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宋興
宋興 連載中

宋興

來源:google 作者:三石成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三石成峰 軍事歷史 江睿

多年之後,汴京城外的春耕大典上,神宗皇帝趙頊被記者採訪聞道「大宋達到今天這樣的成果,您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是什麼?趙頊看着城門下風光無限的大好河山,脫口而出:「當然是站在你面前偉大的大宋皇帝陛下的宰相,王相公的副手,大宋財神爺江大人之子,那位知名的惡人」而此刻遠在在江寧府城外鄉野間的江睿打了一個噴嚏,會心一笑,將魚竿上的魚拉上來「回家煮魚嘍!」展開

《宋興》章節試讀:

十一月的金陵,鐘山景區隨着深秋迎來旺季,梧桐葉落,秋風以紅葉為裳,肆意飛舞,毫不吝嗇向遊人展現魅力,人們踩着它的衣裳抓住它的裙擺,卻無濟於事,留下濃濃秋意迎面拂過。

「國家電視台,國家電視台,電視機前的觀眾們你們好,我是總台記者程冰冰。據國家天文台發佈,今晚大概21點百年難聞一見的獅子座流星雨將划過金陵市夜空,我們將在鐘山這個最佳觀測點為大家全程直播,共享奇觀,現在是下午時間16點15分,我們現在去採訪景區的遊客來談談他們的看法,等待奇觀的到來。」

「這位先生,你好我們是國家電視台,正在做特別活動的直播,今晚流星雨已是全城知曉,我看您背着個這麼大的登山包應該也是為此而來的吧。」

鏡頭一轉,這讓經過的江睿感到詫異,自父母在他十六歲那年因車禍去世,這十來年都是獨自一人生活,所幸父親是當地有名的實業家,留下來的遺產也足夠江睿富足餘生。衣食無憂的他最大的愛好就是看看書,旅旅遊,做做飯,玩玩某乎,裏面可是人才濟濟,老喜歡和他們對線了。

但可謂是線上騷如虎,線下慫如狗。現實中的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宅男,家裡有一個放滿食物的小房間,幾個冰箱也是常年裝滿。

能夠驅使他出門的或許只有戶外旅遊攝影和冰箱空了,否則就算是世界末日,江睿也只會在自己的安樂窩裡靜靜躺平。

獨來獨往慣了,平時也沒有人情往來,上大學時除了上課就是圖書館泡着,學業水平深得教授老師們的欣賞,保研的資格也是穩穩噹噹,但有人的一出生就是羅馬,江睿早已無欲無求,主動放棄了資格。沒事讀讀書,看看山水,也是長樂相伴。

被記者採訪雖說是生平首次,為了不影響別人的直播效果,還是配合著轉向了鏡頭。

「你好,我......。」

砰,一顆自身冒着火光的隕石,精確制導。

「哎呦,我滴個乖乖,哪個狗東西拿石頭丟本少爺」江睿猛的從睡夢中驚醒,摸摸有些隆起的額頭,無名火直竄出來。

「少爺,是個梨子,從樹上掉下來,在咱江家村可沒有人敢欺負少爺,都是少爺欺負別人呢。」眯着眼笑道。

江睿接過貼身小丫鬟婷兒遞過來的梨,大口的咬着,不禁望梨生嘆,又做夢了,來這兒已有半年了,自己怕是只有夢中才能回去了,莫名奇妙的被一顆流星帶到熙寧年間的江寧府,今以是熙寧六年初夏。

一不小心就年輕了快一千歲,賊老天我不想當祖宗,我只想當孫子啊,就不能再來一顆流星,只當是場夢,我的豪宅、我的大床、我的紙片人老婆們啊!賊老天系統也不給老子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嘛,別的穿越者系統一出光環盡顯,當頭就拜,嬌妻美妾,良田萬頃,不過萬幸的是自己不是開局條狗裝備全靠打,這具便宜身體名字也叫江睿雖沒有嬌妻美妾,但良田萬頃大抵也是不差。

這具便宜身體的曾祖乃大宋開國元勛,跟隨趙大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戰功,封淮寧郡公,可還沒享受幾天權貴的生活。

一場簡單的宴席,一壺濁酒,將帥們,告老的告老,稱病的稱病,富貴還鄉去了。

這對趙大來說利大於弊,權力高度集中,江山穩固。

對國而言無疑是自廢武功,一批戰場經驗豐富的老將的離去,也意味着武將再無出頭之日了。

自此大宋的肚子是愈來愈大,四肢愈發瘦小,打不贏割肉,打贏了割肉,最後終還是倒下了。

徽欽二帝無不令人感到屈辱,再往後崖山一跳,神州陸沉,再無華夏。讓人唏噓不已,可悲可嘆啊。

轟隆一聲,一道悶雷把江睿拉了回來。

「少爺為什麼打雷不下雨呢,這都一個月沒下雨了,河裡的石頭都露出水面了,往常這時候咱這條河可都會漲水哩」。婷兒皺着眉毛說道。

「興許這是河伯發怒了,把婷兒獻給河伯,說不定老天爺就下雨了呢」江睿打趣道。

「婷兒肉少,河伯不會喜歡的,婷兒去看看大山哥的魚抓了多少。」趕忙跑了。

江睿看着河裡冒出的小沙洲,這春夏之交之際,最不缺的就是雨水了,可已是許久無雨,地里的莊稼也是焉了吧唧。農戶們只能一趟趟從河裡挑水來灌溉,這還是處在長江流域,秦淮河畔都是如此,更不用說北方各地又該是何等光景了。

毋庸置疑,熙寧六年一場對大宋影響深遠的旱災悄然出現,歷史的車輪徐徐向前滾動。

「少爺,今年以來雨水少的可憐,魚兒都往深水區去了,釣不到什麼魚,漁網裡也是些小魚小蝦。」猶如鐵塔一般的江大山平靜的說道。

江睿抬頭看着這個比自己高兩個頭的壯漢,在這個普遍營養不良的年代,得益於生活富足,自己身高用後世的標準大概175左右,應該是偏上的水準了。人與人的區別就是這麼離譜又樸實無華。

寬大的涼衫也蓋不住一身的肌肉,腳上特別定製的大布鞋,似乎擋不住這巨大的壓力要裂開來了,往上是兩條樹榦粗的大腿魁梧有力,兩雙大手黝黑髮紅,毛孔清晰可見,布滿練武的痕迹,手臂有成年人大腿粗細,蘊含著爆炸的力量,袒露的胸前毛髮旺盛,雄性氣息已經溢出屏幕了。

再往上,一頭打理得烏黑的亮發用方巾束住,垂髫而下,迎風自動。兩雙丹鳳眼似乎能看到星星,面容姣好,膚白若雪,五官精緻,任誰望之不言仙人乎。

從地獄到九天之上巨大的反差,讓人如梗在喉迎難而退,遺憾不已。

在江睿的記憶里,大山是在自己出生那天雪夜裡,被人遺棄在江家大宅門前,被管家弈伯伯收留下來。弈伯伯姓趙,和爺爺關係很好,無兒無女,孤家寡人一個,亦待他如親子,傳他武藝。

江睿母親在生妹妹時難產而死,上頭還有一個姐姐,沒有兄弟。大山自幼和江睿一起長大,如親兄弟一般。

「小魚小蝦才鮮美呢,用來燒烤更是一絕,少爺我來給你們露一手,可別把舌頭都吞掉哦。」

江睿一邊從大山手裡接過魚蝦開始料理一邊說:「想吃就得幹活,婷兒你去撿柴火,大山哥你去咱家地里弄一點點矮黃、菘菜、韭菜,再弄幾個大瓜。」

大山回道:「可我們家沒有種瓜啊」。大山摸了摸了自己的腦袋,不知所措的小手打成蝴蝶結。

婷兒見狀笑道:「大山你可真笨,別家莊戶可是有的,你去拿幾個別拿多。

聽到這話,大山更是急紅了臉連忙道:「可這是搶啊,少爺你不是不讓我做種事了嗎,爹爹知道了又要打我了。」

「少爺的事,怎麼能算是搶呢,那是借,能看上他們的東西是他們的福氣」婷兒說完就從腰間的荷包里取出一些銅錢偷偷的塞給大山。

「吶,這是買瓜錢,別被少爺看見,不要欺負別人,也不要被別人欺負了」婷兒小聲囑咐道。

「知道了我這就去。」大山回答道,手卻迅速的接過銅錢塞到了袖口裡,然後才離去。大山雖然憨厚,但兩人顯然不是第一次這樣配合,顯得極為熟練,十分默契。

江睿把兩人的小動作看在眼裡,卻不點破,記憶里原主人小鬼大,今年也才是個16來歲的少年兒,在後世正是上中學的年紀,可已經是個燒殺不敢,搶掠干盡的角兒。

江睿剛穿越的時候,為了不暴露秘密,按照原主的行事風格,照貓畫虎。一個是接受現代教育的高素質青年,一個是封建社會村霸,自然良心不安。

事後江睿悄悄拿過錢財去賠償,被告知自己已經賠付過了,回想起以前的種種細節,這才明白每次作惡過後,婷兒都會以自己名義溢價賠償,給他擦屁股。別人還以為這是地主家傻兒子的惡趣味,倒也相安無事。

也不知道這後面到底是父親,爺爺還是姐姐的意思。

這種被人保護的感覺,確實是讓人羨慕,不過這大概率也是原主變成這樣的誘因,沒有正確的引導,再發展下去燒殺也說不定是家常便飯了,到時就是江家再勢大也是保不住這傻小子了。

既然老天有意讓自己成為你,那麼欠下就我來還代替你還吧。

只是自己的性格與之判若兩人,只能以穿越時腦袋受傷為由,倒也沒人懷疑。

河蝦洗凈後江睿熟練的夾住蝦尾輕微用力拉出蝦線,極為絲滑。

魚不多不少但種類雜,以鯽魚居多,最大的是條大青魚,約有十來斤,拿出小匕首刮掉魚鱗,去掉內臟,再切成生魚片。

剩下的小魚,如法炮製,用竹籤子把魚蝦串成串子,用竹簍子裝好,這些可都是頂好的河鮮。

在後世想吃上這麼一頓野生魚,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比起養殖的魚,沒有土腥味,肉質綿軟鮮美,無毒無公害。

婷兒一邊彎腰撿着干樹枝,目光時不時的偷瞄向忙碌的江睿。

「少爺自從被一個古怪的東西砸傷後,性子就收斂了許多。

以前少爺就跟個虎崽子一樣上躥下跳,一刻都不安寧,如今少爺可是安靜了許多,時不時的發獃,也不知在琢磨什麼,到是弄出許多稀奇有趣的玩意。

大老爺從江寧城裡尋來的辛神醫也是看不出什麼名堂來,斷言是上天給少爺開了竅。

「少爺,我還想吃辣的,辣椒可不可以抹多一點。」婷兒咂着嘴巴說道,似乎在回味辣椒的滋味。

「吃吃吃,就知道吃,辣椒都被你當飯吃,一大口一大口這誰頂得住。」江睿沒好氣的說道。

「你忘了上次嘴巴都腫成鴨子嘴了,又是誰大半夜的哭着讓少爺我去取瀉藥,還不長記性」

「╰(⇀‸↼)╯哼!我又不是傻子不會再當飯吃了,可辣的滋味抓得人心痒痒,婷兒的口水已經流出來了。」婷兒用手帕擦了擦嘴。

江睿也只是嘴上說說,手上的動作可沒有停,打開了一個竹製的小木盒,只見裏面裝着一個個小竹筒,筒身還刻着簡體字。

十三香、胡椒粉、鹽、雞精、孜然粉、花椒、五香粉、糖、奧爾良燒烤料、八角、桂皮、蚝油,剁椒醬。

沒錯,把原主砸傷的正是自己的登山包,一個裝滿物資的現代織製品,這可真是大自然的饋贈。

哦不,應該是神明的祝福,畢竟大自然可沒有能力戲弄時間,把一個包從現代帶到古代,已經不是科學可以解釋的通的。

包里東西除了一些戶外裝備物資外,還有就是自己攜帶的食物了,各種調味料也是齊全,自熱鍋也有一些。最多是燒烤的各種冷凍肉串,當然肉串對於江睿用處是微乎其微的,不能說它來自1000年後,就變成唐僧肉了。

最為關鍵的是包里還有自己攜帶的新鮮的辣椒和馬鈴薯。

《宋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