一樣疼。
隨即她聽出話里的不對!
立即起身追出去,見那丫鬟的背影正要走出院子,她出聲喊道:等等!」
那丫鬟停住,轉身望向她。
落星辰追上去,問:你剛才說……夫人?
誰是夫人?
是不是我娘親?」
她神色迫切的問。
那丫鬟神色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小姐節哀,先夫人已逝,我說的是林氏夫人,小姐還有事嗎?」
雖是詢問的語氣,卻透出她的不耐!
我娘親屍骨未寒,林氏怎麼就成了夫人?」
落星辰雖然年紀小,但是心細的她早就發現以前整個落府只喊她娘夫人,林氏一向被喊做姨娘才對。
小姐不妨自己去問。」
丫鬟言罷離去,連一個眼神也未施捨給她。
這句話說動了落星辰,她想起以前在娘親房門外曾聽到林氏和娘親有什麼過節,便抹了抹面上的淚光,往林氏的院子跑去。
林氏的院子奢華氣派,檀木紅漆,晃人眼球。
現在大家的注意力放在靈堂,落星辰一路悄悄跑來,沒有驚動任何人。
前面的走廊拐個角就是林氏的房間了。
落星辰滿心沉浸在娘親的事情里,沒有注意到走廊外面有個小身影一直尾隨着她。
快到林氏的屋子了,裏面傳出說話的聲音,落星辰刻意放慢了腳步,偷偷鑽到門口,蹲在下面偷聽。
林氏和她大女兒說話的聲音傳入落星辰的耳朵里。
等了這麼久,她可算死了,娘親也可以出頭了。」
可不?
等孝期一過,老爺把我扶正,你就是嫡女出閣,到時候看誰敢嚼舌根!」
不過娘親,你是怎麼把她弄死的?」
哼!
跟我斗?
謝清丹還嫩了點兒!
再過兩年你就要嫁人了,娘就跟你說了吧!
她謝清丹不是愛熏香喜歡吃海鮮嗎!
我不過是讓人往她的香爐里撒了點西域弄來的奇香,這個香正常情況下是無毒的,可聞它的人若是吃了海鮮——」後面的聲音故意延長了很多,裏面藏着濃濃的嘲笑。
落星辰聽到這裡,渾身已經開始發抖,全身上下都開始打顫,卻不是嚇得,而是氣得。
她死死咬住下唇,雙手緊緊捂住嘴,才讓自己沒有發出聲音。
裏面的談話還在繼續。
我特意命人打探過了,這種毒是慢性毒藥,藏在身體里日久天長不易發覺,只會慢慢侵蝕人體,讓人一天天的虛弱下去,就算髮現了,也查不到我頭上!」
言罷,裏面傳出林氏張揚的笑聲:哈哈哈~」娘親果然手段高明,謝清丹恐怕到死也想不到,自己會栽在娘親手裡。」
這個聲音說完,也跟着一塊笑了。
這些話像夜晚里的一道驚雷,劈得落星辰神思恍惚,劈得心碎一地,鮮血淋漓!
她想不顧一切的衝進去,揭穿這對母女丑惡的面具,露出她們的狐狸尾巴,讓天下人好好看看。
她緩緩站起身來,手放在門上,就在她的手用力要推開門的那一刻,一個人影突然從旁邊衝出來,拉住了她……誰?」
裏面似乎聽到了什麼響動,下一秒,門就被人快速推開了。
娘,你是不是聽錯了?」
院子里明明一如往常,偶有微風輕輕吹動幾片樹葉。
是嗎?
明明聽到有響動……罷了,時辰快到了,你隨為娘一塊去靈堂吧!
這個節骨眼上不能有任何差錯!」
聽說那落星辰昨夜一直坐在謝清丹的房裡想等那謝清丹回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她那絕望的樣子了……」兩個背影隨着說話聲遠去,這邊走廊拐角後面,落星辰被放開,她轉身看向身後的錦衣少年,眼裡帶着控訴:你為什麼要拉住我?
她們害死了我娘親,我要為我娘親報仇!」
你要怎麼報仇?
你現在勢單力薄,就算衝進去又能怎樣?
不如……」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你知道什麼?
你什麼都不知道!
你知道我娘親對我來說的意義嗎?
我娘死了,你要我怎麼辦?
怎麼辦?」
她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緩緩蹲下,雙手抱着膝蓋縮成一團:我還能怎麼辦?
墨言帆,你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會明白?」
墨言帆看着她,慢慢蹲下身來,手輕輕的拍着她的背: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我知道失去最親的人有多痛苦,我也知道不能為最在乎的人討回公道是多麼怨憤,可是這世上並不是一時生氣和衝動就能解決問題的,因為不是所有人都理解你的!」
落星辰抬起面是淚痕的小臉,定定的看着他。
她的眼光太有實質性了,看的墨言帆頭皮發麻。
怎……怎麼了……這樣看着我?」
落星辰帶着哭腔,聲音糯糯的:你不是就比我大三歲么?
可我感覺你比我大很多一樣,說的我不能反駁!」
墨言帆看着她的小臉有些好笑,伸手把她攬進懷裡,安慰道:你別怕,也別衝動,我相信你一定會為你娘親報仇的,等到時候,我可以保護你。」
聞言,落星辰回抱了他一下:謝謝你,我好多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