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神王
太古神王 連載中

太古神王

來源:google 作者:半畝方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惜晗 韓斌

淳樸少年曆經未婚妻背叛,父母慘死他發誓要復仇!絕不讓別人擺布自己的命運!偶獲伏龍神鼎,開始不要命的修鍊!不顧生死獨闖秘境,不破不立復仇是他唯一的目的!他要主宰自己的命運!他要踏天而行,獨霸萬界!!!展開

《太古神王》章節試讀:

第五章天不可違

看到兩名教徒走來,韓斌愣了愣,而後看向院子**正閉目養神老者,在所有人驚訝的眼神中,毫不畏懼地說道:「難道這就是仙人的風範嗎?」

老者依舊閉着眼,好像沒聽到韓斌的話一樣。

年齡小的孩子,忍不住譏笑起來,有些還對韓斌指指點點。

左邊那名白衣弟子冷哼一聲,不屑道:「一個乞丐也配問仙人的事嗎?快點給我滾去出,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兩名教徒來到韓斌面前,一人抓着一個肩膀,把他提了起來,快速向大門外走去。

韓斌面色鎮定,大聲道:「就算我是乞丐又怎麼樣?乞丐也是人,仙人難道就不把乞丐當人嗎?如果真是這樣,我寧願不當這個仙人。」他的聲音不大,卻在寂靜的院子內久久的回蕩,落入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是一顫。許多孩子聽後,不禁低下了頭。

兩名教徒已經來到門前,就在即將開門的瞬間,老者睜開了眼睛,厲聲道:「放下他。」

剛才那名說話的弟子白衣弟子,微微一愣,拱手道:「師叔,他侮辱了……」

老者冷哼一聲,對着那白衣弟子一揮袖,只聽啪嗒一聲脆響,後者的連上留下一個血紅的巴掌印。打完之後,老者對那弟子道:「張元,難怪你修鍊這些年都未進半分,這樣的心態能修鍊好仙術嗎?乞丐怎麼了,乞丐也是人,當年先祖不也是一介乞丐嗎?」他話鋒一轉,變得溫和許多,對韓斌道:「你年紀不大,竟然能說出這番話,就憑你這話,就有留下來的資格。」

兩名教徒一時也懵了,看到老者揮手,才放下韓斌。

韓斌是那種知恩圖報的人,學着說書先生當年說書的樣子,對着老者一拱手,而後向別的孩子所站的地方走去。

老者滿意的點點頭,而後閉上了眼睛。

張元怨恨的看了韓斌一眼,從懷中拿出一塊青色的玉牌,隨意的指了一個孩子,道:「你,過來。」

那名被叫到的孩子滿臉喜色,快速的跑了過去,道:「仙人。」

張元把玉牌遞到那孩子的中里,道:「拿着這玉牌,若是上面發出白光,就去左邊,若是沒有白光,就去右邊站着。」

玉牌是一個巴掌大小的圓盤,通體青色,上面刻有九個拇指大小的星星。

那孩子興奮的接過玉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時間緩緩的過去,那玉佩卻沒有半點變化。

張元從對方的手中拿過玉佩,淡淡地說了一句,「靈根太弱,不合格。」

那少年聽後,彷彿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怔怔地愣在原地。

張元看都沒看他一眼,又指向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道:「你,過來。」

「靈根太弱,不合格。」

「靈根太弱,不合格。」

「靈根太弱,不合格。」

一連三個孩子,全都不合格,張元彷彿見慣了一樣,臉上的神色都未變一下。隨即,把手指向韓飛,道:「你來。」

韓飛快速的走了過去,接過玉佩,上面頓時散發出耀眼的白光。

白光中,依稀可以看到九個星星全亮了。

白衣青年點點頭,道:「九星靈根,合格,去左邊站着。」

接着,白衣青年又點了十幾個孩子,除了有兩個讓玉佩散發出一星光芒後,其餘人都沒有合格。隨着孩子一個個走去,院子內沒有被點的孩子越來越少,韓斌依舊站在原地,似乎白衣青年和他有仇一樣,就是不點他。終於,當除了韓斌以外,最後一個孩子不合格後,白衣青年終於點向韓斌,「你,過來。」

院子內的孩子原本有三百多人,除了兩個散發出九星光芒外,其餘的孩子大多都是一星到三星。不過,一星到三星的孩子也不多,只有十多人。韓斌心裏明白,擁有仙人口中說的靈根概率實在太低了,百不足一。聽到張元喊他,韓斌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

握住玉牌,韓斌閉上了眼睛,心裏暗暗道:「一定要合格,一定要合格。」

白衣青年看了一眼韓斌的玉佩,冷哼道:「不合格。」

這句話,落在韓斌的耳朵中,卻如巨石壓在身上一樣,讓他喘不過氣了。他來到這裡,就是為修鍊而來,可是現在,他連修仙的機會都沒有。韓斌猛然睜開眼睛,向玉佩看去,他眼睛睜的很大,甚至都流出了眼淚。

看到韓斌的舉動,白衣青年譏諷道:「別看了,再看也無法發出光芒。」說著,就要從韓斌的手中奪走玉佩。

韓斌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猛然後退一步,死死地握住玉牌。

張元一見,樂了,譏笑道:「入門考核的孩子見多了,還是第一次看到向你這樣難纏的,難道你多拿一會,那玉牌就能測出你有靈根不成?」

韓斌咬着牙,小手一動,把玉牌放入袖子中,再次看去。

袖子里黑漆漆的,他看到玉牌上散發出微弱的白光,驚喜道:「有光,有光。」

張元似乎早知道會這個結果,哈哈一笑道:「當然有光了,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他說到這裡,見韓斌依舊沒有放棄的樣子,冷哼道:「實話告訴你吧!每個人生下來,體內多多少少都有靈根,只是有些人的靈根太弱,玉牌無法測出來罷了。」

韓斌抓住這句話,盯着白衣青年道:「既然我體內有靈根,為何不能去修鍊?」

張元聽得不耐煩了,也忘了臉上鮮紅的巴掌印,怒聲道:「小子,你不要太過分,我都說的很明白了,你還問什麼?」他一個國教弟子,在凡人眼裡的仙人,竟然和一個孩子說這麼多廢話,若是傳出去,同門師兄弟一樣會笑話他。

韓斌臉色一寒,把手中的玉佩扔給了那張元,而後轉身向老者看去,恭敬道:「爺爺,我真的不能修鍊嗎?」他一個孩子,縱然聽過仙人的故事,依舊不懂仙人之間的稱呼。他只是覺得對方年紀很大,理當叫一聲爺爺。

老者聽到韓斌的話後,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韓斌。」對於幫過自己的老者,韓斌很有好感,說起話來也很有禮貌。

老者站起身來,向韓斌走去,走到他的面前,才道:「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修鍊的,你的靈根太弱,就算修仙也修不出結果,反而耽誤了你的時間。」

韓斌抓住了這句話,追着問道:「爺爺,雖然修不出什麼結果,可我依舊能修仙是不是?」

此話一出,院子內所有沒合格的孩子,視線都落在老者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老者摸了一摸下巴上的鬍鬚,眼神變得凝重,片刻後才緩緩道:「理論上是這樣,但國教不會收一個幾乎無法修仙的弟子,是否擁有修仙的資格,出生的時候上天已註定。你沒有靈根,無法修仙,天道不可違。」最後五個字,落在所有孩子的心裏,卻雷鳴一般。

韓斌不知道如何離開國教分壇,也不知道如何回到韓府,那段記憶彷彿從腦海中被剪掉了一樣。回到韓府後,韓斌便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除了吃飯以外,不與任何人接觸,即使大伯見他,也依舊不見。

第二天一早,韓飛便來到他的房間,一腳踢開了門,怒聲道:「你什麼時候回去。」

韓斌怔怔的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整個人好像傻了一樣。

韓飛一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厲聲道:「韓斌,你給快點滾出去,現在外面都知道韓府收了一個乞丐。」

韓斌突然抬起頭,對着韓飛冷冷一笑,道:「你很希望我走?」

「不是我希望你走,你一個山裡人,配住這麼好的房子嗎?」韓飛畢竟也是孩子,說起話來同樣沒什麼分寸。

「好,我走!」韓斌二話不說,快速的向門外跑去。

看到韓斌遠去的身影,韓飛冷哼一聲,譏諷道:「就你那樣還想修仙,我要是你,早死了。」

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韓斌身體一顫,這一刻他確實想到了死。但一想到死後,父母悲痛欲絕的場面,便把這個念頭徹底的捏死。韓斌從小愛讀書,比一般孩子早熟許多,他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

離開韓府,仰天了天空,韓斌的眼中毅然的神色一閃而過,隨即凝聲道:「修仙,我就不信修不了仙。」

一個時辰後,韓斌再次來到廣場上,此刻的廣場依舊人山人海,人頭攢動,無數的父母在等待兒子出來。韓斌已然下定了決心,在所有人疑惑的眼神下,一步步向國教分壇的大門走去。來到門前,兩明國教弟子顯然認出了他,驚訝道:「你怎麼又來了?」

韓斌沒有回答,對着大門跪了下來。

兩名教徒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場面,當時就懵了,不知道韓斌這唱的是哪一出。

其中一人厲聲道:「這裡是國教重地,速速離開。」

另一人似乎看出韓斌的來意,勸說道:「小弟弟,你即使跪死在這裡,也不可能被選成國教弟子,快點離開吧!」

韓斌感激的看了一眼幫他說話的教徒,決然道:「我不離開,雖然我不懂如何修仙,但我明白,無論做什麼事都要心志堅定。」說著,對着大門重重地磕了三下。三下之後,額頭上已鮮紅一片,但他咬着牙,一聲不吭。

人心都是肉長的,那名先前低喝韓斌的教徒,也被他的決心感動了,指向不遠處的一個側門,道:「這裡每天來往的人太多,你跪在這兒不方面,還是去那邊吧!」另一人也沒有再勸,他從韓斌的眼神中已然看出,這個十五歲的孩子心志是何等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