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誰留深情付餘生
誰留深情付餘生 連載中

誰留深情付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白慕雲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白慕雲 霸道總裁 高澤銘

白慕雲上輩子是一個傻白甜,被騙得團團轉還樂呵呵的,得罪了最大的金主還得意洋洋!直到被軟禁,被折磨,被毀得一無所有,才悔不當初!被渣男渣女撞死之後,意外回到了三年前爸爸還活着,渣男還沒上位?呵呵,一切還來及!且看白慕雲怎麼開掛虐展開

《誰留深情付餘生》章節試讀:

洗手間。

白慕雲看着鏡子里,雙眼通紅的的自己,暗暗咬牙。

長達三年的囚禁和折磨,白慕雲早就已經褪卻了自己這個年紀特有的天真和對這個世界的期翼。

支撐着她前行的,唯有心裏巴不得把白子云和高澤銘剝皮抽筋的恨。

用冷水洗了一把臉,冷靜下來的白慕雲打開洗手間的門。

”你為什麼要聽白慕雲的話,為什麼要回來? ”站在走廊的盡頭的白子云,對着手機,一頓指責。

白慕雲嘴角銜起嘲諷的笑意,高澤銘會突然叫自己和他私奔,果真是自己的好妹妹做的手腳。

”區區一個肚子疼,就讓你屈服了?我給你創造了這麼好的機會,她白慕雲只不過是一個天真無腦的千金大小姐,女人嘛,不聽話的話,拖上床,收拾一頓就可以了,總結來說,還是你太無能了! ”

呵,這就開始狗咬狗,內亂起來了?

白子云,我告訴你,當你們心裏萌生出那些不該有的念頭的時候,就註定了你們會被我親手送進地獄裏。

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白子云氣急敗壞的掐斷了電話,剛一回頭轉身,便發現了在洗手間門邊的白慕雲。

這距離,不近不遠,她不能確定,自己剛才的話,有沒有被白慕雲聽到。

白子云探究猜忌的眼神剛剛落在白慕雲的身上,下一秒,白慕雲便展開了笑臉。

”子云,你怎麼在這,特意在這裡等我的嗎? ”

白子云心計一轉,也換上了她在鏡子面演練了不下千百遍的表情,無邪,純真的幾乎毫無破綻。

快步走上前,和往常一樣的挽上白慕雲的手臂。 ”姐姐,我剛才在樓上,不小心聽見了你和爸爸的對話,你和澤銘哥哥是怎麼回事呀?你真的要和他一刀兩斷了嗎? ”

聽着白子云驚訝和關懷備至的樣子,白慕雲只覺得諷刺,連帶着她的觸碰,自己都覺得噁心。

白慕雲忍不住的把自己的手抽出,往前走了兩步。

”不,我怎麼可能和澤銘分手呢,但是…… ”

”但是什麼,你和澤銘哥哥就是天生的一對,妹妹不明白,為什麼姐姐還要回來,明明你和他都已經離開了,不是嗎? ”

白子云的語氣沒有絲毫變動,心裏卻不由的鄙夷了起來。

果然,白慕雲還是那個愛高澤銘愛到死去活來的那個蠢貨,想到這,白雲心才緩緩的放下心來。

”因為,我突然想起來,幾天後,就是爸爸的生日了。我不想在爸爸生日的時候,送他的禮物卻是他從小疼愛到大的女兒離家出走。而且,我…… ”

白慕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是白子云卻還是讀懂了她未說出口的話。

白子云眼神一轉,心領神會的說道, ”你想要讓爸爸接受澤銘哥哥,是嗎? ”

只見白慕雲垂眸點頭,此時眼神里流轉的悲傷在旁人看來,像是有着萬種風情!

就連白子云也不得不說,自己這個姐姐的雙眼,當真是長得極好!杏目圓瞳,多一分則無神,增一分卻妖媚,不像自己,雖然五官隱隱約約有白慕雲的影子,但是卻總給人一種小氣的感覺。

從小到大,白子云聽着身邊的人對白慕雲相貌的誇讚,心裏的嫉妒,像被澆灌的幼苗,迅速的成長成參天大樹。

”爸爸他,只是有一些門第之見,我相信,以爸爸對你的愛,最後一定會接受澤銘哥哥的。 ”

”怎麼可能,爸爸已經把話說的那麼絕了,怎麼可能接受他? ”

白子云心裏的算計,又開始籌划了起來,另一個狠毒的計劃,在一瞬間便成型。

”我聽爸爸說,後天有一個商業交流會,屆時,A市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來,到時候,我可以幫你製造機會,讓你和澤銘哥哥見面。 ”

來了!上輩子就是在這一個彙集了A市,甚至可以說是全國的大人物的交流會,自己的名聲徹底被毀掉,也使得爸爸徹徹底底的對自己失望了。

白慕雲記得比誰都清楚,就是這一場交流會,自己從洗手間出來,突然就被高澤銘一把拽進休息間,摁在沙發上親吻。

從來都是自己不咸不淡,彬彬有禮的高澤銘,何曾對自己這麼熱情過,於是自己很快的,就沉淪在其中了。

而當空氣都因他們的動作而變得火熱起來的時候,白子云跟在爸爸的身後,抓住了自己和高澤銘在休息室裏面,溫存的樣子。

一夜間,白家因為自己出格的行為,淪落成為整個A市的茶餘飯後的談資。

現在想起來,原來這一切,都是白子云的早有預謀啊!

”可是父親不會同意我和他見面的。 ”

”屆時,到場的商業人士那麼多,你公開和澤銘哥哥的關係,爸爸一時間騎虎難下,也不可能當眾發作的。這個叫釜底抽薪,到時候,爸爸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了。 ”

”子云,你好棒啊!這個方法也能想到。 ”

白慕雲抓起白子云的手,心裏卻一寸寸的涼了下去。

自己的妹妹,就是這樣利用自己對她的信任,一步一步的將自己推進深淵的……

這場商業交流會,在白慕雲的抵觸和期待的矛盾心理中,緩緩來到。

白慕雲拿起床上那件父親親自為自己準備的禮服,抖開。

這是一件乳白色的抹胸禮服,帶着牛奶般的光澤,穿在白慕雲的身上,更是顯得她的皮膚細膩光滑,猶如初生嬰兒般細嫩。

白慕雲的身材很高挑,一米七的身高,**的身材,完美到就連女人都不由地為之着迷。

精緻的裙子的後擺一直拖曳到地上,更是將她完美的身材襯託了出來。

白慕雲自己搭配上簡單而又不失大氣的首飾,再化了個淡妝。

白慕雲朝鏡中的自己嫣然一笑。

琥珀色的眼睛大而明亮,小巧而挺直的鼻子下面是不點而紅的嘴唇,墨色的頭髮有些自然卷,柔順地散在身後。

緊接着,白慕言挑出一雙同色系的高跟鞋,她的腳很纖細,穿上這雙高跟鞋把雙腳顯得更加的纖細了。

滿意的看了一眼落地穿衣鏡中的自己,很好,簡單又不失優雅,很符合她現在的身份,白慕雲自信地一笑。

華燈初上,位於市中心的復古別墅式的酒店卻已是燈火輝煌。

今天能來參加這場交流會的人,皆是各方權貴以。宴會的主角還沒到場,這裡便成了各位大佬們拉近關係的良機。

許多生意上的大佬聚到一起,彷彿好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親熱交談,時不時地舉杯共飲。只是偶爾的眼風迴轉間,才能看到一絲潛在的暗涌流動,而這其中,便包括了白長明。

白慕雲和白子云緊跟在他身後,在白長明和人交談的過程中,白慕雲時不時的總能接上幾句話。

反觀另一邊的白子云,低着頭,一副小心翼翼,完全上不了檯面的模樣。

在這明顯對比之下,更多的人都跑來搭訕白慕雲,將白子云排擠到一邊,使其變得更加的格格不入。

白子云只能咬着牙,強忍着別人的冷眼和揮之不去的屈辱感。

突然,白子云藉機遠離了人群,拿起手機,發送了一條信息出去。

白慕雲按照上輩子的記憶,來到了洗手間門口。就在即將走近洗手間的那一刻,從一旁一閃而出一道高大身影,抱住了白慕雲。

”別動,是我! ”高澤銘承受了白慕雲好幾個肘擊之後,咬着牙低聲說道。

”澤,澤銘? ”白慕雲抬頭,眼裡流露出來的愛意,和以前基本無異。

《誰留深情付餘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