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機傳說
天機傳說 連載中

天機傳說

來源:google 作者:天機傳說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兒 其他小說 秦千樺

紛亂的江湖,五聖獨霸;迷離的武林,天機重現世代傳言,天機經書得其一者實力便可比肩五聖,得其二者獨步武林,得其三者,堪破天機,飛升異界少年秦流雲,踏武林,闖江湖,胸懷天下志,手握大殺器,路遇不平事?且看他如何一劍挑之展開

《天機傳說》章節試讀:

  固原城,偏遠的城郊地區,坐落着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驚雷鏢局。

  硃紅色的大門前,掛滿了大紅燈籠,張燈結綵,一片喜慶洋洋。

  寬闊的院子里擺了不下三十來桌酒席,坐滿了江湖豪客,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恭喜秦總鏢頭喜得麒麟兒,他日一定能夠威震江湖,闖出一番名頭。」

  「哈哈哈,多謝尹兄吉言。小兒百歲之日諸位能賞臉前來,秦某不勝感激,來,這一杯我敬大家!」

  秦千樺連連舉杯,臉上喜色濃濃,極為高興。

  「總鏢頭客氣了,江湖上誰不知道驚雷鏢局秦總鏢頭的赫赫威名,總鏢頭喜得佳兒,我等自然要來蹭蹭喜氣,沾沾祥瑞,哈哈。」

  秦千樺是個爽朗的高大漢子,三十來歲,額寬眉濃,樣貌極為英俊,聞言臉上喜色更濃,連連招呼道:「來來來,各位兄弟,大家吃好喝好,今天一定要盡興而歸。」

  有秦千樺親自出面招待,場面一時又熱烈起來,洋溢着歡快的氣氛。

  夜晚,驚雷鏢局內外依舊燈火通明。

  古色古香的房間里,一派祥和。

  床頭邊上坐着一位面容恬靜的美婦,望着熟睡中的幼兒,一臉寵溺之色。

  「吱呀!」

  木門發出一陣聲響,秦千樺推門而入。

  「靜兒,你怎麼還沒睡?你身子虛弱,要多注意休息。」

  「不礙事的。夫君,你看我們的兒子多可愛啊,長長的睫毛撲閃,還有紅撲撲的小臉蛋……」美婦兩眼望向幼兒,臉上慈愛更甚。

  「那當然。」

  秦千樺一臉傲然,身上帶着酒氣,臉上殘留着一絲醉意,「都說虎父無犬子,我秦千樺的兒子日後一定是人中之龍。」

  「看把你美的。」美婦朝他嬌嗔了一句。

  就在二人你儂我儂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暴喝——

  「秦千樺,送上你的狗頭來!」

  聲音如洪呂大鐘,穿透力極強,震的人耳膜一陣刺痛。

  屋內二人臉色一變,「靜兒,此人聲音中氣十足,內力深厚,絕不是尋常之輩。你先帶着雲兒躲起來,一旦察覺到情況不對,立馬就從暗道逃走。」

  「不,夫君,我要和你在一起!」美婦兩眼瞬間就有霧氣氤氳,一臉決絕的說道。

  「靜兒!」秦千樺加重了語氣,雙手按在美婦的肩頭,越發沉重的說道:「我們現在有了雲兒,不能再如此冒險,一旦我遭遇不測,你要立刻帶着他逃離這裡,撫養他長大,告訴他,他老爹是秦千樺!」

  「夫君,你——你跟我們一起走吧。」美婦哀求道。

  「不。」秦千樺斬釘截鐵的回道,「門外一幫弟兄為我拚死賣命這麼多年,在這危急關頭,我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

  兩道清淚從美婦臉上滑落,屋內氣氛哀傷,幼兒嘴角蠕動了下,似乎像是夢到了什麼。

  「啊!」

  「啊!」

  「啊!」

  接連幾聲慘叫,接着便是重物摔落在地的聲響。

  「哈哈哈哈哈!」之前的聲音更加囂張不可一世,「秦千樺,你一直躲着不出來,成縮頭烏龜了嗎?我倒要看看你這鏢局裡能有多少人夠我殺的。」

  「靜兒,此地不宜久留,你立刻帶着雲兒走暗道逃走,快,再晚就來不及了。出了暗道後去找老楊,讓他護送你們去劍尊島,找師父他老人家收留你們。」

  秦千樺臉色一變,再次催促道。

  美婦也知道情況已經危急到刻不容緩,當下一把抱起床上的孩子,按下了床頭的一個暗格,頓時從床底上緩緩露出一個能容一人通過的暗道。

  「夫君!」美婦不舍的喊道。

  「這本紫雷功你拿着,以後教給雲兒,不要斷了我秦家的武學傳承。」

  秦千樺從胸口處掏出一本紙張泛黃的簿冊,交給了美婦。

  「快走!」秦千樺催促道,伸手再次按下了暗格。

  地道緩緩閉合,一行清淚自他眼眶奪目而出。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望了妻兒最後一眼,就是再堅強的男人也會觸動內心最深處的那根心弦。

  秦千樺轉過身來,望向外面,虎目里已經氤氳着濃烈的冷意。

  「轟!」

  房門炸裂,木屑向四周濺射。

  秦千樺一步踏出,身形騰挪間便出現在了院子里。

  一眾鏢頭見秦千樺出現,連忙大喊道:「總鏢頭快走,這裡有兄弟們攔着,你快走!」

  秦千樺擺了擺手,越過眾人,站到了眾多鏢頭的最前面。

  在他對面,院子門口、四周,已經站滿了身穿夜行衣的黑衣人,渾身上下都只露出一雙眼睛,猶如行動在黑暗中的夜梟,露出殘忍而又嗜血的寒光。

  秦千樺喝問道:「你們到底是誰?為何找我驚雷鏢局的場子?」

  「秦千樺,廢話少說,識相的就趕緊束手就擒,否則別怪我們心狠手辣。」為首的黑衣人厲聲說道。

  秦千樺冷笑數聲,「束手就擒?你們無故闖入驚雷鏢局,殺了我這麼多兄弟,現在讓我束手就擒?」

  「你—做—夢!」他一字一頓地說道:「今天我就要為我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雪恨,看一看你們到底是何方妖人。」

  「哼,那就送你們去九泉之下相聚,給我——殺,一個不留!」

  「是!」

  院子里刀光劍影重重,伴隨着一聲聲慘叫、重物摔落的聲音,在寂靜的黑暗中顯得更外的刺耳。

  半柱香之後。

  秦千樺全身浴血,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

  驚雷鏢局僅剩下他一人,對面的黑衣人少說還有二十來人,更是將他圍的水泄不通。

  「秦千樺,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不死心?只要你肯將紫雷功交出來,我保證給你留一個全屍!」

  「原來是覬覦我的功法,我秦某人今天是認栽了,但是你們也別妄想染指我的紫雷功!」

  「你們進去給我搜,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紫雷功!」

  秦千樺傲然站立,眼角露出譏諷之色。

  黑衣人冷笑道:「哼,冥頑不靈!我可是聽說你還有妻兒,等會抓到他們之後看你還會不會嘴硬。」

  黑衣人單手挽了個劍花,沖了上來,二人再次戰在一起。

  秦千樺習練紫雷功已逾三十餘載,舉手投足間雷聲滾滾,剛勁霸道,彷彿人形蠻獸。

  但黑衣人劍法玄妙,身法靈活,讓秦千樺的攻擊大都落了空,不時又反補上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