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逃婚後在君總的懷裡聲色撩人
逃婚後在君總的懷裡聲色撩人 連載中

逃婚後在君總的懷裡聲色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小妮愛吃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久閻 林香年 現代言情

並不受家裡人喜歡的溫辭,從小就被養在鄉下,不久前她被家人們接回了家,可誰知剛剛歸展開

《逃婚後在君總的懷裡聲色撩人》章節試讀:

「我是誰?」
君久閻掐着溫辭的脖子,看着意亂情迷的溫辭,冷聲又急切的詢問。
溫辭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看着君久閻那張好看的不像話的臉,傻笑了一聲。
「你是…是…我的男人,嘿嘿。」
君久閻喉頭一緊,眼神兇狠如狼:「君久閻,我的名字……」 看着已然沒了意識,卻還不知死活,故意撩撥着他的溫辭,君久閻掐緊了溫辭的腰肢。
夜深,空無一物的馬路上,一輛勞斯萊斯時快時慢的顫動着,直至天色將明,才堪堪停下。
…… 君久閻將凌亂的襯衫套好,一夜饜足,他替溫辭整理好破碎的不成樣子的裙擺,讓溫辭躺下休息,他默默下車,坐到駕駛室開車。
不知過了多久,累的渾身上下都像是被卡車碾過,連手指頭都酸的發抖,腿更是酸軟的溫辭,終於睜開了眼睛。
她看着豪華的車內飾,看到駕駛室開車的君久閻的寬闊的背影。
記憶瞬間回籠。
她昨天…… 最後承受不住了,還哭着喊着求饒,想爬出去,又被抓着腳腕拖回去…… 太丟人了!
溫辭臉頰瞬間燙的快要能煎雞蛋,紅的比油燜大蝦更紅。
她都幹了些什麼?

昨天那個浪的沒邊的人,是她?

溫辭還在震驚之中,忽然車子輕顫了一下,剎住了車,前座的男人回過頭來,那雙冷冽的眸子里,難得帶了一絲溫柔和關切。
「醒了?
疼不疼?」
昨天他已經盡量溫柔,但難免受傷。
溫辭聽到君久閻的聲音,一瞬間恨不得給自己一板磚,繼續裝睡。
疼,當然疼。
但,誰要跟他討論這個啊!
可是君久閻目光灼灼,即使溫辭想原地找一條地縫鑽進去也沒可能,只能幹笑了一下。
「不疼,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發生點什麼事很正常的,我是老司機了,你不用擔心,不如現在就打開車門放我下車吧,前面有家甜品店,我還能去買個奶油菠蘿包當早餐。」
溫辭瞎話張嘴就來,羞赧得就差原地消失,好和君久閻撇清關係。
君久閻見狀,眼神冷了幾分。
這小丫頭是不是第一次,他會不知道嗎?
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寧願胡謅,都不願意留在他身邊。
這讓那些削尖了腦袋,都恨不得擠到他面前的女人情何以堪。
君久閻斂去眼底的怒意,涼薄的聲音格外認真。
「既然昨天我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我就應該對你負責,嫁給我,以後這天下之大,有我護着你,你想去哪裡,想做什麼都可以。」
這幾乎是君家最寶貴的承諾。
哪怕全球都找不到一個人能拒絕這個承諾,畢竟做出這個承諾的,是君久閻。
然而溫辭卻想也不想,直接頭也不抬的拒絕,「不用對我負責。」
若不是昨天那一場意外,她也用不着君久閻的保護,而昨天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第二次。
君久閻見溫辭直接拒絕,唇線繃緊,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黑卡,在溫辭面前晃了晃。
「答應嫁給我,這就是你的了,不限額度。」
溫辭聽到這話,瞬間抬起了眼睛,目光緊緊頂着君久閻手中的黑卡,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
君久閻頷首,「真的。」
下一秒,君久閻就察覺手裡一空。
只見溫辭一隻手抓着黑卡,一隻手鄭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都是一家人,說什麼卡不卡的,我根本就不在乎黑卡,我對錢沒有興趣,不過我看你骨骼清奇,一看就適合跟我結婚,我們現在就去領證吧。」
君久閻看着溫辭侃侃而談的樣子,若不是溫辭把手中的黑卡藏的嚴嚴實實的,一副生怕他要回去的樣子,他差點相信,溫辭對錢不感興趣了。
不過,只要有喜歡的東西,就不怕這小傢伙跑了。
別的東西或許有可能沒有,但論錢財,他君家稱第二,便沒有人敢稱第一。
這小財迷,別想踏出君家了。
君久閻笑了笑,眼底多了一絲運籌帷幄的墨色。
溫辭被看的臉頰一紅,伸手捏了捏耳朵,握着卡,小聲地問道。
「那我們現在去領證嗎?」
君久閻垂眸掃了溫辭身上滿是痕迹,襤褸的婚紗,眸底墨色翻湧,又染上了幾分危險。
「不急,我先帶你回家,換個衣服。」
溫辭跟着君久閻回到君家, 一下車,君久閻就把外套脫下來,緊緊地包着溫辭,摟着她的腰肢,伸手按密碼。
結果,密碼還沒輸完,門就從裏面打開了。
「媽?」
君久閻皺了皺眉,沒想到林香年竟然這麼快就得到消息了,他下意識地將溫辭護在了身後。
林香年也不介意君久閻護犢子的動作,反倒是踮起腳,越過君久閻的肩頭,偷偷地打量着溫辭。
「閻兒,這就是昨天攔車的那個女孩兒?」
君久閻嘆了一口氣,點頭,「是。」
「好,真好,閨女兒,讓媽…阿姨看看你。」
林香年一邊說著,一邊把君久閻撥到了一邊,一臉稀罕的握着溫辭的手,比對親女兒還親。
「丫頭,叫什麼名字啊,長的真好看,你們已經到那步了嗎?」
溫辭被問的臉從小腿肚紅到了耳後根,不知該如何回答,本能地藏了一下身上的痕迹。
似乎是看出溫辭的窘迫,林香年不再多問,偷偷湊近,把一張硬硬地薄片塞在她手中。
「要是這臭小子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替你收拾他。
這是阿姨給你的見面禮,趕快收下,偷偷藏點私房錢。」
溫辭看着林香年對她眨了眨眼睛,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除了報了個名字,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
君久閻的媽媽……也未免太熱情了。
要是媽媽還在,一定也是這麼疼她。
溫辭低下頭看着自己手中的東西,竟然是一張花旗銀行定製金卡。
發財了!

《逃婚後在君總的懷裡聲色撩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