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帝志
天帝志 連載中

天帝志

來源:google 作者:二十大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思雨 奇幻玄幻 林昊

百萬年前天魔降臨,天下蒼生無不為之顫慄,世界破碎、大陸沉沒、宙宇昏暗、天道不顯,在這蒼生滅亡之際,無人敢戰的絕望時期,有一人逆天稱帝阻擋浩劫,為蒼生爭得一線生機百萬年後天魔再次重現,這一次他還會稱帝嗎?這一次他還能救蒼生於無盡天魔之亂嗎?百萬年的算計之策,百萬年的找尋之路,百萬年的輪迴之路……展開

《天帝志》章節試讀:

一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林昊已經來這個世界一個多月了,這一個月他除了修鍊,還對這個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村子上的人他也認識了個七七八八,最主要的是葯老的身份,着實把林昊給驚呆了。

原本以為葯老就是個郎中,沒事給村裡的人看看病啥的,沒想到他還是這個村子的守護者,吃的皇糧。

守護者,就是天沐帝國將一些修為低下武者或者是術師發配在各個小地方,一個作用是觀察管轄地的大小事務,另一個就是守護這個地方,有盜匪啊什麼的好起到保護作用,說白了就是眼線和維持地方安定小的不能再小的官。

此刻的林昊還在修鍊,不過現在他沒在院子里吸收天地靈氣,而是出去找了一個山峰作為修行之地,用藥老的話來說就是坐的更高,看得更遠,悟的更透徹。

「差不多可以突破了,御氣境,哈哈哈哈!」

身如堅石的林昊周身出現了一道靈氣漩渦,身處漩渦中心的林昊此刻內心可謂是十分的高興,區區一月啊,已經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一名御氣境武者,對於武俠的夢想終於成真了。

只見盤坐着的林昊紋絲不動,而周身的靈氣漩渦卻越來越大,不到一刻鐘,靈氣漩渦就囊括下周身十丈的範圍,而且面積還在不斷的擴大,知道十五丈的時候才緩緩停下來不再擴張。

突破!破!

林昊一聲低吼,啵~的一聲,好似有什麼破開一樣,不用說肯定是進階成功了。

周身的靈氣漩渦快速的壓縮起來,最後順着林昊身上的毛孔進入到林昊的經脈,游過一圈後才最終歸於丹田之中,現在不應該叫丹田,應該叫氣海。

丹田只是識武境時期,到了御氣境丹田擴張,形成氣海,最次的氣海也有丹田的三倍大小。

突破後的林昊內視氣海,看了一會兒後突然開心的蹦躂起來,一點穩重的樣子都沒有了,因為林昊發現他的氣海足有九倍丹田大小,這可是極品氣海啊,三四為下,五六為中,七八為上,九為極。

越看這個氣海倫浩越是開心,看着天色漸暗,林昊背着手一晃一晃的往院中走去,路上還哼着小調,不知道的還以為今晚有洞房呢。

「老頭,小爺我突破到御氣境了,厲不厲害?嗯?」林昊一進小院就迫不及待的向葯老炫耀着,可是院中無人鳥他,葯老不在。

「誒,人呢?這是啥。」不解的林昊發現院子里的石桌上有兩封信,一封上面寫着「林昊親啟」另一封上面啥也沒寫。

拆開有字的那一封信林昊快速的掃了兩眼,掃過之後又仔細的讀了一遍,完事林昊就坐下了。

信是葯老寫的,而葯老呢?走了?這一下把林昊整的不會了,這咋說走就走呢,怕我突破御氣境錘你?

林浩十分不解,信中藥老只說到他走了,讓林昊去清源城參加國試,另一封心裏就是國試的推薦信。

看着這手中的信件,林昊低着頭沉默了好久,突然抬頭望天:「死老頭,走也不說一聲,清源城離這五百里路呢,路費咋辦?」

此時坐在一處山谷內的葯老突然打了個噴嚏。

翌日一早。

「啥?這院子不能賣,因為是官方的?」

聽見當鋪的夥計說葯老的那個院子是官方的,不能賣,這一下林昊無奈了。

他本想把院子當了湊點路費,沒想到這院子居然是官府給守護者的官房,不能賣,而且聽說下一任守護者還有兩天就要上任,此刻林昊的頭可畏是一個堪比兩個大。

「怎麼辦呢?」林昊緊鎖着眉頭走在這繁華的街道,國試在半年以後,而住所就要沒了,身上還沒銀子。

走着走着忽然看見路邊的一個告示欄周圍圍滿了人,可謂是里三圈外三圈的,林昊好不容易才擠進去,看了看告示欄才明白緣由。

清源城城主府發出告示,大量收集黑犀的犀牛皮用于軍備,以一張五兩銀子的價格收購,不要破碎品、瑕疵品。

看了看告示後林昊退出人群,心裏的小算盤已經開始啦。

成年黑犀相當於識武境巔峰,黑犀王差不多是御氣境初期,一張五兩,一百張五百兩,租個院子一百兩左右,差不多夠這半年的花銷了。

心裏越是盤算越感覺值當,隨後林昊就回到小院裝了兩天的乾糧,還把那把殺豬刀拿出來磨得鋥光瓦亮的,然後就出門直奔北山而去。

北山緊靠着十萬大山,可謂是一過北山便是進入了妖獸的過度,而北山就是人妖分界線的一個緩衝地帶,生活着一些野獸。

用了將近兩個時辰林昊才到達北山,看着眼前這一望無際的山川,林昊突然感覺這麼興沖沖的來是不是有點草率了,要是在這出個好歹,連救命的人都沒有。

「算了,不管了,既來之則安之。」

給自己一個小小的安慰,林昊開始了他第一次以武求存的生活,但這也是他命運的轉折點。

清風村的北山之中,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正渾身是血的走着,背上還有個鼓鼓囊囊的大背包,此時那個少年的臉上沒有疲憊感,還有這一絲的興奮之色。

這少年就是林昊,經過一天的廝殺,他幹掉了十頭黑犀。

剛遇到黑犀的時候林昊被那坦克一樣的黑犀給震驚住了,要不是黑犀對這個闖入自己地盤的人類發起攻擊,來好都忘了他是來幹嘛的了。

面對沖向自己的黑犀,林昊將真氣灌注在雙腿上一個閃身狼狽的躲開,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實戰,從修鍊到現在他都是空有一身修為,卻毫無實戰經驗,而且他連個武技都沒有。

面對黑犀一次次的攻擊,林昊值得不斷閃躲以找到進攻的機會,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進攻的機會,誰料到他手中的殺豬刀劈在黑犀身上一點作用都沒有,反而還差點把刀給震飛,無奈林昊只得繼續周旋,找點突破。

一炷香之後,林昊終於再次有了機會,這次他將殺豬刀狠狠的刺向黑犀的左眼,然後一陣攪動,黑犀在收到創傷之後也是吼聲震天,一腳把林昊給踢飛出去。

林昊捂着肚子站起來,咬着牙深吸了兩口氣,準備再次上前,走了兩步突然停下來。

他想起葯老曾經說,御氣境可以靈力外放,附着在武器上用以殺伐。

這麼關鍵的點怎麼才想起來,一拍腦袋,林昊直接將帶有雷電屬性的真氣注入殺豬刀,殺豬刀上出現了一層一寸長短的真氣刀刃。

再看黑犀,已經瘋狂的沖向林昊,距他只有三米的距離。

側閃,抬手,出刀。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殺豬刀直接砍在了黑犀的脖子上,與之前的區別就是,這次這一刀完全吃進黑犀的脖子,並且毫無助力的划過。黑犀脖子上沒有一絲血液流出,傷口處已經熟透了,這得益於林昊的混沌天雷訣。

又是一陣激戰,面對黑犀的臨死反撲,林昊穩紮穩打,最終將黑犀耗死。

休息了好一會兒後才起身將黑犀皮剝下,看着沒有破洞的黑犀皮,林昊十分的滿意,吃口乾糧又上路尋找黑犀。

夜晚,林昊躺在篝火旁,身下墊着的正式今天一天的戰利品,十一張黑犀皮。

摸着這些黑犀皮,林昊很是開心,五十五兩銀子到手,明天再有十張,我就可以先租個院子搬家。

想着想着林昊就緩緩睡了下去,一天的疲憊感瞬間淹沒了他,在夢中,林昊又夢到了那個從小隔三岔五就會做的夢,在夢中,他總是會感覺十分傷心,甚至有時醒來還會流淚。

血紅色的天空下,無數帶着翅膀的人從天而降,同時也有無數的人向天飛去,在廝殺中不斷有人墜下天空,而這次的夢卻和以往有了一絲的不同,他聽到了一句話。

「吾帝再次歸來時,便是眾仙蘇醒日。」

林昊突然坐了起來,擦了擦臉上的汗,嘴裏還在喃喃着剛才聽到的那句話。

「什麼意思?以前為什麼沒聽到這句話,而且這次的夢為何如此真實?」

緩了一會兒,林昊發現天色已經明亮起來,於是他便捲起地上的黑犀皮,再將火星撲滅,踏上了獵殺黑犀的路。

又有一頭,還是在自己洞口,準備好給小爺顯出你的一身皮囊了嘛,嘿嘿嘿。

晃悠了好久的林昊終於又發現了一頭黑犀,於是他貓在山頭上看看情況,好伺機出手。

等了一會兒後,看見那頭黑犀卧在地上好像睡著了,林昊頓時感覺機會來了,他悄悄的溜過去,對着黑犀的脖子就是螺旋的一刀,被疼醒的黑犀一陣怒吼,隨後便倒地不起。

就在林昊準備剝皮的時候,他突然聽到身後的山洞裏響起兩聲怒吼,果然,人開心的時候就是要倒霉的時候。

怒吼聲剛落下,洞里就衝出來兩頭黑犀,其中一頭黑犀的個頭就有平時黑犀的兩倍大小,黑犀王。

林昊的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心裏想着自己殺死的這頭黑犀這麼大了還在爸媽身邊,到底會不會生存之道啊。

想歸想,動作可不能慢了,林昊一個翻身拔腿就跑,結果剛跑出去就發現那頭黑犀王已經到了他的背後,隨後就是一道巨力出現在自己背後,來不及反應就被砸飛了出去。

「好疼好疼。」

林昊忍着劇痛爬起來,然後又是一個箭步就躥了出去,後面的黑犀王緊追不捨,完全不打算放過他的樣子。

「老犀牛,當真要不死不休嘛,有本事你別追,嘿,你還敢加速。」

林昊一路跑一路說,結果人黑西王追的更賣力了,一副不追上誓不罷休的覺悟,也不想想,殺了人家的娃兒,怎麼可能放過他嘛。

一路狂奔,跑了將近百里,黑犀王還沒有停下,林昊剛想開口接着罵,結果腳下一滑,跌入到一個山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