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他的王妃
他的王妃 連載中

他的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舒希 南寒夜 古代言情

一身武功打天下,穩坐富豪榜實話說了吧,整個王朝,除了南寒夜,沒有一個對手雖然我貪財又好色,但是男人通通走開別影響我獨自美麗唔,可是他好像是真的很愛我?我心軟了……展開

《他的王妃》章節試讀:

赫王府里,看着安安靜靜,連個巡邏的都沒有,實則不知道多少的暗衛躲在黑暗處。

房間當中放着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種名人法帖,並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紫檀香幽幽的在燃燒。

一個風度翩翩的男子從外面回來現在正坐在椅子上。

南寒夜饒有意味的說:「看來真的是冤枉她了。」

只是他看到她竟然隨意的跟別的男人靠那麼近,居然有點不爽,哪怕只是個小乞丐,她都沒有男女有別的概念嗎?

還以為皇宮裡的那人這次選來的卧底很完美,所以才看不出一絲破綻,剛剛下完毒,又發生青平山的那事,他差點誤以為皇位上那個人坐不住了。

南寒夜:「不過,她居然偷走了我的玉佩。」

他只是好奇,堂堂丞相府的千金,哪怕是個庶女,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秦琛:「爺,她可能真的缺錢吧。」

「可是那玉佩是你一直佩戴着的啊,她竟然敢偷這個?」秦琛好想知道她怎麼偷到的,多半是爺故意縱容。

南寒夜:「我的玉佩拿回來了嗎?」他怎麼會不知道她順走了自己的東西呢,如果真的是殺手不會偷東西還逃跑的,巴不得留在他身邊替宮裡那位探聽消息。

秦琛:「已經送回來了,冰老頭收到以後立馬就送過來了。」

南寒夜:「棲宿院那個女人最近有沒有什麼舉動?」

秦琛:「暫時沒有,自從安排進去以後一直沒有出過門。」

南寒夜:「盯緊點,你下去吧。」

秦琛:「是,屬下告退。」

秦琛不知道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故意讓凌舒希偷走玉佩,也讓她從馬車上逃走。現在還大半夜的去看她。

王府的棲宿院里。

一個少女正坐在院里的亭子里。十七八歲的年紀。挑眉淡掃如遠山,柔順的長髮,鳳眉明眸,顧盼流離間皆是勾魂攝魄,玲瓏膩鼻,膚若白雪,朱唇一點更似雪中一點紅梅孤傲妖冶,簡直活脫脫一個從錦畫中走出的人間仙子。精緻的眼皮搭配着纖長的眼睫,微斂着深褐色的眼眸,閃爍着光芒,但光芒的深處,是一股濃到化不開的孤寂。

陣陣寒風吹拂起她的頭髮,身體卻始終一動不動。她深知自己的身份。再美不過是個工具,一個眼線。

她叫鳳顏,人如其名,這世間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比她更美的女子。

自從被皇帝賜給南寒夜後,就安排住在了這裡,與其說是安排,不如說是幽禁。除了有人按時送飯菜過來和日常需要的東西,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她一個人。王府里基本沒有丫鬟,也沒有護衛跟她說話,四周都有暗衛監視着,她即使能逃,也不能真的逃,除了這條命,她還有更重要的東西握在皇帝手裡。她除了勾引南寒夜沒有別的出路。

只是這麼久了那個人從來沒有正眼瞧過她,也沒來看過她,哪怕她貌若天仙。自己也想過各種辦法始終接近不了那個人。

她的任務沒有完成,不禁擔憂起來,美貌就是她最大的武器,可是南寒夜無動於衷,哪怕是中了毒的那一天,也沒讓她碰到一下。

她想起在皇宮那一天,皇帝請南寒夜去下棋,她就等在房間里,她的任務就是讓南寒夜收了自己,以便觀察南寒夜的一舉一動。

那一夜御書房裡。

安靜又緊張的氛圍下,只能聽到棋子碰撞的聲音。

一身明黃色長袍綉着滄海龍騰圖案,袍角洶湧的金色波濤下,飛揚的長眉微挑,整個人發出一種威懾天下的王者之氣。這是當今聖上南承頤。他的手裡正舉着一枚棋搖擺不定。

這盤棋展開的非常激烈,雙方橫馬跳卒,車攻炮轟,你來我往,難解難分,南寒夜的棋藝精湛能守能攻,承頤帝此時手中捏了一把汗。

南寒夜鎮定的坐在他的對面,神色不動悠然的又喝了一口彷彿真的是來喝茶的。

皇帝是個較真的人,從來沒有人可以贏過他,可是偏偏南寒夜是個例外。

皇帝擺了擺手:「罷了罷了,夜兒的棋藝高超,只怕全天下找不出第二個人來。」看了看棋盤,居然已經無路可走。

看了看南寒夜喝過的那杯茶,眼底的狠意一掃而過。自己的這個弟弟長大了,只是野心如這棋,自己竟無法壓制他了。

南寒夜淺笑了一下:「皇兄過獎了。」

皇帝:「世人只知你赫赫戰功,卻不知你棋藝也是如此精湛。」

「皇兄老了,下不過你了,等會陪皇兄用完晚膳就回去吧。」

南寒夜:「聽皇兄的。」此刻他只覺得體內氣血翻湧,這茶里有什麼他都明白。

只是沒想到,自己剛剛立了戰功在回來的路上就被暗殺,低調了好一陣才出現。現在又在這喝他那不入流的東西。

皇帝看着他額角的汗水:「金蟠,帶赫王下去休息一會。」

此時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公公就迎了上來。

金蟠:「王爺,請。」

說著就帶着南寒夜去了一間房。

金蟠:「王爺,你就在此棲息吧,等會老奴來叫你。」

說著金蟠走了出去。

南寒夜只覺得快強撐不住了,特別是房間里還有一個女子。

但是他絕不讓南承頤達到目的,堂堂帝王,居然能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自己的親弟弟。

只是剛剛靠近床榻,那個絕美的女子就靠了過來。

鳳顏聽說過赫王,如今親眼看到不由得也震驚了,他比人們口中所說的更加出眾,只見他第一眼就忍不住淪陷進去。

寐含春水臉如凝脂,白色牡丹煙羅軟紗,逶迤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身系軟煙羅,粉膩酥融嬌欲滴。

鳳顏:「王爺,我來服侍你休息吧。」說著一雙芊芊素手就伸了過來。

南寒夜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鳳顏還沒來得及碰到他。

南寒夜:「滾!」

鳳顏眼裡滿是失落,她不信南寒夜可以抗拒她,說著又往前了一步。

鳳顏柔聲細語的叫了一聲:「王爺。」

南寒夜憤怒至極,不知是什麼毒如此狠厲。自己今天要是不隨了那個人的願怕是很難走出這皇宮了,沒想到太后還健在,他就已經如此迫不及待。

本想快點封住自己的穴位,又怕眼前這人不知廉恥的真敢碰他。

他迅速的出手點了她的天應穴,這才封印住了自己的。鳳眼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竟然選擇死扛也不願自己觸碰他,可是他沒有想到鳳顏不僅容貌絕美,也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子,隔了好一會,她解開了穴位,南寒夜正躺在床上痛苦不堪。

鳳顏撫摸着他的臉,猶如捧着珍寶,緩緩的褪下了自己的衣衫躺了上去。

南寒夜感覺到身邊的人直接一掌把她劈開,鳳顏就這樣滾了下去。

「啊!」

剛落地金蟠帶着人就走了進來。

金蟠:「啊,王爺!快去稟告皇上!」

鳳顏趕緊撿起衣服搭在身上,卻並不穿好。

隔了一會,只聽一個小太監的聲音。

「皇上駕到。」

南承頤快速的走了進來,眼睛淡淡的掃了一眼地上的鳳顏。

皇帝:「夜兒,你也早就到了成家的年紀了,給你賜婚那麼多次你都拒絕。」

「如今這樣也好,就讓鳳顏跟着你吧。」

轉身對身後的人吩咐道:「今晚的事,誰敢泄露出去,格殺勿論。」

「是。」底下一片聲音。

南寒夜忍住痛苦冷笑了一下:「謝謝皇兄。」

皇帝:「來人,送赫王回府。」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鳳顏這才穿好了衣裳,今晚不行,也許以後有的是機會,雖然赫王並沒有碰她。這一關,她總算是過了。

就這樣,即使他沒有碰過那個女人。皇帝還是把她賞給他了,連夜就把南寒夜送回了王府,連同那個女子一起,沒有走露一點風聲。

南寒夜不願碰人,秦琛給他餵了好多葯才昏迷過去。

直到第二天傍晚才醒過來,沒想到的是那毒半個月就會發作一次,手底下的人尋遍了各地,都沒找到解藥,只找到一個極寒之地能短暫的緩解痛苦。

醒來時秦琛差點急壞了:「爺,你終於醒了,我這就去把那個女人殺了!」他已經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自己的爺衷心為國,狗皇帝卻偏偏莫須有的要忌憚他,甚至想除掉他。

南寒夜這一刻都還在忍耐,只要太后還在,那個人不做更過分的事,他不會出手的。

南寒夜平靜的說了一句:「先留着。」反正除掉了這個人還有別的人。

他以前沒有想過那個位置,現在也不會謀反,沒碰觸到他的底線。

南寒夜:「通知驚滅,清一下底下的人。」他想皇帝一定是發現了些什麼才會又一次動手。

秦琛:「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