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是天道派回來虐渣的炮灰原配
她是天道派回來虐渣的炮灰原配 連載中

她是天道派回來虐渣的炮灰原配

來源:google 作者:龍家大小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夏 何嗣年 古代言情

在末世生活了六年的喬夏死了,穿越到了古代一個叫梨花村的醜丫頭身上正值雨季,村裡發大水,她唯一的財產『房子』還塌了突然冒出個俊秀的少年蹲下身說道:「你以後就是我何家的童養媳了」蝦米?她上輩子母胎單身三十年,一來就有個未婚夫了?也行也行,反正她現在行動不便,就賴着這未婚夫先只是,這腹黑且壞主意頻出的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很有做主角的潛質啊!什麼?還有穿越者、重生者、系統者出現?這世界亂套了吧!怎麼誰看着,都像是天道他老人家的兒女,拿了主角劇本一般呢?喬夏瑟瑟發抖,雙手抱緊自己,嘴角勾起,漏出個猥瑣的笑容,說道:『嚇死寶寶了!』展開

《她是天道派回來虐渣的炮灰原配》章節試讀:

「何家小子,你五年前跟着老夫學的東西,還記得怎麼接骨,不錯,不錯。骨頭接的很好,就這樣綁着半月,等骨頭長好了,再拆這木片,我再開些消炎止痛的葯,喝個兩三天就慢慢養着吧!」鄭大夫說著站了起來,讓身後葯童楊柳找出他說的幾種消炎止痛的常見藥草。

何肆年:「午後給她喝了馬齒莧的湯水,鄭老,你看可以嗎?」

「馬齒莧雖然是野菜,但也有消炎的功效,可以,不過那東西是涼性的,女子吃一兩次沒問題,幾天吃下來,卻是不行。我這些也是常見的草藥,我寫個藥方,你自己到山間去采,就不用給葯錢了。」鄭老說著,寫了個藥方給何嗣年,何嗣年接過藥方,又摸出幾個銅板給楊柳。

「不用了,這手腳你自己接好了,我就探個脈,不用診金了,好好養着給她買點吃食,長期營養不良,以後對生養不好。」鄭大夫揮揮手,帶着自己的葯童走了。

「夏丫頭,你以後就跟着何家侄兒過日子吧!」中年是原主這具身體的二叔,原主父母還在的時候,對她跟原主母親都有意見。

但自從原主父親去世,母親跑了,只剩下她一個人的時候,對她就換了態度。

喬夏明白,那叫同情,也叫親情。

不管她是不是喬松的女兒,這位二叔是真把自己當喬松的女兒的,畢竟喬松這一脈也就只有她一個女兒,不管是不是親生,養恩總比生恩大,且她那親生父親,從頭到尾都沒對她盡過什麼責任。

「謝謝二叔。」為原主,喬夏覺得都應該道聲謝。

何嗣年送走了喬二叔夫妻,帶着鄭大夫留下的藥方拿着雨傘,背着背簍出去了。

應該是給她採藥去了。

喬夏沒阻止,畢竟她這傷不能一下子好起來,吃幾天葯也行,現在麻煩他的,以後她會償還的。

「阿華,就着雨水,把這雞殺了,晚上給你嫂子煮個雞湯補補。」何老太太讓何華去殺雞。

鄭大夫說的對,營養要是不好,以後對生養的確不好。

「好。」有的吃,何華倒是勤快。

麻利的把老母雞殺了,血也用個碗存了起來,再倒了開水在盆里,把雞丟進去,把毛拔了,就開始切雞肉。

那邊何老太太在另外一個火堆上煮了雜糧粥,還用燒出來的炭灰蓋着幾個地瓜,要是雜糧粥不夠吃,可以吃地瓜。

聞着雞肉味,喬夏口水都快咽幹了,她是真的餓,這裡中午沒有午餐一說,不止她沒吃,何家三口也沒吃午飯。

這會大家肚子都齊齊的響了起來。

就連採葯回來的何嗣年,一進山洞就聞到那股雞肉味,也雙眼放光。

只是想到這是人叔叔給小媳婦送來補身子的,他就收了盯在鍋里的視線。

「草藥都找到了,晚間吃過晚飯,熬了,就可以喝了,我采了三天的藥量,三天後應該就差不多了。」何嗣年說著把背簍放下來。

喬夏:「多謝。」

何嗣年點點頭,沒說話。

把草藥一捆捆的拿出來,清洗了,放在一個簸箕上晾乾。

現在兩個鍋都在用着,沒辦法熬藥。

何華那邊手腳快,一鍋雞肉已經煮好,何老太太那邊的粥還沒好,但是地瓜好了。

何老太太給大家分了地瓜,何華也上道的,把第一碗打出來的雞肉加湯給了喬夏。

然後何家三人都只是吃着自己手裡的地瓜,沒吃鍋里的雞肉。

喬夏是喝了一口湯後,見他們都不看鍋里,喬夏才明白,這是喬二叔給她補身子的雞肉,不是給他們的。

「大家一起吃吧!我現在這個身體,不能吃多,不然身體也接受不了。」何家三人,喬夏跟何嗣年接觸的最多,但也沒多了解,何老太太法令紋很深,應該是個愛笑的,就何華難相處些,但最起碼的禮義廉恥,她卻是知道的,所以她也沒動鍋里的雞肉。

「這是喬二叔給你補身子的,你多吃些。」農村裡,雞肉雞湯也不是時常能吃到。

且他們家,沒有多餘的糧食養雞,所以雞肉也是很少能吃到。

「一起吃吧!」喬夏從末世而來,很護食。

但這裡又不是末世,想吃雞,可以到山上打只山雞,沒有在末世那麼難。

她不善與人客氣,收了人家的東西,她會用其它等價的東西還回去,所以今天喬二叔送雞來,她沒拒絕,之後等她傷勢好了,她會還給喬二叔等價的東西的。

何嗣年看着捧着一碗雞湯看着他的小姑娘,眼神澄澈,不帶一絲情緒,語氣堅定。

她不是在跟你客氣,只是在說事。

他敢保證,如果他還客氣下去,她絕對不會再說第二次。

何嗣年轉頭看小妹跟阿奶都看着他。

何嗣年:「吃吧!」

何嗣年一說完,何華給何老太太夾了一塊,就立馬開動了起來。

雞肉吃進嘴巴里,何嗣年還在想,鄭大夫說過她要好好補補,之後等河水退去,能去縣城了,他多賺一些銀錢,再給她買雞吃就好。

一大鍋雞肉,還有一鍋雜糧粥,四個人都吃撐了。

飯後,何華吃了雞肉,自覺的去洗鍋碗瓢盆。

何老天太用稻草鋪了一大一小的位置,這就算是晚上的床鋪了。

「夏丫頭你睡邊上,我睡中間,阿華睡我另外一邊,我怕她晚上翻身壓着你受傷的地方。」何老太太指着大的那個位置說著。

這個山洞不大,四個人在裏面只能避讓着走,但平躺下來,位置就不有點不夠了。

索性喬夏雖然十三歲,但身體還沒發育抽條,個子很小,也不會顯的擠。

三個女人躺下後,何嗣年還就着火堆翻看他帶上來的書籍。

「洪水過後,家裡的屋頂也要翻修一下了!」吃飽喝足很想睡,但睡前,還是跟家裡當家的男人溝通一下,以後的打算。

「嗯,家裡的稻草要是不夠,去山間割一些。」何嗣年放下書籍看向自家阿奶說著。

「雨季過後是夏季,那個時候阿華的婚事也要提上日程了,上個月說的那個秀才,你看怎麼樣?」說到何華的婚事,作為當事人,她害羞的窩在被子里裝睡。

「等這次洪水退去,我去鎮上打聽一下這人,睡吧,很晚了,有事明日起來再說。」何嗣年打住話題。

喬夏也在被子里閉着眼睛吸收山上的木系異能,這樣她的手腳能更快的恢復。

只是還要喝幾天的湯藥,所以她只修復好了內里的經絡和骨頭,外麵皮肉上的烏青看着還是那麼的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