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荒全家穿:世子妃有隨身大別墅
逃荒全家穿:世子妃有隨身大別墅 連載中

逃荒全家穿:世子妃有隨身大別墅

來源:google 作者:冰梨崽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綿綿 喬芸 古代言情

【穿越+種田+空間+團寵+養成】喬家母子好不容易斗垮了渣男和小三,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暴雨讓娘三齊齊穿到了古代沒想到,渣爹和小三一家也穿越了!還成了一家人,新仇舊恨不死不休來吧!接着前世繼續撕!喬家母子誓要與渣男和極品婆家人說拜拜!沒想到這回小三不願和離了:「姐姐,咱們就該一家人整整齊齊在一起!」滾!和離之後一家人只想發家致富奔小康,沒想到女兒卻被個混世小魔王給纏上了裴璨:「太丑了!我做狗都不可能喜歡這丫頭!」後來的裴璨:「媳婦!汪汪!給個骨頭行不行?」展開

《逃荒全家穿:世子妃有隨身大別墅》章節試讀:

李成剛這才想起喬芸來,臉色陰沉道:「那個毒婦,要是沒穿過來,大家好聚好散也就算了。」

「她要是穿過來了,我要讓她想死都沒那麼容易!」

幾人對村子裏的事一番商量之後,決定李成剛一人回去處理,畢竟孫雪蘭如今名分未定,過去了遭人非議。

她前世吃夠了小三的苦,這輩子她要揚眉吐氣的回村去。

喬芸母女還不知道孫雪蘭幾人的打算。

母女倆睡了一天的覺,養足了精神。

第二天一大早,喬芸就趁着天剛亮家裡沒人,起來就把雞窩裡的蛋給摸了,也沒生火,直接跟喬綿綿兩人喝生的喝掉了。

又打開菜窖摸了幾個地瓜,生啃了下去,肚裏才算積蓄了點力量

喬綿綿一陣噁心:「這生雞蛋味好大!」

喬芸也不太喜歡:「沒辦法,要是生火煮,那一準就是要干架的事,我這個原身雖是獵戶出身彪悍的很,可身子虧損的太厲害,這兩天又受傷,打起架來吃虧的很!」

「咱們姑且忍一忍,今兒就去找李成剛那個王八犢子和離!」

李老太從地里回來,一看雞窩裡的蛋沒了,一下就想到了這兩天不下地的喬芸,頓時火冒三丈高:

「喬芸娘,你這個敗家精,竟然敢偷我的蛋,我今兒不打死你這個賤人!」

喬芸摁下想要出去的閨女:「沒出這個家門之前,你就給我裝傻子,你這小身板,要是打起來肯定得吃虧,就別給我拖後腿了!」

喬綿綿一看自己骨瘦如柴的小胳膊,只好忍着答應她娘不出去。

喬芸安撫好了閨女之後,雄赳赳的開門出去:「你嚎喪呢?不是還沒死人嗎?」

李老太瞪大了眼,以前喬芸脾氣也不好,但是害怕她家三兒休了她,一直忍着脾氣低眉順眼的,這咋一下子就敢鬧起來了呢?

「你天天躺家裡睡覺不做事,你看看,滿村誰家婆娘像你這樣,活該我三兒在城裡不回來!」

「要不是你爹死乞白賴的賴上咱家,我至於讓你這麼個,要啥沒啥的懶貨進家門?」

喬芸叉腰站在門口:「你也好意思說我爹死乞白賴的賴上你家,滿村人誰不知道,我爹為了救公爹,落得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再說,我進你家門的時候,已經十四歲了,進了你家過得還不如個丫鬟僕婦,全家人的衣服是我洗,飯我做,豬牛雞鴨都是我在打理,還得下地幹活,你咋就好意思說我賴上呢?」

「睡的比鬼晚,起得比雞早,幹得比牛多,吃得比狗差,你還好意思說我懶?」

李老太邊拍大腿邊指着喬芸罵:「要不是你能幹活能打獵,就你這個衰樣,也配得上我兒?」

「我兒長得一表人才,自小又會讀書,十里八鄉的,誰不知道我家成剛是個能幹的,要不是你那短命爹,你連給我家成剛提鞋都不配!」

這話就是屋裡裝傻的喬綿綿都氣得不行,她昨兒夜裡,聽她娘給她講了一遍這裏面的糾葛。

這古代外公喬大山為了救被狼追趕的李老栓,被狼啃得屍骨無存。

李老栓感念喬大山的救命之恩,硬逼李成剛與先生家的師妹分手,轉頭娶了喬大山的獨女喬芸。

李老太也因此對喬芸多有不喜,各方面的刁難。

可喬綿綿和她老媽一分析吧,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應該是人家先生家,壓根就沒看上李成剛。

李成剛是考上了秀才,卻是吊車尾過去的,先生家底殷實,教的學生德才兼備的也不少,咋就能看上他呢?

要真看上了,李家把喬芸當自家姑娘嫁出去,多給些嫁妝不比直接娶了她來得好嗎?

原身雖是性子潑辣,可打心底自卑,覺得自己高攀了李成剛,在李成剛跟前各種伏低做小。

可如今換了芯子的喬芸可不是好惹的,前世她能把李成剛送進監獄,這輩子李成剛也別想佔半點便宜。

「少扯那些沒用的,人家孫家要能看上你兒子,能在你兒子還沒娶親的時候,就給閨女送出門?」

「這麼多年,我為了照顧你家三兒的臉面,忍着沒說,不代表我不知道咋回事,一沒病二沒事的,人家姑娘出嫁議親,那是一兩天的事嗎?」

「人家那是早就相看好了的,就你死老婆子不曉事,還真以為你那三兒是個香餑餑,誰都想啃一口!」

李成剛和孫家那檔子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咋回事,可知道的懶得說,以至於李老太這麼些年,把李成剛不能娶孫雪蘭的罪過,全都怪在了喬芸身上。

如今被喬芸說穿,一張老臉頓時就掛不住了,隨即一嗓子嚎了起來:「都來看吶,這個賊婆娘居然敢罵婆婆和男人,真真是造孽啊,咋就娶了這麼個不孝的東西!」

這會兒正趕上搶天涼幹活的人回來了,紛紛端着飯碗到李家門口瞧熱鬧。

李成剛就是這個節骨眼上到的,等進院里一瞧喬芸那潑辣樣,頓時就知道換人了。

兩口子處了幾十年,李成剛一眼就看出眼前這個女人,正是那個心狠手辣,行事剛硬的前妻喬芸。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人視線一交接,都看出了對方換人了。

「李成剛,你終於捨得從你那溫柔鄉里回來了!」喬芸嗤笑道。

李成剛心中一緊,知道喬芸是想拿孫雪蘭說事,不緊不慢道:「我要再不回來,你不得把我娘給欺負死?」

「喬芸,你睜眼看看,十里八鄉的,哪家媳婦像你這麼惡毒,不敬公婆不尊丈夫,對你動家法都不為過!」

圍觀的人群竊竊私語,平常見喬芸挺老實一人,今兒咋這麼大的氣性。

李老太見兒子幫她說話,也來了底氣:「三兒,這賤人咱們不能要了,當初就是她爹硬塞給你的,如今她這般不知好歹,咱們就算休了她,誰也挑不出理來!」

「我呸!」喬芸指着李成剛道:「想休我?沒門!」

「我為你李家當牛做馬二十年,公公是我伺候走的,還給生了一兒一女,你憑啥說休就休?」

「他李成剛在外面養外室,我說啥了?他李成剛在外面生了兩個私生子,我說啥了?你居然還敢說我不好?」

李成剛面色一沉,沒想到這喬芸居然不願意離開,可這事容不得她願不願意。

沒想到,喬芸接下來的話讓李成剛嚇了一跳。

「就憑他私德有虧,於妻兒不忠,恩人不義,要休也是我喬芸休他,輪得到他來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