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價王妃
天價王妃 連載中

天價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蘇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媛 陳少軒

蘇媛自迷濛中醒來,入目的是一片紅色,耳畔陣陣嘈雜之聲使她不耐地蹙了蹙秀眉「這不是蘇家的花轎嗎?」「是啊,聽說是蘇家大小姐出嫁」「還是皇上賜婚的呢竟....展開

《天價王妃》章節試讀:

蘇媛回到柴房,見蘇胤趴在桌上,有種頹廢之感,心中不禁泛起些許苦澀。她走過去輕輕拍了拍蘇胤的肩膀,柔聲安慰道:「阿胤,沒事了,已經沒事了。」

蘇胤抬起頭,見到自己姐姐,表情從悲楚中揚起一抹笑,「我現在算深刻地是體會被人冤枉的滋味而了。那種有苦無法解釋,更無人相信你,是多麼的……」說到最後,只是嘆了口氣。

這是蘇媛第一次見到弟弟這個模樣,以前他總是和自己吵架,明明比她小卻總要當老大。而今天,她深深地感到蘇胤的難過和無助,她抱住他,希望他能感受到溫暖,「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嗯。還好有你。」蘇胤衝著她咧開嘴,表示她不必擔憂自己。

「阿胤,你願意和我一起住在王府嗎?我不想你再受到傷害,只有你在我身邊我才能安心。」

「當讓願意啦!省得在這裡受陷害……」

蘇媛的喜悅染上眉梢,「太好了阿胤,你去收拾東西吧。」

……

姐弟倆懷着美好的心情走出蘇府,蘇媛只感覺眼前一片晴朗,嘴角逐漸上揚。

不僅如願地讓蘇胤脫離虎口,而且以後在王府的日子還可以與他相互照應。

他們有說有笑地走着,全然沒有察覺周圍的氣氛變得詭異。

忽然耳邊「嗖」聲急切,蘇媛心跳加快,她緊緊地拉着弟弟的手。

這時幾個黑衣人從他們眼前閃過,蘇媛有一絲驚恐,她拉着蘇胤漸漸後退。

黑衣人的身子忽然憑空掠起,像被一陣風吹起來,一下子就追上了他們。

「你們是什麼人!」

黑衣人不答,步步緊逼着他們,明晃晃的刀光從蘇媛的眼中閃過,她握着蘇胤的手漸漸出了冷汗。

「等一下!」蘇媛忽然大喊。

持着刀的黑衣人步伐一頓。

「你們有事情沖我來!」

蘇媛神情堅毅,她看得到行刺的黑衣人很多,想逃跑是不可能的。但她絕對不允許弟弟因為她也變成刀下亡魂。

「不!」

蘇胤驚呼,死死地抓着蘇媛的胳膊,目光懇切,「要走一起走。」

黑衣人不耐煩地皺着眉頭,舉刀朝蘇媛砍去,蘇媛痛苦地閉上眼睛,一秒,兩秒,想像的疼痛沒有來臨。

「有人來了!」

蘇媛睜開眼時,發現欲砍自己的黑衣人已經倒在地上,鮮血直涌。

她放眼望去,不知何時來的一波人正和剛才的黑衣人扭打在一起。

這時其中一人走到她的旁邊,恭敬地作揖道:「屬下救護來遲,讓王妃受到驚嚇。王妃恕罪!」

蘇媛心中明了,是陳少軒派他們來保護自己。她心中得到一絲安慰。

那人說完,轉身又躍入混亂的局面。

蘇媛和蘇胤站在那裡不知所措,周圍都在打鬥着,他們根本沒機會逃跑。眼看着他們寡不敵眾,陳少軒派來保護她的人漸漸打起來有些吃力,蘇媛和蘇胤緊張到了極點。

說時遲那時快,砰的一聲,信號彈在空中綻開,蘇媛望着天空,默默祈禱着陳少軒快些趕到。

不多時,昨天還討人厭的身影就出現了。蘇媛眼中亮着淚花,太好了,自己和弟弟都有救了。不知為何,她此時如此期待陳少軒。

只見陳少軒身着藍袍,手執長劍,眉宇間透着殺氣。他望了她一眼,沒說什麼,蘇媛看不清他眸子里的情緒。

侍衛們見自己主子來了,皆紛紛添了士氣。

這時一個黑衣人舉刀砍來,陳少軒一側身,以劍擋刀,將對方之力彈空,趕將入去,一腳踹在他的小腹上,黑衣人騰地倒在地上,臉和石板來了一次親密接觸,直颳得的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陳少軒小心!」蘇媛失聲喊道。

又有黑衣人從身後攻擊,陳少軒騰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揮出一片絢爛的光幕。長劍揮灑着,刺眼的劍芒直衝而起,「唰唰」冷冽的聲音響起,長劍在黑衣人身上划了數十道,卻不致命。

「留活口。」陰鬱的聲音從陳少軒削薄的唇中溢出。

這時一個黑衣人從地上爬起,有些殺紅了眼,他拿着刀朝蘇媛方向砍去,陳少軒來不及思考,直接擋在蘇媛前方。大刀沒入他的胸膛,他悶哼一聲,略略剔了眉,手上一用力,長劍斬向黑衣人,黑衣人當即倒地。

蘇媛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眸,彷彿忘了聲音如何發出,半晌才顫抖了喉音,「你……你受傷了。」

「多管閑事。」陳少軒冷聲道。

他剛想命人將黑衣人帶走,卻聽到嘭的一聲,濃煙倏地散開,只一眨眼的功夫,黑衣人全部不見。

陳少軒劍眉深斂,心中暗自忖量。片刻欲離開,卻瞟到蘇媛還愣在原處,於是開口:「還不走?等黑衣人回來?」

蘇媛連忙回過神,哦哦了兩聲,拉着蘇胤跟在陳少軒身後。

……

回到王府後,陳少軒又不見了,好像是回書房處理公務了。聽他剛才的意思,似乎已經把弟弟的住處安排好了。

蘇媛稍稍有點擔心他的傷勢,她雖然不喜陳少軒,但是陳少軒突然為她擋刀,她的確很震驚。

算了算了,她搖頭,自己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陳少軒肯定是因為自己死了就沒辦法和皇上,和蘇家交待,不然她也不信陳少軒會有這麼好心。

蘇媛先帶着弟弟在王府走了一圈,讓他熟悉熟悉環境,待走得累了才回到住處。

木匾上「墨雲軒」 三個字行雲流水,落筆如雲煙。他們走近,卻發覺院外站了一群女子。各個打扮得花枝招展,蘇媛誤以為自己來到了花園。

「她們是誰?都是王爺的妾室?」蘇胤看着她們,眉宇有些皺起。

「嗯是啊。陳少軒肯定喜好美色,養了一大幫絕色佳人。」蘇媛吐吐舌,心中些許快意,「走,不用理會她們,我們先進去吧。」

他們剛想進入院子,忽聞身後嬌媚聲起,「王妃姐姐。」

眾小妾笑語盈盈地迎上來,行了薄禮後,又聽得一句,「王妃姐姐走得那麼急幹嘛,與眾妹妹談談心啊。」

蘇媛不以為然,「談什麼,我們之間有什麼可以談的嗎?哦,無非是談論陳少軒,可本王妃覺得,談論他很無聊,不如你們自己談談?」

眾小妾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捏緊着手帕默默隱忍。這時一道譏諷的聲音傳來,「王妃嫁到王府,還拖家帶口的,什麼小貓小狗都往王府里領,當王府是客棧啊?」

此話一出,其他妾室也不忌憚蘇媛王妃的身份了,畢竟大婚之夜王爺都沒有留宿,如此不得寵愛,看來也沒什麼實權。

「誰叫人家是庶女,沒學過規矩呢。」

「就是啊,庶出的沒禮數也不奇怪啊。」

「我看你們才沒有規矩,敢和姐姐這麼說話!」蘇胤袖下的拳頭攥得咯咯作響。

「來人,給亂說話的人掌嘴!」蘇媛心中不爽,自己明明沒有招惹她們,為何她們頻頻來犯。

跟在蘇媛身後的丫鬟下人聽命,不顧眾小妾驚訝神色,頓時世界彷彿寂靜,只留下一聲聲清脆的巴掌聲。

「啊!蘇媛……你」

「我才是王妃,你們一群不懂規矩的小妾,需要本王妃教你們嗎?今天這掌嘴只是小懲大誡一番,若是他日再有人不敬,本王妃絕不輕饒!」

蘇媛看着她們被打的面紅耳赤,心中十分解氣。

待欣賞得夠了,蘇媛才讓下人停手,她哼了一聲,不屑道:「妾就是妾,只懂得取悅。」

說罷,與蘇胤進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