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路禁行
天路禁行 連載中

天路禁行

來源:google 作者:櫻桃泡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應青如 秦牧

【天才歸來+傳統玄幻+人族崛起+熱血爽文+異寶+美女+搞笑】荒古北域走出的少年秦牧,出生便擁有常人無法匹敵的天賦和才能,信奉順其自然、隨心所欲的法則「問什麼道?求什麼仙?要哪門子的長生?若是連時空都沒有了邊界,人生還有何樂趣可言?」萬年終末,荒古大陸,兇殘的異族再次蠢蠢欲動,神族、天族、魔族、妖獸、巨人、鬼神、精靈,群魔亂舞,危難之際,人族該何去何從?秦朔又該何去何從?末日山脈妖神霍亂,荒古北域人族部落失守,神族大帝只手滅去萬千人族,血染青天秦牧悲愴難忍,「若是天註定我要走上此路,那我便殺光這世間神魔妖鬼,帶領人族重返三十三重天!」前半生隨心所欲,後半生以殺證道,一個不羈少年,一枚青銅古石,書寫人族於末世崛起的壯麗史詩......展開

《天路禁行》章節試讀:

咻!咻!咻!

連續幾聲破風的巨響後,身旁兩側的古木突然活了過來,無數枝條在空中瘋狂舞動,暗褐色的枝條上纏繞着魔氣,如同駭人的魔怪觸手迅速逼近秦牧!那速度之快,幾乎是眨眼間秦牧便陷入了重重樹陣之中,無處可逃。

鋪天蓋地的枝條狂舞。

砰!

秦牧拔劍而起,迎面斬斷一根粗壯的枝條、

鏘!

青元劍與古木枝條相撞之時,竟有鏗鏘的裂金之音,這枝條外包裹的樹皮竟然如此堅硬!

秦牧知道魔族的兩大特性,其一是強大的外軀,高階的魔兵、魔將外皮甚至可以裂金碎石,其二便是形態萬千,魔氣催生之下,即便是草木也能成魔,眼前的古木經過萬年的魔氣滋養,怕是真的催生出了魔性,實力竟堪比三星魔兵,秦牧開脈三重後期的修為自然不懼,但是面對如此密集的古木攻勢,若是久戰,他的真元遲早會被耗光,到時候必定死路一條。

必須儘快逃出這片詭異的古林!

嗤!嗤!嗤!

成千上萬條泛着魔氣的枝條從後方向秦牧崩射襲來,如同漫天的黑色箭雨頓時籠罩住這片天地。

嗡!

林間絢爛的劍光乍現,清越的劍鳴聲此起彼伏!

四周全是枝條狂舞,秦牧此刻已經沒有退路,身後是無盡的黑暗,來時的路早已不見,現在,唯有向前拼殺出一條新路,絕地求生。

秦牧手中青元劍橫掃而出,一片耀眼的光芒爆發,眼前數十根褐色枝條頓時被切斷,黑紅的液體從斷裂處慢慢滲出。

被斬斷枝條的古木有片刻的僵滯,秦牧猛地向前衝去,後方頓時有無數枝條逼近,秦牧面色一凜,甩手扔出三張爆裂符,一陣淡淡的硝煙味彌散開。

長劍如虹,劈開前方阻攔的無數枝條,秦牧眸若冷電,一聲暴喝:「給我爆!」

轟!轟!轟!

轟鳴聲立刻響徹天地,炎炎火光衝天而起!

火舌向四周急速噴涌,秦牧目中冷芒閃爍,揮舞長劍,浩瀚劍芒宛如飛瀑,帶着洞穿萬物的威勢衝出了漆黑古林。

噗!

爆裂的火光撞上秦牧身上的金光罩,頃刻間,秦牧便被巨大的威能撞飛百米之遠,那一刻,秦牧只覺得身旁兩側的草木正飛快後移,喉頭一甜,一大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秦牧撫着氣血翻騰地胸口,慢慢從草地上爬起,望向眼前火光熊熊的古林,赤紅的光芒照亮了這片漆黑的山谷。

古樹枝條在火焰中瘋狂顫動,褐色的枝條化作灰燼,黑紅的液體散發出陣陣腥臭,隱約有悚人的慘叫聲接連傳出。

秦牧神色一驚,定神朝火光中望去,只見狂舞的古木軀幹被火焰燒化,逐漸露出中空的樹心。

「啊!!!」

跳動的火焰中,有形容枯槁的人在痛苦的慘叫。

爆裂符的火焰乃是從萬米下的地底岩漿中採集煉製而成,溫度極高,不過眨眼間,方圓百米連人帶樹便燒了個乾乾淨淨,徒留一地塵灰,遠處尚未被波及得厲害的古木,枝丫燎了個光禿,樹榦只餘下一半,裡頭的人被外焰燒成了炭,最後一口氣喘出後,整棵古木頃刻間失去生機。

其他呼嘯狂舞的枝條伸出數十米遠後,距離秦牧仍有一段距離,片刻後,這些枝條緩緩收了回去,古林的大火漸漸熄滅,一切又恢復到了寂靜無聲的模樣。

秦牧震驚地看着那些樹榦中暴露出來的人族,心有餘悸。

「沒想到,那傳聞中的吃人林竟然真的存在。」

這些生了魔性的古木竟然擄走過路的人族,用魔氣控制他們的心神,以人族的精血和真元來進化,難怪那些人都瘦的跟骷髏架子一樣,魔族果然同傳聞中的描述一般陰狠無情。

秦牧突然想起剛剛遇見的王岩,死狀和那些樹榦中被控制的人極其相似,恐怕王岩也是被這些魔物襲擊,抽走了全身精元,九死一生逃了出來,卻依然沒能活着走出魔氣籠罩的古林。

若不是他天性謹慎,進逢魔谷又做了充分的準備,還有青銅石的庇護,剛剛恐怕也在劫難逃,這些魔物的手段實在令人防不勝防。

嗚!

一陣寒風吹過,依稀有淙淙的水聲響起,泉水叮咚,清脆入耳,輕盈的聲響穿過濃重的霧氣越來越清晰,好似早已遠離的那條趟過王岩的屍體的河流就在他身旁不遠處。

叮咚!叮咚!

聲聲入耳,每一聲都重重地砸在他的心上,化作一縷寒煙飄出耳畔,秦牧拳頭握緊,後背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越來越古怪了!」

秦牧咬牙,警戒地看向四周,緩慢地向前走去,前方是一片未知之地。

行走間,秦牧發現周圍的魔氣似乎越發濃重,被青銅石的金光罩庇護在內,秦牧隱約看見前方一片波光閃閃,在濃黑的魔氣籠罩下,顯得越發璀璨耀眼。

他快步上前,只見前方一個巨大的湖泊,湖面上煙波浩渺,霧靄蒼茫,四周連着數條支流,中間還有一座漆黑的石堡,四周湖面上長滿了八瓣琉璃花,晶瑩的光澤匯聚成光海,照耀了整片湖泊。

「天魔花!」

八片花瓣,色澤如琉璃般通透,這一定就是他要找的天魔花,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秦牧頓時興奮起來,剛剛大戰過一場疲憊不堪的身軀竟然瞬間多了幾分氣力。

他看着安靜的湖面,沉下心神,隨手射出幾顆石子,「啵啵」的水聲響起,石子慢慢地沉進水中,除了激蕩出的幾圈漣漪,並無其他動靜。

「應當沒什麼風險。」

秦牧腳掌跺地,身形飆射而出,掠過湖面時連連伸手,一通收割,將石塔四周的天魔花盡數收入乾坤袋中,然後腳下一擰,旋身飛上石塔的台階。

「這下是真要發財了,一朵天魔花都價值連城,我剛剛收了足有千餘多,就算是上交給宗門一朵,剩下的也足夠支撐我修鍊到開脈境九重天。」

秦牧看着幾乎快要被裝滿的乾坤袋,心中一喜。

突然,體內的青銅石一顫,秦牧揚起的嘴角一僵,無限蒼涼湧上心頭。

差點忘了,他還供養着一個石頭祖宗,不曉得這些天魔花夠這青銅石敗上幾天?

秦牧幽幽嘆了口氣,轉身走上潮濕的青石板台階,隨意地打量起眼前這座足有百米高、二十米寬的巨大石塔。

石塔矗立在湖心**,粼粼的波光反射在斑駁的青灰色石牆上,表面爬滿了暗綠色的藤蔓,秦牧繞着這座巨大的石塔走了一圈,發現這石塔古怪的很,通身別說是入口,就連一絲縫隙都沒有,彷彿一根敦實的石柱**湖心,只不過,這石柱上還刻着玄奧的紋路。

和青銅石上透露着古老氣機的紋路不同,這石柱上的紋理莫名地讓秦牧覺得森冷陰邪、危險至極,細看之下,彷彿還能看見有流動的血色流淌過這些密密麻麻的紋路。

秦牧伸出手剛想仔細研究一番,突然湖畔傳來細碎的聲響。

「混賬!哪個坑貨竟然放火燒林子,害老子差點就被烤熟了!」

這聲音是崔宏?

他竟然還沒死,看來這人身上多半有不少保命的手段。

秦牧眼中精光一閃,聽到聲音越來越近,他剛要轉身躲到石塔背面,突然一陣強大的吸力從手心處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