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連載中

收之桑榆,退而擁你

來源:google 作者:葡桃汽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榆 現代言情 秦桑

他很慶幸,有那麼一刻,他可以站在她的影子里,他不是害怕光,是害怕從來沒有擁有過光秦桑後來才知道,那個能讓她回到過去的夢,是讓她去照亮她看不見的陰影,因為一直都有人站在她的影子里,他也在一直追逐他的光,只是這束光,不只是溫暖到了他那個夢,不是她的救贖,而是救贖他的幸好,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退而擁你,笨蛋,說了那麼多你還不懂,我是說,我們現在開始也還不算晚展開

《收之桑榆,退而擁你》章節試讀:

她慢慢的站起來,一雙清冷的眸子不帶一絲感情,她淡淡的掃了周圍看她的同學一眼,一點也沒有走神後的尷尬,「你們好我是秦桑,東隅已逝,桑榆非晚的桑。」

聽到她話,教室里又開始了小聲的嘀咕,也不敢再像剛才那樣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她。

「秦家的啊,聽說秦家小姐不好惹……」

「啊?看上去長得挺好看的啊!怎麼會?」

「別被她樣子給迷惑住了,生活圈子亂的很,不知道外面有多少男的……」小聲嘀咕的人頓了頓,「而且她那爹也惹不起……」

那人驟然停下閑言碎語,對上女孩清冷的目光,明明是夏天,可他卻忍不住打了寒顫。

「這是一個很美的名字,不要因為錯失日出而懊悔,日落也是人間值得。」徐老師打破這莫名帶着火藥的氛圍,為說碎話的人找了個台階,「後面的同學繼續……」

由於是開學第一天,還沒有正式上課,上午進行自我介紹後又選了班幹部,對於這事秦桑從來是不願意湊熱鬧的,倒是她前面的關小曉很積極,自薦成為了班長,她得意洋洋的看了秦桑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剛她站起來發言的那一刻,她就感覺到了前面的女孩對她的敵意很大。

上午結束後,就是午餐時間了,秦桑懶懶的伸了個腰,終於結束一半了,她好久沒有坐過這麼長時間了。

秦家破產後,秦川生了重病,家裡的擔子扛在了她的身上,她也開始賺錢養家,向她的那些朋友求助,她們卻給她推薦了一個98駐唱歌手。

當時確實缺錢,那裡工資也挺好的,她長得好看,唱歌也好聽,在那裡也賺到了不少錢。

但是時間長了,那些人看她的眼神越來越奇怪,還經常對她笑的不懷好意,雖然她生來便長着一身逆骨,但是她有分寸,有原則,再不濟也不會拿自己開玩笑。

一天有個喝醉的男人趁着酒瘋摸了她的手,她立馬把酒瓶砸在了他的頭上……

後來那份工作自然做不下去,她最後成為了一個珠寶鋪的櫃檯小姐,一天到晚都要站在櫃檯,後面也落下了腰痛的病根。

「秦桑,要一起去吃飯嗎?」旁邊的女孩眼睛亮晶晶的,看來是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叫上自己。

秦桑也不想壞了人家好意,她也很感激她幫助了自己,她這一生也沒幾個真情實意的朋友,如果能交上朋友,那也算是彌補了高中的一個遺憾吧。

「好啊,你叫什麼?」秦桑看着女孩,不是她不聽,是自我介紹實在是太無聊了。

「我叫宋絨。」見秦桑答應,女孩也露出了小虎牙,笑起來臉頰鼓鼓的,很可愛。

當然秦桑也把心裏想法說了出來,「你很可愛。」

宋絨小臉立馬肉眼可見的染上紅色,不是她容易害羞,頭髮挑染成紅色的秦桑真的很酷誒,被美女姐姐誇實在是忍不住。

兩個女孩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有說有笑的,當然,往往秦桑都是聽的那個,宋絨是說的手舞足蹈的那一個。

宋絨一開始聽見那些人說也挺怕秦桑的,但是口說無憑,況且後來她發現秦桑只不過是不愛說話罷了,比那些背後亂嚼舌根的人好多了。

「誒?你看那公示欄里貼的什麼?」

宋絨畢竟還只是個小女生,比較愛湊熱鬧,見人多也就鑽了進去,秦桑站在人群外等她,但過不了多久,女孩便興緻缺缺的鑽了出來。

「什麼嘛,貼的是中考的成績單,還讓不讓人有**啦?這豈不是公開處刑。」宋絨撇着小嘴,臉上表情可豐富了,不過隨即又開心起來。

「桑桑,不過我看了第一名的照片,那個中考狀元長的可好看了,簡直是校草啊,難怪那麼多人圍觀。」

說到校草時候,秦桑下意識的就想到那個和他對視的少年,疏離冷清的氣質,卻往往最吸引人。

「嗯,他確實厲害。」葉榆可是十年後的商業大腕,誰敢說他不行。

「啊?桑桑,你誇別人了誒!」宋絨腦袋瓜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桑桑和他長得不相上下!都好看!」

秦桑抿着唇不語,雙手**褲袋轉身,「再不吃飯菜就沒了。」

「誒?桑桑等等我!」宋絨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秦桑後面。

直到兩人走遠,一個白色的身影才緩緩轉身,他看了公示欄一眼,便離開了。

吃完午飯後她們順便領了校服,中途秦桑上廁所去了,所以宋絨幫她把衣服先帶回教室。

一進教室,以關小曉為首的四個女生將她攔在門口,關小曉雙手交叉,嫌棄的看着宋絨,「秦桑的小跟班果然和她一樣,不上檔次。」

宋絨也不是任人軟捏的柿子,張口對罵,「關班長這是要帶頭挑釁,來啊我可不怕你。」

見教室里的人都看向了自己,她也不好臨時發難,湊到宋絨耳邊低語,「放學後學校天台見。」

四人都瞪了她一眼,從她身邊出去還故意碰到她,氣的宋絨拽緊抱着的衣服。

「誰怕誰啊,以為就自己很厲害。」宋絨暗罵了一聲,憤憤不平的回到座位,越想越氣。

秦桑回來就看見這樣的一張小臉,壞心情就差寫在臉上了。

「這是咋了?」秦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小丫頭不會掩飾情緒,好像氣的不行。

「沒事桑桑,就剛有幾條狗對我吠,下午放學後你先走吧,我晚點。」宋絨眼睛紅紅的,想讓人不起疑心都難,不過秦桑也沒多問,沒準和家裡人鬧矛盾了。

放學後秦桑等在校門口,王伯也已經等半天了,遲遲不見小姐上車,開口詢問,「小姐還有同學要一起嗎?」

秦桑頓了頓,這麼久還沒出來,學校也只開放了一個校門,不可能先走了,只怕遇見了麻煩……

又想到中午女孩紅紅的眼睛,秦桑着急的對王伯說,「王伯你先回去,我有急事。」

話完便轉身跑向學校,王伯見到這種情況也見怪不怪,秦桑確實隔三差五的出去鬼混,夜不歸宿,因為還要接陳韻也就先走了。

這邊秦桑急忙跑回教室,卻發現空無一人,轉頭就撞到了一個男同學從外面進來,他因為拉肚子上廁所所以現在還沒回家。

「你看見宋絨了嗎?」秦桑胸脯隨着喘氣而上下起伏着,男同學立馬臉就紅了,結結巴巴的說,「好……好像是……關小曉找過她……」

因為也是班上的名人,他還是認得關小曉的。

秦桑隨即就明白了中午宋絨的反常,可是她們會去哪裡呢?學校就那麼大,人不可能會憑空消失。

天台……秦桑反應過來立馬向天台奔去,她趕到的時候正好聽見關小曉在說話。

「這就是你死心塌地維護的人?嗯?你被打她還不是清高不幫你,一個不良少女,一個個都被灌了迷魂湯……」

關小曉抓着宋絨的頭髮,逼着她看向自己,宋絨被打的衣衫不整,一頭短髮雜亂不堪,臉上還紅腫着,隱約可以看見一個巴掌印,她確實看不慣秦桑,看不慣她那張狐媚子臉。

她才是萬眾矚目的,本來就因為自我介紹的時候全班男生都死盯着她不滿,後面又被她撞見幾個男生在討論她和秦桑誰更美……

被貶得一無是處的她當然要找個人好好出氣,不過秦家……確實有點麻煩,她這才將目光放在宋絨身上,她只不過是個小門小戶……

關小曉其實也沒看的過去,臉上有好幾道抓痕,非常的狼狽不堪。

但關小曉勝在人多,宋絨還是被她的三個小跟班給抓住。

「放開她。」秦桑看見這樣的宋絨,腦子啥也不想了,現在她就想好好教訓一下欺負她的人的人,高三後還真沒怎麼打過架了,現在手癢了……欺負她的人,她怎麼敢。

關小曉開始還被秦桑莫名陰冷的眼神給嚇着了,不過後來仔細一想,她來了那又如何,她有四個人,打一個還打不過嗎?

不過後來關小曉才是真正的被打臉,秦桑不但力氣大,她還真的往死里打,一掌比一掌重,要是早知道她這麼心狠手辣,她還不敢撕破臉皮挑明面下手……

「你打她哪裡呢?左臉還是右臉?」秦桑像個小魔頭,她嘴角的笑容更是讓人不禁膽顫,她用力的扇了關小曉一耳光,關小曉直接被打的趴在了地上,被打得兩耳震鳴。

她和她的小跟班還來不及反應,秦桑一個大步走在她面前,提起她的衣領,「用哪只手打的?左手還是右手?」

關小曉疼的鼻涕眼淚糊了一臉,嗚嗚的嘴裏發不出聲音,她惡狠狠的盯着秦桑面無表情的臉,嘴唇微顫,「關……關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就在另一耳光要打下去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保安要來了。」

秦桑掃了站在天台門口的男孩一眼,他和她一樣沒有任何錶情,放開關小曉的衣領,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尖銳的哭聲惹人心煩,她走到宋絨身邊扶她起來,小姑娘此刻表情還一愣一愣的,她吃驚的看了眼秦桑,又看了眼關小曉,眼神在兩人之間來回切換。

關小曉的小跟班也被嚇破了膽,見有人制止後,立馬扶着關小曉逃離天台。

「以後少管點閑事。」秦桑帶着宋絨也隨後離開天台,路過時宋絨眼睛在男孩身上轉了一圈,她吃驚的發現面前的人和公示欄上中考狀元的照片長得一模一樣。

葉榆眼皮微顫,抬眼即見將要落山的太陽,一張乾淨的臉被染成淡淡的金色,為他沒有血色的臉添了點溫度。

他溫柔的關上了天台的門,離開了這個地方。

《收之桑榆,退而擁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