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桃運春風小村醫
桃運春風小村醫 連載中

桃運春風小村醫

來源:google 作者:破春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滄 破春風 都市小說

城市套路深,不如回農村農村情更真,壞我清白身李滄得春風道術,妙手回春,崛起於微末之中,笑傲於都市之間展開

《桃運春風小村醫》章節試讀:

李滄嚇了一跳,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這兩口子是怎麼回事啊,說得好好的事情,怎麼又說這事了。

「嫂子!」李滄趕緊將劉如雪扶住,手裡感覺到了異樣的軟糯。

「咱們好好說話,這又怎麼了?」

劉如雪眼淚再次往下掉,站直了說:「剛才……海哥來我家了。」

「嗯?」李滄挑了挑眉毛,「他跑你們家做什麼?」

「李剛……在之前已經跟他提過這件事情了,他……他晚上是在我們家吃飯的,從進來就一直盯着我,那眼神盯得我心裏發毛,他一走,李剛就跟我說了,說……說還是讓我跟海哥趕緊把這件事情辦了!」

李滄聽懵了。

李剛這是幹什麼啊,怎麼一會就一個主意呢。

「小滄,你幫幫我,我真的不想跟海哥睡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就是一個混社會的小混混,我真的不想跟他睡!」劉如雪楚楚可憐地抓着李滄的手着急地說。

李滄點點頭,「對了,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三輪車還沒還你呢,等會我騎三輪車回去的時候跟剛哥聊聊,你看怎麼樣?」

「好好好,那行!」劉如雪抓住了稻草,不停地點頭,「小滄,那你可得說話算數。」

「算數算數,我馬上過來。」

有了李滄的承諾,劉如雪徹底鬆了一口氣,終於是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李滄苦笑了一聲。

都是苦命人吶!

回去後騎上了三輪車,跟着就來到了李剛家裡。

此時李剛還躺在院子外面乘涼呢,至於裏面傳來了水聲,多半是劉如雪已經在洗澡了。

「小滄,你回來了!」李剛站了起來,「我聽說你……你今天把綉雲的債都還了。」

李滄將三輪車放在他院子里,沉吟了一聲才說:「剛哥,我聽如雪嫂子說,你……你要讓嫂子去跟海哥睡?」

李剛臉色一變,有些尷尬地把李滄拉到了院子外面去。

「兄弟,我也是沒有辦法啊。」

「怎麼說?我不是說給你治病嗎?你急什麼!」李滄質問說。

「我……」李滄低下頭來,「其實我對治病的期望不大的,我跟如雪都是想着跟你……把事辦了,我也留個後。」

「那你怎麼又改主意了?」

「是海哥逼我的啊!」李剛哭喪着臉說,「我欠了他的錢!五萬塊錢啊!」

李滄聽完都懵了。

「你怎麼欠了那麼多錢?」

「賭的!」李剛不敢抬頭,咬着牙說,「我實在是沒有辦法,賭……之前不是看身體花了很多錢嘛,我就想着去賭一把,看能不能賺回來,誰知道越欠越多,現在已經欠下了五萬,我哪有那麼多錢還啊,所以……我之前說讓如雪跟他睡,其實就是他答應過只要我這麼做了,那五萬塊錢就一筆勾銷。後來你嫂子說你比較合適,我就沒搭理海哥了,但是哪知道海哥竟然又跑過來了,我也實在是沒有想到。」

「他說我要是不這麼辦,他就讓我還錢,可是我哪還得起!」

李剛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陡然間,他眼睛一亮:「小滄,我今天聽別人說,你……你不但是還了三萬,而且還賺了不少錢對吧?你能不能幫幫我,你借我五萬塊錢,讓我把海哥的債還了,然後……你跟如雪睡,你想什麼時候睡都行,我沒意見。」

李滄氣得差點要給李剛一巴掌了。

這特么什麼男人這是!

「小滄,你真的救救我!」李剛拉着李滄的手說,「我也不想這麼做的,我真的不想這麼做啊,我求求你救救我!」

「我哪來的錢,我的三萬塊錢全給雲姨還債了!」李滄很乾脆地拒絕了,這種賭狗的錢,他是絕對不會借的,「好好想辦法吧,反正你要是敢逼如雪嫂子跟海哥睡,我看如雪嫂子絕對會尋短見的。」

說著李滄就走了。

李剛站在那裡,過了一會就哭了起來。

李滄搖了搖頭。

次日一大早起來,李滄就上山再去尋山姜去了。

他已經留了聯繫方式給天集葯浴了,要是對方沒有給自己打電話,完全都沒有必要再過去找他們。

要是李滄想得沒錯,他們只怕也已經是在試自己的藥方去了。

所以在此之前,李滄可以多采一些山姜備用,到時候他們真要,自己就可以出貨過去。

一千塊錢一個,這錢賺得不爽嗎?

很快,李滄又找到了一些山姜。

再次施展春風化雨術,那些山姜瞬間就長大了。

李滄高興得將這些東西全都挖了起來。

剛剛把這些山姜挖起來,就聽到了旁邊有腳步聲。

「誰?」李滄下意識地喝問。

那邊露出了一張俏臉。

竟然是劉如雪!

「如雪嫂子,你怎麼在這裡啊?」李滄好奇地問。

只見劉如雪也背着一個葯簍,只不過比起李滄的滿筐山姜來說,對方的一個都沒有。

「小滄,你也在採藥啊,我……我上來看看。」劉如雪看了一眼李滄的葯簍,倔強的臉上止不住地羨慕。

「你采什麼葯啊!」李滄皺起眉頭,「上面可不好走啊,你還是別去了,要什麼葯的話,讓剛哥來采吧,你一個女人不方便上去。」

「沒事,我能行的。」劉如雪細細地說著,很快就上去了。

李滄嘆了一口氣。

原本想現在就走的,但是想了想,又不放心劉如雪一個人在這裡。

猶豫了一下,李滄乾脆就坐下來喝口水先。

不過就在此時,猛然間聽到上面一聲尖叫。

李滄大驚,下意識地大叫起來:「嫂子,怎麼了……」

他顧不得喝水,立刻狂奔向著上面而去。

但見此時的上面,劉如雪臉色發白半蹲在那裡,前面,一條足有手臂粗大的蛇人立起來,正對着劉如雪吐着信子。

看樣子,隨時都要發動攻擊。

劉如雪哪見過這樣的陣仗啊,嚇得臉色蒼白不敢亂動。

「嫂子別急!」李滄在一邊安慰說,「我馬上過來,你別亂動!」

說著李滄已經撿起了一塊石子。

噗!

右手以巧勁發出,準確地打在蛇的七寸之上。

蛇撲通一聲落在地上,氣絕身亡。

「嫂子,沒事了!」李滄趕緊上前,好在自己還在這裡,要不然劉如雪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小滄,我……我的大腿被咬了,我感覺要死了……」可沒想到劉如雪此時定在那裡,一張俏臉上全都是淚水,「你……你告訴李剛,說我不恨他。」

李滄一驚,飛快上前,「哪裡被咬了?」

「這裡!」劉如雪指着大腿內側,一臉凄慘。

「把褲子脫了!」李滄臉色一變。

劉如雪沒動。

李滄大急,顧不得那麼多,一把將劉如雪抱了起來,順勢把褲子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