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難不慌:老娘帶了一座城
逃難不慌:老娘帶了一座城 連載中

逃難不慌:老娘帶了一座城

來源:google 作者:無鹽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夜 古代言情 蘇紅

悲催的蘇紅醒來,不只是穿到了一個戰亂加天災的年代,還從黃花大閨女成了五個孩子的娘!不幸中的萬幸,自己穿來時不小心把一座城帶來了有了空間就有底氣,老娘帶着五個崽子把逃難過成了旅行!一路邊走邊救人,本來一家人的逃難成了一群人的旅行這難,怎麼逃?乾脆佔山為王?還是落草為寇?興建莊園,發家致富終於過上了嚮往的田園生活「娘,某王爺說要娶你!」「告訴他,我有拖油瓶」展開

《逃難不慌:老娘帶了一座城》章節試讀:

看人家的隊伍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小。怕得有二三十個人吧。

那些人聽到後面的聲音,也有人回頭看了一眼,都是那種茫茫然的眼神。

老三看到有人,高興的回來說道:

「大哥,快一點兒,我們和他們一起走。」

但扶着馬車另一邊的老四卻道:

「不行,大哥,不要離得太近,也不要離得太遠,就這麼走。」

蘇紅抬眼看了一下老四,在記憶里,這孩子就是一個體弱多病,一年總有半年都是在生病。沒錢給孩子看病,原身就在山上胡亂的找些藥草煎了餵給孩子。這些年下來,倒是沒把孩子喂死,還長大了。

老四和老三是雙胞胎,但老三明顯比老四高了半個腦袋不說,塊頭都大一圈。

老大回頭看看蘇紅,看樣子是想聽聽蘇紅的意思。

蘇紅看看前面的隊伍,輕聲道:

「老四說得對,就這樣不緊不慢的跟着就是。」

蘇紅還是有顧及,都是在逃難的路上,這種時候最容易發生弱肉強食的事。

而自己一家,就是最弱的了。

一個病厭厭的女人帶着五個瘦弱的孩子,這就是逃難的最弱組合了。

再說,與這些人為伍,自己也不敢拿東西出來給孩子們吃。

他們就放慢一點腳步,保持着離他們十多米遠的距離。

好動的老三好奇心最大:

「娘,要不我上前去打聽一下,他們是從哪裡來的?會不會是我們鄰村的呢?」

蘇紅想了一下,叫老三過來,在老三耳邊說了一番後,老三點點頭,慢慢的向前面的隊伍跑了過去。

他是個自來熟的傢伙,追上前面的人後,不一會兒,就見他竄到了人家隊伍中去。

一路走着,眼看着太陽下山了,而他們也走出了這幾座高山,前面是一片平原。但現在整個平原上,都是乾裂着口子的土地。不說種莊稼,就是雜草都是枯黃。

前面的隊伍站定了。他們在整個平原中選擇了一個地方停下來。看樣子是要在這裡休息一下了。

蘇紅皺了一下眉頭,她倒沒有跟着選擇平原中間去休息,而是讓老大把板車停在身後的一個小山包的邊上。

那裡有幾棵樹遮擋過太陽,地面倒不是那麼燙。

老大熟練的用石頭卡住板車的輪子。再把繩子綁在一棵樹上。這樣就不怕板車滑走了。

雖說之前吃過一些東西了,但頂着日頭走了這麼遠,大家還是又累又餓又渴。

蘇紅覺得自己關節沒那麼痛了,但身上的肉還是酸痛的。一停下來,就選擇了棵樹靠着坐下來。

瑤瑤自然就依偎着母親。

老二程玉瓊卻是先把老四扶過來坐下後,才坐到了母親的另一邊。

蘇紅看看老四,拍拍瑤瑤身邊說道:

「向西,坐這裡來。一家人,靠在一起。」

老四程向西這才坐了過來。

感覺老四的臉色不太好。蘇紅把瑤瑤抱到玉瓊身邊,伸手摸了一下老四的額頭。果然,又發燒了。

「還有哪裡不舒服?」

老四咧一下嘴,輕聲道:

「沒事,娘,我扛得住,我躺躺就好了。」

他就是一個窮人的命,卻得了富人的病,不能太過勞累,一活動量過大一點兒,就會發燒不舒服。

說著他就原地躺下,頭枕着一根突起的樹根。

蘇紅左右看看,快速的要了一瓶礦泉水,然後喂到老四的嘴邊道:

「喝點水會舒服點。」

老四喝了兩口,輕輕的推開了,蘇紅用背擋着,遞給身後的玉瓊道:

「你和妹妹都喝一些,小心點兒,別被人看到了。」

玉瓊接過水,先餵給妹妹喝了幾口,自己也就着瓶子喝了兩口。然後遞迴給母親道:

「娘,你還沒喝,我們都喝了。」

老大站着看着那邊,老三還沒回來。但能看到他在人家隊伍中竄來竄去。

不一會兒,就看到他跑了過來。

竄到娘親身邊,正好看到娘親手上的礦泉水,眼睛一亮,一屁股就坐下,還知道背對着那邊的人,接過水就開喝。

「少喝點兒,不然人家都乾裂着嘴唇就你紅潤着。」

躺在那裡的老四幽幽的說道。

蘇紅點點頭,自己也是沒注意到這點兒,看來,就算是有得吃,還得餓着點兒好。

本想把半瓶喝完的老三也住了口。把瓶子還給娘親後說道:

「娘,你讓我打聽的,我都打聽到了。」

老大他們都看了過來。原來老三過去是去打聽事情了。

「他們不是我們那個地方的。是東林鎮的人,他們也是一個村的人,走着走着一個村分成了三股人走。因為他們村有三個姓。」

蘇紅明白了,這些人的家族的觀念很重。

「他們中間壯男人有八個,像我這麼大和比我還小的孩子有六個。老人要多一些,老婆婆和老公公有十個。其他的都是和你一樣的。」

最後一句話讓蘇紅一哽。和自己一樣?

好吧,就是婦女吧。

「他們都聽一個叫四爺爺的人的話。那個四爺爺會算命。四爺爺的孫子祝小虎挺好玩,和我同歲。他們還有點吃的,但也不多,他們是所有人一起吃飯。由四爺爺分。晚上都不吃。因為睡著了就不餓了。」

「不是,不是,三哥哥,不是睡著了就不餓,是餓着就睡不着。我就是。」

一邊的瑤瑤聽着馬上就打斷三哥的話,認為三哥說的不對。

玉瓊晃一下妹妹說道:

「聽三哥說。別說話。」

「嘿嘿,我也是餓了就睡不着。但咱沒得吃的就只能餓着。小妹,我教你,餓了,你就拿拳頭抵住心口窩窩這裡。然後就覺得沒那麼餓,就能睡著了。」

蘇紅一聽,拍拍他的頭道:

「好孩子,你先讓開,讓你大哥坐下來喝口水,大哥還沒喝呢。」

老三看了那瓶水一眼,還是站身來坐到老四身邊去,臉對着那邊那群人道:

「老四,他們那邊有個小孩子不能走路,腿是拐着的,他爹不想要他,他娘一直推着他走的。」

老大喝了水,蘇紅還是把瓶子收了起來。天色更是暗了下來。老大說道:

「娘,你帶着小妹和老四,我和老三二妹去撿點柴火。」

雖說不用做飯,但晚上火堆還是要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