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
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 連載中

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唐瓚 穿越重生 裴姝兒

【穿書+逃荒+流放+反派+甜寵+空間+種田】裴姝兒穿書了,穿到了臭名昭著的世子妃身上,而且還在流放的路上她的丈夫世子爺是未來的美強慘殘疾反派,現在正傷重昏迷,她是導致反派黑化的根源開局她丈夫就想掐死她!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傷的傷,不得已扛起了養家糊口的重擔她左手千億空間物資可活人命,右手銀針醫術救死扶傷展開

《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章節試讀:

第2章 力大如牛世子妃,居然被招惹了裴姝兒笑道:可以啊,反正大伯也不如我一介女流。」
唐沛霖被裴姝兒氣得昏了頭,抬手要上去打裴姝兒。
裴姝兒立馬就流淚,一臉無辜委屈的質問。
我婆婆和唐瓚都從來沒有打過我的。
大伯竟要打侄媳婦嗎?
就因為侄媳婦從狼口裡將侄兒救了回來?」
唐沛霖被裴姝兒將軍了,要是他打了裴姝兒,就成了責怪侄媳婦救侄兒。
旁人會覺得他六親不認,冷血無情,不辨是非。
周圍人已經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了,其他人也不由的離他遠了些。
似乎覺得他不是什麼能與之相交的人。
這才開始流放,他要是被孤立,往後的日子只會更加難!
大伯母李氏突然拉了拉他的袖子。
湊在他耳邊嘀咕:當家的,她藏得銀錢......」經由李氏提點,唐沛霖才意識到這個,此刻裴姝兒背着的唐瓚反倒不那麼重要了。
銀錢在流放路上異常珍貴,改善伙食,改善待遇,包括求官兵網開一面,靠得可都是銀錢。
其實他們也藏了一些,只不過都上交到了唐老夫人那,現在要是能從裴姝兒身上得到私藏的銀錢,那麼他們可就有了資本了。
他給李氏使了個眼色,李氏便走了過去,抬手笑看着裴姝兒。
姝兒呀,銀錢可都是得上交的。」
裴姝兒眼神一厲,她和這些人本就非親非故,她又是孤身一人,自己肯定得留點銀錢傍身保命。
更何況,現在這大伯母過來找她要錢,恐怕也是進了大房的口袋。
裴姝兒一臉無奈:大伯母,沒了。」
李氏自是不信,便動手開始搜了。
裴姝兒皺起眉頭,背着唐瓚往後退了一步。
李氏不由的皺起眉,色厲內荏的,卻還維持着長輩的威嚴。
既然成了我唐家的人,你怎能不上交銀錢,這可都是保命的資本。」
說著,便朝着唐沛霖使了個眼色,唐沛霖架住了裴姝兒,李氏開始動手。
裴姝兒早就將銀錢轉移進了空間,可她也沒有讓別人碰自己的打算。
她不由地將視線轉向官差。
官爺,我看那邊狼群要過來了,莫要被不相干的人耽誤了行程。」
前方的官差早就在整頓隊伍了,也剛好整頓到了這邊。
收了銀錢的官差一鞭子,便朝着李氏和唐沛霖抽了過去,兩人疼得齜牙咧嘴。
給我老實點,你們兩鬧騰的話,就去隊伍最後。」
這話一出口,兩個人面如菜色,在隊伍最後便意味着最先被犧牲。
他們求情半天,都沒有用,反倒被官差一鞭子一鞭子的趕到了隊伍最後。
唐家人糾結地看向了唐瓚,他們當然不會讓裴姝兒背唐瓚。
可是一路上都是大傢伙背着唐瓚走的,可是背着跑,誰都沒有這個本事。
唐瓚的四叔咳嗽着站了出來:我來背吧。」
他傷的是第二重的,自己走都成問題了。
裴姝兒搖頭:我來背他,我不會掉隊的。」
大家的眼神更加怪異了。
誰不知道這個裴姝兒嬌生慣養的,唐瓚即便是重傷病瘦了,可是身長九尺的男人骨頭重量在那裡,她怎麼可能背得動。
大家在牢里關了數月有餘,今天又頂着寒風從京城走到了荒郊野外。
原本健碩的大男人都憔悴不堪沒了氣力,背個人更是困難不已。
怎麼可能還跑得過那群野狼。
更別說裴姝兒這麼一個嬌小姐了。
這樣一個無私無畏的做法,出現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都不稀奇。
唯獨出現在水性楊花的裴姝兒身上不可能。
她巴不得唐瓚趕緊死呢。
裴姝兒從包裹里拿過水囊,實則是趁人不注意從空間的靈泉里接了一點水,之後她仰頭喝下。
一瞬間,身體上所有的疲憊都消失不見,而且,她的力氣也變為了原來的8倍,可背400斤的重物。
這樣的身體素質,背起一個成年人,實在是易如反掌。
流放犯人在官差的命令下,開始跑步趕路,同時50個官差拿着鞭子在兩旁,以防有人趁此刻逃跑。
裴姝兒跑得快,大家起先還沒有當回事。
畢竟背人跑步,那是越來越累的。
一開始可能會很輕鬆,但是越到後面越難。
結果一公里,兩公里,三公里,四公里......裴姝兒仍舊背着唐瓚跑得很快。
一直在隊伍中游沒有掉隊。
要不是怕太顯眼了,惹來官差忌憚,裴姝兒早就把官差都給甩開了。
而其他的人,也有一部分人已經掉隊被吞入了狼腹。
裴姝兒的臉頰,僅僅因為運動有了點紅暈,氣息也只是略微有些粗。
這簡直匪夷所思,這還是那個嬌滴滴的裴姝兒嗎?
官差看到野狼已經沒有尾隨他們了,又看到前方的一小片密林,便出聲。
所有人,進密林休息。」
這話一出,裴姝兒眼睛一亮,立馬在一棵大樹旁邊停了下來,佔好了位置。
唐家旁系的絡腮鬍也到了,他看着裴姝兒的眼神帶着貪婪和覬覦。
唐沛霖剛才跟自己說了,這個女人身上可是還有銀錢的。
還說這女的水性楊花愛慕虛榮,訂婚後就勾搭了三皇子。
現在沒了依靠,說不準會跟自己呢。
想到這,絡腮鬍淫笑着走了過去。
小娘子,交出你的銀錢來,還有這地方,我也看重了。」
裴姝兒本來在給唐瓚查看傷勢,聽了這話後,動作一頓,很快便繼續查看唐瓚傷勢了。
剛將唐瓚的外衣拉開,就感覺自己的臉頰被帶着汗臭的手摸了一下,還有那粘膩的笑。
小娘子,你這相公不中用了,你就跟我吧,到時候你的銀錢我們兩一起用。
我保證到了流放地後,你的日子會過的比神仙還快活。」
裴姝兒猝不及防被調戲,噁心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見裴姝兒沒有動彈,男子的膽子越發大了起來,上來就要抱住裴姝兒。
在那個男人要碰到她的時候,裴姝兒忽然轉身,一拳打在了這男人的臉上。
男人的臉在瞬間凹陷了下去,整個人也都倒退了好幾米,重重的撞在了另一棵樹上,又噴出了一口血來。
他的臉頰疼得感覺都不是自己的了,臉頰很快就高高的腫了起來。
這時,他才抬頭驚異又恐懼的看向裴姝兒。
你,你怎麼打人?」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逃荒種田:千億物資嬌養殘疾反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