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鎖東風
鎖東風 連載中

鎖東風

來源:google 作者:黎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囡囡 現代言情 顧絳麟

聽說顧將軍,這次凱旋歸來,竟是一個懷着孕的啞女帶了回來;眾人紛紛猜測此女的身份,展開

《鎖東風》章節試讀:

「將軍出征回來了,他還帶回一個懷孕的女子。」
「那女人什麼模樣?」
我混在人群里聽他們低聲議論。
「不知道,聽說進京時整個人都掩在將軍斗篷里,共乘一騎回來的。」
「嘖嘖嘖,柔柔弱弱的……」 法場上,我聽得腳趾都扣緊了。
他們嘴裏柔弱不能自理的寵姬,不才在下,正在將軍眼皮子底下,籌謀着如何擄走另一個男人逃出生天。
  ——   「要我說,不如把那女子留在邊關,」邊上老叟顫巍巍開口,「他得勝封王,挾幼主攝政,可這是京城,不僅他的子嗣活不下來,那女人也難說。」
我心頭一緊,抬頭瞥向監斬台。
天知道我多麼盼望來個人殺殺我,但……不提也罷。
主位的人半闔着眼,滿臉早起上工的麻木。
午時三刻,法場靜得落針可聞。
犯人始終平靜,脊樑挺直,不曾低頭。
令箭落地,劊子手高舉斬刀,攜風而落。
觀斬的百姓皆下意識垂眼,高台上的官員也錯開視線,不願直面年輕同僚的死。
機會來了!
我一抖衣袍,斗篷下拆為兩半的長槍終到用時。
金屬鏗鏘作響,殘槍擊退斬刀。
眾人聞聲看來,我已攬住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文官,縱身躍下刑台。
餘光瞥見主位上站起那位睡不醒的清雋男子,身量頎長,一身織金玄衣,正抱臂望過來,腕珠輕晃。
懶倦又不耐。
他腕上有串時常把玩的瓷白骨珠,據傳為人骨所制,他樹敵眾多,骨珠都來自不同的,他重要的手下敗將。
他戴得很珍惜,每逢弓兵,便把珠子收好,怕染血。
此刻,他正漫不經心褪下那串骨珠。
我心生不詳,一個尖銳呼哨,鋼鐵怪物似的巨馬從午門外疾馳而來,落蹄如擂鼓。
「都閃開!」
我拔出腰側長刀,攜着犯人飛奔向它,將不急閃避的群眾挑開。
巨馬遍身武裝,身側各縛六柄雙頭長槍。
只要拿到兵器。
還差十步。
三步…… 風中彷彿有細微的弓弦聲掛耳,我扭頭,那奪命的一箭已裹着雷霆之勢迫近。
羽箭發出「奪」的一聲,卻沒刺入肉體,與我擲出的半桿長槍兩兩相抵,一箭竟將槍桿劈裂到底。
如非此時此境,我真要撫掌大喝一聲漂亮!
我擒着人搶上馬背,手挽韁繩,呼嘯而去。
「俠士,我……」犯人似乎這時才反應過來,話未說完,我拉着他手臂下壓,夾着馬腹,將兩人身體側身壓到最低。
羽箭擦耳而過。
「會騎馬嗎?」
「……」 他顯然還是不太會。
我騰挪至他身後,「你自己抓穩就好,我的追風認路。」
犯人顯然懵了,攝政王的羽箭緊追着簇簇迫來。
他註定要失望。
誰讓長槍在我手。
拋下第九柄因他那手神弓壞掉的長槍時,我沒繃住,在馬背上笑出聲來。
太暢快了,得逢敵手。
攝政王顯然誤會了我的意思,隔得老遠,我都感覺到風雨欲來。
他睜大雙眸,漫長的早乏可算過去了。
……完蛋,惹毛了。
他着人換了張弓,近乎比普通成年男子還長,握在他手裡卻不違和。
也執起更長的箭。
那一箭對準我眼睛,隔着人群與鬧市,穿雲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