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蒼劫
太蒼劫 連載中

太蒼劫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溫淼 陳東

少年季天,重傷醒來,失去記憶!體內奇異,蘊驚天術法,季天從而逆天崛起!掀起了他記憶恢復之路!迎血浴火,搏鬥妖魔!......天地不仁,吾輩當立!吾為……太蒼!展開

《太蒼劫》章節試讀:

第1章江州酒店大門口。
陳東死死抓着周曉航的手臂,近乎癲狂的嘶吼着:為什麼?
為什麼要嫁給他?」
周曉航一臉厭惡地甩掉他的手,不耐煩的喊道:夠了。」
我嫁給誰是我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今天是我和李少訂婚的日子,別給我沒事找事。」
說罷,周曉航挽起李浩的手臂,一臉幸福的模樣。
陳東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指着一旁的李浩,顫抖的說道:當初……這畜生可是要對你用強,要不是我……你就被他侮辱了。」
三年前自己和周曉航是大學同學,也是學校里讓人羨慕的一對,可一次酒會全都變了。
周曉航差點被李浩侮辱,幸虧自己及時趕到,暴打了李浩一頓阻止了悲劇的發生。
可江州李家也不是吃素,動用人脈關係,直接將他送進了監獄。
周曉航畏懼李家更是不敢出庭作證,跪在陳東的面前苦苦哀求他攬下罪責。
還信誓旦旦的保證:我一定會等你出獄,到時候我們就結婚。」
他萬萬沒想到,三年後周曉航竟然要跟當年的施暴者訂婚。
閉上你的狗嘴。」
周曉航怒聲罵道:要不是你這傢伙多管閑事,我早就跟李少結婚了,現在都已經是李家的少奶奶了。」
陳東雙目猩紅惡狠狠的瞪着眼前這個薄情的女人,怒喊道:我當初為了你攬下所有罪名,你還說要等我出獄,跟我結婚……現在竟然說我多管閑事?」
那隻不過是讓你乖乖入獄罷了,你以為周曉航真的喜歡你不成?
一個沒爹沒媽,學費都交不起的廢物。」
李浩摟着周曉航的柳腰,嘲諷道:實話告訴你吧,那次酒會之前周曉航就已經滾到我的床上了。」
陳東咆哮道:放屁。」
自己和周曉航以前是多麼的恩愛,他無法相信周曉航之前就背叛了自己。
可下一秒,周曉航竟依偎在了李浩的懷裡,鄙夷的看着他:李少說的都是事實。」
我不過是跟你玩玩罷了,李家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就連京城總督來江州都是李家負責接待,你個廢物拿什麼跟李少比?」
讓你當了兩天舔狗,真以為我會下嫁給你這廢物?」
陳東全身顫抖,宛如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
望着酒店的展報,周曉航一身白色禮服笑得是那麼幸福。
有錢有勢這才是她想要的,自己竟然還幻想着跟她結婚當真是愚蠢至極。
他雙目欲裂一抹殺氣湧現而出,怨毒的盯着這對狗男女:我早晚會讓你們兩個付出代價。」
你算個什麼東西?」
李浩面色一凜輕蔑道:我能讓你進去一次,就能讓你進去兩次,要你的命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一個連女人都看不住的廢物,你拿什麼跟我斗?」
陳東死死瞪着李浩,這個害自己蒙冤入獄三年的人。
他雖然沒有李家的權勢,但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握緊雙拳,怒聲咆哮:我他媽跟你拼了。」
李浩毫無懼意,輕輕的招了招手,兩名保鏢立刻從身後竄出。
瞬間放倒陳東,拳頭如同雨點一般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
陳東哪是這兩名專業保鏢的對手,更何況是以一敵二,只能咬着牙挨揍。
李浩見陳東被揍的站不起來,走上前去照着他的腦袋狠狠的踢了下去。
啊……」陳東慘叫一聲,鮮血從額頭流淌而出模糊了眼前的視線,但冰冷的眸子依舊死死的盯着他。
看你媽。」
李浩十分不爽他的眼神,命令道: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保鏢立刻抽出防暴棍,對着陳東的關節就要下手。
住手。」
一聲輕喝傳來,所有人齊刷刷的望去。
陳東癱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眼角的餘光瞥見一名身穿風衣,容貌絕美的女子緩緩走來。
身後還跟着一名保鏢打扮的男子。
溫淼看着陳東眼中滿是柔光。
她身為京城總督高高在上,但這麼多年卻一直沒有忘記童年時的救命恩人,今天終於被她找到了。
李浩色眯眯的打量着她:這位美女,我教訓一個廢物,跟你沒有什麼關係吧?」
溫淼眸子一轉柔光盡散,冷聲道:陳東是我弟弟,你們有什麼資格教訓他?」
李浩摸着下巴問道:你弟弟?
不知這位美女是哪家的千金?」
溫淼負手而立衣擺隨風飄動,輕蔑道:你不配知道我的身份。」
裝什麼王八蛋?
這位可是李家的大少爺,你知道李家的厲害嗎?」
周曉航掐着腰,一臉不爽的喊道。
溫淼不屑的笑了笑:滅你李家不過翻掌之間,也好意思在我面前炫耀?」
好大的口氣。」
李浩笑道:給我抓住她,我倒要看看她有什麼資格猖狂。」
兩名保鏢伸手便來擒溫淼。
找死。」
溫淼身後的保鏢怒喝一聲瞬間竄出,敢侮辱總督大人,他是活的不耐煩了。
那兩人只感覺一股勁風襲來心中大駭,根本無力抵擋瞬間便被打倒在地昏死了過去。
溫淼的保鏢一把抓住李浩的脖頸厲聲道:跪下。」
啊……」李浩面容扭曲嘴巴張的老大,痛叫一聲,跪在了地上。
李少……」周曉航眼珠瞪得老大,捂着嘴巴驚呼一聲。
溫淼居高臨下,眼神冰冷的質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李浩還想反抗,可看到溫淼的眼神頓時嚇得亡魂大冒一層冷汗滲出,連忙扇起自己耳光:沒……沒說什麼,我一時糊塗,我該打,我長嘴。」
溫淼輕哼一聲威脅道:以後再敢招惹陳,我讓你李家除名。」
滾。」
保鏢隨手一甩,便將他甩出五米外。
李浩疼的呲牙咧嘴,周曉航連忙將他扶起擔心的問道:李少,你沒事吧?」
媽的,我們走。」
李浩雙拳緊握手臂上青筋暴起,他身為李家大少何時受過這種屈辱?
陳東什麼時候多個姐姐?」
周曉航扶着他,一頭霧水道:我從來沒聽說他有什麼姐姐啊。」
李浩咬牙切齒道:等李家和京城總督達成合作,到時候我一起收拾他們兩個。」
陳東雙眼無神面容獃滯,目光轉向溫淼。
今天若不是這個女人出現,自己可能就要變成殘廢了,他感激的說道:謝……謝謝。」
心靈和肉體的創傷讓陳東感覺十分疲憊,話音剛落便昏死了過去。
鮮血侵透衣衫,胸口處那道刺青在沾染到陳東的血跡之時,瞬間爆發出一道詭異的光芒,好似一道神秘的符文,融入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太蒼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