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降奇才/天降奇才
天降奇才/天降奇才 連載中

天降奇才/天降奇才

來源:google 作者:錦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朱立誠 現代言情 鄭詩珞

農家小子闖入紅塵以後,將會有何作為?遇木則興,遇水則爭,遇強則屈,遇土則活,成大器者,必經重重磨難何意?何解?展開

《天降奇才/天降奇才》章節試讀:

轟!

會議室內,頓時嘩然一片。

此前所有人都沒想到,新任縣委書記竟然會由上面空降下來!

「安靜,安靜!」

台上,任必信大叫兩聲,終於使會議室重新靜了下來。

「同志們,我代表泯州市委宣布免去陳大成同志涇都縣委委員、常委、書記一職,任命李志浩同志為涇都縣委委員、常委、書記。陳大成同志擔任涇都縣委書記期間,為涇都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在此,我建議與會的全體同志用熱烈的掌聲,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

說完,衝著陳大成一揚手,台下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陳大成連忙起身衝著眾人一鞠躬,然後擺了擺手。

任必信接著說:「下面請涇都信任縣委書記李志浩同志講話。」

台下頓時爆發出了更為熱烈的掌聲。

掌聲過後,李志浩打開自己跟前的麥克風,說:「首先,感謝省委省府和市委市府的各位領導對我的信任……」

朱立誠無職無權,並且資歷最淺,自然坐在平房會議室的最後面。

當李志浩在主席台上坐下的時候,他就覺得這位新書記非常的面善,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可把自己所到過的場合梳理了一遍又一遍,卻怎麼也想不到李志浩的身影。

李志浩的發言結束後,市委副書記梁玉明講話。

梁玉明的講話倒非常簡單,也就輕描淡寫地簡單說了兩句。

大會結束以後,梁玉明和任必信謝絕了以李志浩為首的涇都一班人的苦苦挽留,執意回了泯州。

送走了梁玉明、任必信之後,蘇運傑對李志浩說道:「李書記,晚上我們幾個一起在縣委招待所聚一聚,為你接風,同時,也為老書記送行。」

李志浩聽後沒有開口,而是把眼睛看向陳大成。

陳大成卻搖搖手說:「我就不去湊這熱鬧了,你們去吧!」

李志浩微微笑了笑,對陳大成說:「那好吧,陳書記,改天我再登門拜訪。」

「李書記客氣了,以後還請你多多關心!」陳大成見李志浩這麼客氣,異常開心地道。

「李書記,我帶你去辦公室看一看。」縣委辦主任柴慶奎不失時機地插了上來。

「柴主任,麻煩你了。」李志浩客氣地說。

柴慶奎聽後心裏一喜,連忙走在前面為李志浩引路。

朱立誠剛準備回縣委辦,突然看見柴慶奎和李志浩迎面走了過來,連忙上前問好:「李書記、柴主任,你們好!」

「你好!」李志浩說,「你叫朱立誠吧?」

「啊,是,是,李書記,我是叫朱立誠,不過您,您怎麼……」朱立誠真是徹底地傻掉了,他就是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一個從應天剛剛來涇都上任的縣委書記,怎麼會認識自己這個小角色。

柴慶奎雖然也驚奇,李書記竟然認識朱立誠。

但一聽朱立誠竟傻不拉幾地問李志浩怎麼會認識他的,連忙接口說了一句「李書記,小朱是我們涇都今年剛從淮大中文系引進的高材生,前階段,還在省委內參上發了一篇文章。」

「哦,那篇文章就是他寫的?不錯。」李志浩邊說邊往前走,柴慶奎明顯地落在他身後足有一大步遠。

等李志浩與柴慶奎已經走遠了,朱立誠才從恍惚中清醒過來。

正當朱立誠因為李書記的誇獎激動不以的時候,柴慶奎已經帶着李志浩來到了辦公室,也就是之前陳大成的那間,不過桌椅和室內裝飾都換成了嶄新的。

「嗯,很不錯,來柴主任,咱們坐下來聊聊。」

李志浩環顧了一圈,非常滿意,直接就在沙發上坐下了,並示意柴慶奎也坐下。

柴慶奎見此狀況後,心頭一喜,等李志浩坐下以後將將在沙發上坐了半個屁股,這樣的姿態不可謂不低。

李志浩看後心裏也是一陣高興,這柴慶奎的態度很端正啊,應該是個可以用的人,想到這裡,他拿出香煙遞給了柴慶奎一根。

柴慶奎恭敬接過香煙,幫李志浩點着火以後,再給自己點上,吸了幾口,然後對李志浩說:「李書記,有件事情想向你請示一下。」

「慶奎主任,有話請講,哪兒這麼多的請示!」李志浩把頭靠在沙發背上,說的很隨意。

「就是您的秘書和司機的人選,您有什麼具體的要求?」

李志浩坐起了身子,說:「司機的人選,我已經物色好了,是剛從部隊退役的,下午就麻煩柴主任幫他辦理一下手續。」

柴慶奎連忙點頭稱是。

「那秘書?」

「秘書我也沒有什麼具體的要求,年青一點,人穩重一點,學歷層次能稍微高一點,就最好了。」李志浩說。

聽了些要求,柴慶奎頭腦高速地運轉起來,把各部門他所知道的年青人,快速地過了一遍,眼前猛地一亮。

「李書記,您覺得朱立誠怎麼樣?」

李志浩笑了笑不作回答,柴慶奎卻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當天中午。

朱立誠吃完午飯以後,正躺在床上睡午覺,突然聽見手機發出的響聲,拿起一看,只見上面顯示「中午上班前,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柴慶奎。」

柴慶奎?

朱立誠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柴主任找自己幹什麼,居然還讓自己在中午上班前去找他,難道自己又惹了什麼禍事了?

也不一定是壞事,也許是好事呢?

朱立誠自我安慰了一番後,下床洗漱,然後立馬趕往了柴慶奎辦公室。

來到這的時候,發現門正關着,朱立誠抬起手輕輕地敲了兩下,裏面傳來了一聲請進。

他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柴慶奎正在看報紙。

「小朱來了啊,坐!」說著手一指會客區的沙發,隨即站起了身子,也走了過來。

朱立誠看到柴慶奎的表現,心裏一拎,柴慶奎可是縣委常委,竟然對自己一個小職員這麼客氣?

柴慶奎不知道他的心思,掏出金溪遞給朱立誠一支,朱立誠接過香煙,眼疾手快地幫柴慶奎點上火。

柴慶奎噴出一口煙霧,慢慢地說:「小朱,新來的李書記對你的印象不錯,你之前是不是見過李書記嗎?」

「沒有,我之前雖在應天上學,但卻從沒見過李書記。」朱立誠實話實說。

柴慶奎卻撇撇嘴,顯然並不相信。

但見朱立誠不肯吐口,他也就不再糾纏了,看着朱立誠正色地說:「小朱,李書記剛來,缺少一個秘書,經過我的大力推薦,李書記同意你先過去試試。」

「啊!」朱立誠瞪大了眼睛,嘴巴成了個O字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