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隋唐逍遙遊
隋唐逍遙遊 連載中

隋唐逍遙遊

來源:google 作者:影鴻塵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雪千尋 顧大寶

歐皇附體的寶哥一騎絕塵、順風順水的過完了前二十年,在就要坐享千萬資產,抱着美女過上沒羞沒臊的生活時,突然屍骨無存,連個渣渣都不剩,還被神秘力量「穿越」回隋唐開局就是「神仙」起步的騷操作也是沒誰了,可誰能告訴我睜眼就是一群八九歲「嗷嗷」待哺的小娃是要鬧哪樣?「小月,鬆口,這個不能吃...」被神秘力量操縱成為「神仙」打工人的寶哥,驚悚的發現自己失去了一項男人很寶貴的權利,而這背後居然影藏着神秘莫測的力量和驚天的陰謀...靠玻璃珠賺的盆滿缽滿,給隋唐的小娃看《封神榜》,讓皇帝候選者開啟沖關大挑戰...看「神仙」寶哥如何玩轉異界...展開

《隋唐逍遙遊》章節試讀:

崑山縣,吳郡屬縣,一個離海很近的縣。

這幾日,崑山縣令盧子文可謂是如坐針氈、坐卧不安。七日前,原本風和日麗的天氣,海面突然毫無徵兆的掀起了滔天巨浪,出海打漁的漁船不知傾覆幾何。

沿海的漁村和小鎮也被波及,須臾間成了汪洋澤國,大量的百姓和牲畜突遭滅頂之災,待的洪水退去,哀鴻遍野,一片斷壁殘垣。

本就亂世,又逢天災,倖存的百姓難離故土的,開始在村莊的遺迹里尋找着可用的物資和工具,試圖在這片廢墟上重建自己的家園。

但更多的百姓在埋葬了能找得到的親人遺體後,選擇了向附近的縣城或郡城遷徙。

短短兩天的時間,數以千計的災民湧進了崑山縣,盧子文擔心災民進城亂了城裡的秩序,不敢大開城門讓災民進城,但災民眾多,一個安撫不好,又可能造成災民叛亂。

盧子文不想重蹈上任縣令因朱燮率學子起義而誅了九族的覆轍,便找了城裡的富戶施了些手段讓他們「捐」了一筆賑災款,在縣城的東門和南門外搭了簡易的窩棚安置災民。

每日在縣城的東門和南門有縣衙衙署人員搭棚施粥賑濟災民,只是僧多粥少,雖然用了陳年的糙米起粥,但這粥也是見天的寡淡下去。

如今已是只見粥水,不見粥米,但就是這,每日里排隊領粥的人也不見少了半個。

這日剛過晌午,崑山縣城的東門粥棚里就飄出了淡淡的粥香,災民們早已在衙役們的指揮下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隊伍的最前方排着三個蓬頭垢面身體瘦弱的小男孩,大的那個十歲左右,小的兩個也就六七歲的模樣。

他們皆穿着不知道在哪撿來的的成衣,寬大的破衣在身上裹了好幾層,層層疊疊的,還散發著濃濃的臭味。

到了施粥的時辰,負責分粥的胖衙役從大粥桶里打了大半勺稀粥,倒進排在最前面那個男孩的破碗里,並催促他快些離開。

然而小男孩卻弓着身子討好地說道:「官老爺您心腸好,再賞給小的一勺吧,小的還有個受傷的大哥來不了,求求您了……」

胖衙役猶疑了一瞬,皺了皺鼻子,最終還是伸進粥桶里打了小半勺粥倒在小男孩的破碗里。小男孩得到粥後十分開心,對胖衙役連連鞠躬感謝後,小心翼翼的捧着粥碗走到不遠處拐角的大樹下等待着。

後面的兩個小男孩也有樣學樣,在胖衙役跟前多討了小半勺粥水。

三人在大樹下碰了頭,相互看了看各自的粥碗,臉上都浮出了笑意。

年齡最大的男孩將粥碗小心的放在泥地上,將身後斜背的竹筒取下來打開了塞子,兩個小些的男孩則小心翼翼的將碗里的稀粥倒入了竹筒中。

待的兩個碗都倒乾淨了,大點的男孩晃了晃竹筒,又相互幫忙着將自己的粥碗也倒了大半碗進去,熱騰騰的粥在竹筒里一蒸,一股帶着竹子清新淡雅的味道就飄了出來,讓兩個小男孩都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大點的男孩看着竹筒快滿了,就將塞子塞結實,又在竹筒前端扎了一團破布團,然後將裝滿粥的竹筒重新背在了後背上。做完這一切後,三人才開心地將剩下的小半碗粥分吃乾淨。

「二虎哥,我們接下來去哪?還去南門那邊排隊領粥嗎?」圓臉的小男孩對着較大的孩子說道,黑黑的眼珠里滿是期待。

被叫二虎的孩子輕輕拍了拍圓臉小孩的肩膀,「不去南門那邊了,昨天我們在東門這兒領完粥趕過去雖然領到一勺粥,但那粥能和今天我們排最前面領來的比嗎,加了數次水的稀粥都與清水差不多了。」

看到圓臉小孩有些失望的表情,他又安慰道:「我知道你們都沒吃飽,等把粥送回山神廟,我們弄些竹條做個魚簍去抓魚,昨天我在南門那邊打聽好了,有人在城郊的小河裡抓到了魚,咱們也去碰碰運氣。」

兩個較小的男孩一聽有魚吃,頓時都睜大了眼睛,滿臉都是歡喜的表情。

透着一股機靈勁兒的小男孩看着二虎連連說道:「抓魚好,自從大寶哥被人打傷後我們都好久沒吃過肉了,今天我們要多抓些魚回去給大寶哥吃,讓大寶哥早點好起來。」

三個孩子彷彿都已經看到滿筐的魚兒放在他們的眼前,他們的身上湧起了莫大的力量,快速收拾好粥碗相互拉扯着往他們居住的山神廟趕去。

崑山縣城東郊八里外的破舊山神廟裡,四名形如乞兒的瘦弱小女孩圍坐在半塌神像左後側燃起的火堆邊,盯着火堆里咕嘟咕嘟響着的殘破瓦罐默不作聲。

在火堆上風向的溫暖角落裡,破舊的棉被在厚厚的乾草上隆起一個淺淺的人型。

年歲較大的那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時不時地探身過去摸摸躺在草鋪上昏睡之人的額頭,心中滿是害怕和傷心。

兩個五六歲左右的小女娃看看被子里的人,又看看瓦罐里的不知名的黑色湯汁,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

只有最小的那個三四歲的女童含着自己的手指,茫然不知的看着姐姐們,一會兒晃悠悠的走到草鋪邊瞅瞅,一會兒又晃悠悠走到山神廟的門邊向外看看。

當看到二虎三人歸來的身影時,她立刻開心地跳着腳喊道:「二,二哥。」

二虎快步走進了山神廟,拍拍女童的頭,拉着她走到草鋪邊。

只見草鋪上躺着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慘白的臉上全是被打後的青色印痕,高腫的臉頰和眉骨已經看不清他原本的模樣,二虎將被子掖了掖,向年齡最大的那個女孩問道:「三丫,大哥今日可曾醒過?」

三丫滿臉愁苦,皺着眉回答道「沒有,大哥今日一直都不見醒轉,清晨里還發了高熱,我和圓圓在山下的村子裏討了些退熱的草藥,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二虎看着被燒煮的咕嘟咕嘟響的破罐,又看了看仍然昏睡着的大哥,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麼。

須臾,二虎收起了臉上的擔憂之色安慰妹妹道:「三丫,別怕,大哥一定會好起來的,我一會兒就和小樹還有小狗去城郊的小河裡抓魚,到時候賣了魚給大哥請郎中抓藥。」

「那小河裡真的能抓到魚嗎?」

「放心,相信二哥,到時候抓多多的魚,給大哥看傷,也讓你們嘗嘗葷腥,你和圓圓、小花、小月在家裡好好等着就好。」二虎信誓旦旦地說道。

爾後將粥筒交給三丫讓她們幾人分着吃,又囑咐她們一會兒撿拾點柴火回來,這才帶着小樹和小狗出了門。

三丫將白粥細細地勻着倒了半筒的樣子,將剩下的粥原樣的封起來煨在火堆邊想等着大哥醒來後就可以吃,這才招呼幾個小點的妹妹一塊兒圍坐在火堆邊分食稀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