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
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 連載中

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服務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條服務龍 江離 都市小說

一封無字信,江離覺醒特殊能力同時開始逃亡生涯逃亡中,班花表白,詭異公交,千墳絕地,傀儡世界,無面人,寄生者……紛至沓來展開

《逃亡中,班花向我表白》章節試讀:

古中文下還有一句話,夏洛特並不認識,似乎並非由人類語言寫就。

「這位神在這裡待了很久了。」夏洛克說,「看起來他好像一直活到了現在。」

「但他知道外面的情況。」巴歇爾說。

夏洛克看了巴歇爾一眼:「是的,巴歇爾,偉大的神當然能看到外面的事物,而且不該有東西能困住神,不是么?」

「可您也知道這位神身受重傷……」巴歇爾看着夏洛克,突然哽住了。

他意識到,夏洛克已經開始改口了,夏洛克比他更快的意識到神能看到外面,他知道什麼話能說而什麼不能說。

真是個老奸巨猾的狐狸啊,巴歇爾心中暗暗地想道。

「夏洛克主教,您的身體還好嗎?」巴歇爾問道,他要轉移剛才的話題。

「哦,還好。」夏洛克嘗試着感受自己的身體,突然一愣,「天哪!」

「怎麼了?」

「嘿,我的身體。」夏洛克語氣中帶着欣喜,「我的身體本沒有這麼多的生命力,可它現在無比健壯,像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

「什麼?」巴歇爾皺眉,他閉上眼睛,感受自己的身體,隨即他睜開雙眼,同樣的驚喜佔滿了他的眼睛。

「嘿,夏洛克主教,我也是這樣!這是神的力量嗎?」

「我早該意識到的。」夏洛克大笑着說道,「我這樣的老骨頭如果飛速跑這麼遠早該死了,而我卻只是不舒服,甚至那些也在飛速消失,這說明什麼?巴歇爾,我們得到了神的恩允,他把他的力量分給了我們,因為我們是他的信徒,阿門。」

夏洛克雙手合十,向著鑄金大門叩拜,巴歇爾雖然不屑於夏洛克的做派,但此刻他也不能落於下風,只得慌亂地跟着夏洛克跪下,笨拙的向著鑄金大門內的神行禮。

他很想提醒夏洛克阿門是讚美主的話,但他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無論如何,這個老狐狸在神的面前總是比他鎮定,反應迅速而正確。

鑄金大門內沒有反應。

兩邊的壁畫還在亮着,但是已經不會再吸引夏洛克和巴歇爾的注意了。

夏洛克起身,巴歇爾也起身。

「我感覺我有超能力了,嘿,巴歇爾,讓我們嘗試一下力量,看看我們有什麼超能力。」夏洛克說道。

他率先向前一步,全身繃緊。

金色的光芒從他的體內湧出,照耀的巴歇爾微微眯眼,他感覺到那種光芒甚至有攻擊性,讓他的皮膚刺痛。

然後是轟隆隆的聲音,巴歇爾看到夏洛克收回了光芒,此刻圍繞着夏洛克的是轟隆隆的雷霆,那種雷霆濃郁而凝實,挨上了肯定不好受。

好在夏洛克也沒有拿巴歇爾試手的意思,他接下來又展示了「風」,「火」,「水」,「土」……等等各種各樣的元素之力,巴歇爾甚至看到他將幾種元素召喚出來,混合起來砸向地面,引起一陣巨顫。

但是岩紅的地面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夏洛克散去元素,微微有些喘息:「我的能力是憑空召喚元素進行攻擊,召喚元素需要消耗我的體力,但好在需要的消耗並不多,元素的威力很大,多重元素融合起來的威力就更大了,這裡的走廊應該被神加持了,它異常的堅固,否則我能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巴歇爾點點頭,並不懷疑夏洛克的說法,剛才的攻擊威力他能夠看到。

「到你了,巴歇爾。」夏洛克說道,「來向我展示一下,別藏着掖着。」

「嘿,夏洛克主教,我可沒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巴歇爾說道,「不過我的能力跟您比起來,簡直是太低陋了,我希望您不會見笑。」

說著,巴歇爾把自己的匕首隨意的扔出,匕首飛出近千米遠,在千米外自在地飛舞,然後它重新飛回巴歇爾的手中,停止散發光芒。

巴歇爾收起匕首,雖然他說自己的能力「低陋」,但是從他洋洋自得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很滿意這個能力。

「嘿,巴歇爾,這就是你的能力嗎?」夏洛克問道,「馭物,這很棒。」

「謝謝誇獎,夏洛克主教。」巴歇爾說道,「我很喜歡這項能力,儘管這項能力並沒有您的聖光那樣耀眼——我想您會把聖光用來制裁那些不尊敬神的人。」

「是的。」夏洛克眉飛色舞,「嘿,巴歇爾,我們會反攻回去,那幫主教們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會創建新的教會,然後擁有無數的財寶,你可以金盆洗手,再也不用過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了。」

「我很榮幸,夏洛克主教。」巴歇爾說道,「但我必須提醒您一些事。」

「首先,在兩個多月前您曾經跟我們說過一模一樣的話,我們無數的人湧進了教會,但瞬間就被教會全滅了,只有我和您僥倖地活了下來,所以我不認為我們現在擁有的這些力量就足以挑戰教會。」

「其次,我不相信您這樣貪婪的人會把財寶與我分享,所以我仍然只要那份埋藏在夏威夷某處的酬金,當然,我也不會再替您反攻教會。」

「最後,夏洛克主教,在我們僱傭兵眼裡,金盆洗手是個很忌諱的詞,它會給我們帶來厄運。」

「哦,好吧,我並沒有冒犯的意思。」夏洛克聳聳肩,說道,「既然你有這樣的想法,那我也無話可說。那讓我們做最後的一件事,作為我們合作的盡頭,之後我會把獲得酬金的方法告訴你,我們兩清。」

「那最好不過。」巴歇爾說道,「所以最後一件事是什麼?」

夏洛克微笑,他的手舉起來,指着那扇鑄金的大門:「打開這扇門,我們的合作就可以結束了。」

……

火光映照着每個人的臉,照出他們的臉上的堅毅,卻又透着某種不明的恐懼。

中年男人走在最前面,看着赭紅色的鳥居,表情嚴肅而冷毅。

紅色的鳥居內一片平靜,但卻透着某種水波一樣的質感,連通着另一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