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雙世盛寵:七王愛妃無度
雙世盛寵:七王愛妃無度 連載中

雙世盛寵:七王愛妃無度

來源:google 作者:月光下的艷陽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嬤嬤 楚阡陌 現代言情

一朝穿越,附身於一個容貌醜陋,軟弱可欺,活活被含冤打死的庶女身上,還被皇上賜婚給了最不受寵的七王爺不就是滿臉痘痕嗎?好在我技多不壓身主母,嫡出姐姐,串通皇后,招招致命?好在我睿智聰慧點子多,加倍奉還不用謝七王爺處處為難?看我如何巧舌如簧,將那冷麵變成鞋墊子展開

《雙世盛寵:七王愛妃無度》章節試讀:

「她為什麼受罰。」

「小的們不知道,小的們只是奉丞相婦人之命,在這裡把守。」

「你讓我進去看一眼。」楚阡陌說著,突然向前,兩個家丁一個沒留神,門已經被推開,雖然兩扇門被鏈子鎖扣着,沒能完全四敞打開,那縫隙卻足夠讓楚阡陌看見裏面,劉嬤嬤拱着身子,跪在地上,頭髮亂蓬蓬的,面無血色,不知道這樣的姿勢保持了多久,連外面的喧鬧都聽得不甚清晰,估計是就要暈厥過去。

再看兩個家丁,一副軟硬不吃的死相,楚阡陌顧不得多想,轉身進了菏澤閣,門口的丫鬟還沒來及進去通報,楚阡陌已經挑簾進了屋子。

「你們憑什麼關了劉嬤嬤。」楚阡陌的小身板直挺挺的,生澀的丹鳳眼射出兩道寒光,鎖在素盼雪略顯豐腴的臉上。

「放肆,丞相夫人懲罰個奴隸,還要向你彙報嗎?」素盼雪的貼身丫鬟正在給素盼雪捶背,看着楚阡陌,不等丞相夫人開口,厲聲喝道。

「你算哪顆蔥?我在跟丞相夫人說話,你難道想當丞相夫人?除了出身和心地不善之外,你還是有幾分勝算的,至少看上去有那麼幾分姿色。」她雖然是個丫鬟,原來卻沒少仗着主人欺負楚阡陌,今天也算撞在槍口上。

「……」這一招挑撥離間用的,小丫鬟立刻感覺丞相夫人的身子躲了開去,還好似斜了她一眼,嚇得她臉色青白,一口氣淤積在胸口,再不敢作聲。

「她不受罰,就是你受罰,正要找你呢,你倒是自己來了。」一直坐在旁邊的楚寒煙,從檀木椅子上起身,笑着扶了扶自己頭上,**的流光溢彩的飛仙髻。

「我為什麼要受罰。」楚阡陌也不等丞相夫人說話,自己拽了把椅子,大咧咧地坐上去。

丞相夫人想發作,卻又想等着看楚阡陌的笑話,終是把臉上的慍色斂下,用手裡的絹帕點了點鼻尖,掩飾而過。

「丞相府里的貓,今早就被發現慘死在你的房間門口。那天可是它把你帶去的佛堂,你媽能附了你的體,也就能給了它靈氣,你這麼殺了它,就是對神靈的大不敬,不當罰嗎?」

「我為什麼要殺了它。」

「因為你怕貓啊。」

「我怕貓,我怎麼敢殺它。」

「……那就是劉嬤嬤殺的,罰她有錯嗎?」

「那隻貓應該有幾十歲了吧,和丞相夫人一樣風燭殘年了?」

「胡說,那隻貓體態矯健。」那隻貓確實是素盼雪嫁到府上來的時候,從素家跟隨她一起來的,那時候它還是只小貓崽,現在應該和楚寒煙同歲,十六歲。為了奉承母親正值好年華,楚寒煙脫口而出。

「它體態矯健,劉嬤嬤病中連路都走不利索,能抓住它?」

「……」

「這麼說,你們怪錯人了吧?」

「……」屋子裡的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剛才還如同一直好鬥的公雞般的楚寒煙,此刻小臉漲紅,低頭不語。

「劉嬤嬤本來就有病在身,被這麼無緣無故連罰帶嚇的,你們是要給些精神補償吧!」

「沒聽說懲罰自己府里的下人,還要給補償的。」楚寒煙忍無可忍,反駁道。

「天子犯法,還與庶人同罪呢。你是說相府的人高於天子嗎?還有,剛才不是說那隻貓有靈性嗎?殺了它就是不敬神靈嗎?必須得找出殺了它的人吧。要不,就稟告聖上,徹查到底?!」

素盼雪,「……」

楚寒煙,「……」

「你說呢,丞相夫人?」

「去,着人把劉嬤嬤放了,拿二十兩銀子壓壓驚。」素盼雪咬着後槽牙,回頭衝著她的貼身丫鬟說道,順勢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要是真的扯上神明,再扯上佛龕,最後還指不定牽扯出什麼,絕對不能因小失大。

因為惦記着劉嬤嬤,楚阡陌沒工夫再耽擱,跟在丫鬟後面出去了,剩下屋子裡的兩母女,對着喘粗氣,最終丞相夫人揉着太陽穴,嘆了口氣。

「娘,煙兒要被氣死了。」楚寒煙一跺腳,沒想到自己居然被楚阡陌繞進去了,往日那個冥頑不靈的蠢笨小丫頭片子,何時變得如此伶牙俐齒。

「看來,她活在這世上一日,就少不了這些個幺蛾子。」素盼雪突然恢復了往日的淡定,只是眼中閃現出來的寒光,時深時淺,「你也有些日子沒見過太子了吧。」

「娘……」說到太子,楚寒煙嬌羞地低下頭去,兩朵紅雲飛上雙頰。

作為丞相府的嫡長女,又是汐康王朝當朝皇后的親外甥女,楚寒煙當然早就給自己許了最好的夫君,只等良辰吉日完婚,入主東宮,從此和太子一起等着坐擁天下了。

皇后無子,三皇子是從小養在她的鳳合宮的,自然也和她親厚,和自己的親生母親疏遠,也才能成為太子,這天家的人每說的一句話,每邁出去的一個步子,都暗藏着風潮湧動。

「那把太子請到府上來,也是人之常情。要是恰巧那個丫頭片子冒失了當朝太子,這丞相府想護着她也無能為力不是。」素盼雪反話正說,卻讓楚寒煙喜出望外,「就聽娘的。」

說完,羞答答地一跺腳,提着裙裾,挑開帘子出去了。

「劉嬤嬤,您又做什麼去了。」楚阡陌在裡屋補了個懶覺的時間,出來又尋不見劉嬤嬤,正焦急的時候,看見劉嬤嬤從外面進來了。

「要有貴客登門,這會子全府的下人們都在忙着打掃院子,裝飾門廊。」大概是因為這兩天的楚阡陌,讓劉嬤嬤感覺有了主心骨,看起來精神好了很多。

「那麼多人忙活呢,不差您一個了,再說您不是下人,您是我的長輩。」楚阡陌把劉嬤嬤扶到椅子上坐下。

「陌小姐,可別這麼說話,折煞我了。」劉嬤嬤拗不過楚阡陌,坐在椅子上,確是滿臉的不自在。

「您以後不許叫我陌小姐,就叫我阡陌,這是命令。」楚阡陌枕着小臉兒,看起來還真是像那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