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特工庶妃要休夫
特工庶妃要休夫 連載中

特工庶妃要休夫

來源:google 作者:容慕華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容慕華 祈珟旻 穿越重生

特工營的魔鬼教官在任務中被炸死,穿越成了被欺辱的小門庶女不僅要嫁給狠厲殘王,克妻王爺還要親手送她下地獄!庶妹辱她,嫡母欺她,還有王爺的鶯鶯燕燕隔三差五上門尋不爽無妨,誰敢惹她她,她便送他去見閻王!---有朝一日她名聲大燥,身邊總有美男出沒,王爺追妻火葬場狠厲殘王打翻了醋罈子容慕華,要想坐穩主母之位,就安分一點她嗤笑道:王爺見笑了,咱們今日就來談談和離一事祈珟旻:本王這裡,只有喪妻,沒有和離呵呵,當她是嚇大的?既然如此,休夫書請拿好展開

《特工庶妃要休夫》章節試讀:

容慕華緩緩睜開了眼,看見露種兩眼通紅。
「發生什麼事了嗎?」
露種擦了一下眼淚,「小姐,昨天是新婚之夜,可是寧王竟然讓你到廂房睡,今天早上,底下人都傳開了,說小姐你不受寵。」
「噗」容慕華嗤笑出聲,「換做別人也不想和一個殘廢睡吧?等過段時間,我都安排好了咱們就離開這個破地方!」
聽見自己小姐說出這般話來,露種更是「哇」的直接哭了出來。
「小姐,你嫁到王府,再出去哪有那麼容易。而且您在這受了這麼多委屈……」
「行了,不哭了。」容慕華安慰道:「他們也就只在私下裡敢說,誰敢當著我們的面說,我就拔了誰的舌頭!」
「啊?小姐!」露種嘴張的很大,連眼上的淚珠都不記得擦了。
她記憶中的小姐一直唯唯諾諾,又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容慕華現在已經起床,「露種,誰要欺負咱們,咱們自然也能欺負回去。你以後跟着我,就要記住這一點。」
「小姐,知道了。」露種低聲回答。
她感覺小姐好像變的不一樣了。
洗漱完,用過早膳,沒有出去的容慕華就讓露種帶點藥材和食物過來。
這具身體不僅瘦弱,身上還留有舊傷,她只能先好好休養。
書房,陽光通過窗戶撒在了坐在窗邊的祈珟旻身上。
他時不時的拍打着帶傷的雙腿,好像在想什麼。
祈珟旻向旁邊的人問道:「她在做什麼?」
「回主子,王妃一直都在屋裡,只命人送了一些食物和藥材進去,但屬下也不知道王妃在做什麼。」燦陽回答。
也是忙着給他配藥吧?
想到這裡祈珟旻垂眸冷笑,彷彿在思索什麼。
這女人雖然是一個眼線,但是也不是毫無價值。
不久,緩緩開口:「太子那查到什麼了?」
「太子最近都很安靜,一直都在蟄伏。」
……
時間悠悠晃過,這兩天,容慕華白天好好休養,晚上就給那個彆扭王爺扎針療傷。
到了第三天,祈珟旻還是沒忍住開口:「葯呢?」
「您說什麼葯?」
他沉默了,覺得容慕華明知故問,不滿湧上心頭。
容慕華思考片刻,這才想到:「你是說我之前在府里拿的那些葯?我吃了啊,我身上也有傷。」
還是你傷的!
祈珟旻眼眸一暗,良久,牙縫裡才蹦出兩個字:「出去!」
哼!
這三天,容慕華也是了解了祈珟旻這個人的脾氣,她自己也不放在心上。
扎完針打算離開的時候,又說了一句:「你作為我的夫君,明天就該回門了,你可要跟我一起去?」
「你別以為拜堂了,就真成了本王的妃子!」祈珟旻一聲冷笑。
「行吧,我明白了。」
容慕華不經意的點點頭,走出了門。
好你個寧王,腿瘸還傲嬌?!
你等姑奶奶腳跟站穩了,早晚讓你也給跪下,也給我在地上爬!
祈珟旻揉着自己的腿,已經有了幾分知覺,嘴角少有的有了一絲溫暖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容慕華回門,她早早就起來梳妝打扮。
王妃的服制穿在身上,整個人也變得氣質非凡高貴萬分了。
看着鏡子裏面的樣子,雲鬢高挽,膚如凝脂,一看就是一個美人!
「小姐我早就看出您天資卓越了~」露種看的高興的直誇她。
「就會貧嘴。」容慕華笑着,「馬車都備好了嗎?」
接下來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小姐,早就安排好了。我們這次回去,誰還能欺負我們!」露種嘻嘻一笑。
出門,上車。
容慕華到將軍府的那會,就已經有人等着了。
「小姐,夫人吩咐了,您進側門吧,正門是讓人進的。」
讓人進?那是把她當成狗了嗎?
看着管事外表恭敬,其實也是一臉看笑話的樣子,看到這裡容慕華心裏一寒。
「沒想到我作為寧王王妃,你竟然讓我從側門進?這是將軍府也把我夫君看成狗的意思嗎?」
聽到這句話,管事的立刻就心虛了,「即使您是王妃,您回門也得遵守將軍府里的規矩。」
「和我講規矩?那今日我就把規矩給你好好講講。」容慕華臉色笑的更燦爛,「掌嘴,露種!」
她可沒忘記在將軍府的時候,這位管事可沒少打露種嘴巴。
露種聽到嚇的連忙往後退,她怎麼敢?
真是膽小如鼠!
容慕華呵了一聲,直接上去,「啪啪啪!」
照着那管事的臉上狠狠掄了幾巴掌。
「本小姐身為寧王妃,即使是爹爹看見了也得禮讓幾分,你還跟我提規矩?難道你是想讓別人知道爹爹擁兵自恃,就是寧王他也看不上了?閃開!」
已經被打的眼冒金星的管事,早就沒了一開始的囂張氣焰,又聽到容慕華說自家將軍擁兵自恃,更是嚇的不敢出聲。
容慕華徑直走進府里。
還沒走進堂屋,一句不友好的嘲諷就傳進她耳朵里。
「呀,這就是姐姐呀,到底是成了寧王妃,身份不一樣了,剛回來,也敢跟自己家的人動手了。」
只見一個打扮招搖的美人兒從月門走出來。
「月瑤妹妹,原來是你呀。」
容慕華淺笑盈盈,身子端着,盡顯高貴,「全是誤會,剛才那管事和說講規矩,差點嚇到我了。懂禮的只會說他不懂事,要是不懂的,還當是這將軍府擁兵自恃,連皇室也得守住這的規矩呢。」
容月瑤一聲哼笑,擺出誰也瞧不起的模樣,「才去王府沒幾天,姐姐竟然也能言善辯了起來?剛才在府門口也敢大吵大鬧,不怕別人笑話。母親果然沒說錯,奴婢生出來的,到底是沒個規矩。」
「又一個來和我提規矩的。」對那些尖酸刻薄的話容慕華根本不放在心上,相反,這話……正合她意!
「想來妹妹也是個講規矩的,怎麼見了本王妃,卻還不行禮?給我跪下!」
一聲呵斥,不容旁人置喙!
「你,你剛才說什麼?!」容月瑤的臉上再也笑不出來。她有點不相信剛才自己聽到了什麼。
沒想到要讓她跪下?真是膽大包天。
「妹妹剛才一口一個講規矩,怎麼到了現在,卻不願給本王妃行個禮?莫非妹妹說的規矩,就是給別人聽的?」
容慕華死死的看着容月瑤。
月瑤咬咬牙,「你能算什麼,竟敢讓我下跪?容慕華,別忘了你就只是……」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一聲尖叫,周圍的下人紛紛看呆。
「想好再說,我只是什麼?」
容慕華姿態端着,笑容如燦花。
容月瑤疼的捂住臉吼叫:「你,你還敢打我?」原本姣好的容顏現在已經氣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