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命符師
天命符師 連載中

天命符師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男二楊帥 陰長生

我是一名陰陽先生,同時也是傳說中的天命之人,本該得天道庇護順天而行,可是為了曾經被我辜負的女人,我,最終走上了與鬼為兄,與屍為伍的逆天之路,這一切,我不求後果,只求問心無愧一紙黃符,陰陽逆轉......天命符師展開

《天命符師》章節試讀:

第3章王原則連忙聯繫了一位在外面的協警,很快我需要的東西都買回來了。
東西不多,一張十六開黃婊紙(燒紙錢用的那種),一支細毛筆,一包散裝硃砂,以及裁紙刀,敬神香各一些。
我接過這些東西以後,便開始一一擺弄起來。
我們三清傳人相比華夏其他玄術之士來說,形式比較簡單暴力,只需要敬奉自家三清老祖便可。
很快,一張像模像樣的三清還魂符便被我用硃砂筆勾畫成功,符咒成功,接下來便是還魂了。
我連忙讓王原則將房門打開了一個小縫,同時讓他把警服脫了,要知道只要是在職官員,都是受國之氣運的庇護,往往周身纏繞一股官運之氣,一般神經敏感的人都能過感覺的到官員們身上的那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嚴之氣,更別說剛剛離世的脆弱魂體了,一個不注意直接魂飛魄散都有可能。
一切就緒,我便讓直接起香拜了拜三清老祖,閉目學着父親的結印手法持符,心中默念道:宮廷牢獄,墳墓山林,虛驚怪異,失落真魂,今請山神,五道游路將軍,當方土地,家宅灶君,吾進差役,着意收尋,收魂附體,幫起精神,天門開,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失魂者楊帥。
奉請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嗡!」
手中符咒無火自燃,與此同時,一股肉眼不可見的陰風從包間外颳了進來。
沒想到第一次招魂居然如此順利,我心中不由竊喜起來。
可是就在我已經感受到那股陰風即將回歸楊帥身體時,包間外突然再一次刮來一道陰風,只不過這一次,陰風如同初冬的寒流一般,冰冷刺骨。
還沒待我反應過來,原本平躺在檯面上的楊帥突然動了,緊接着在眾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之中緩緩的坐了起來。
楊帥母親一看,頓時喜極而涕的快步走了過去,一把抱住了楊帥的身子。
小帥,我的兒啊!
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王原則和楊帥父親也同時大喜,想要過去查看楊帥的情況,可是,就在這時,楊帥嘴裏突然發出一陣桀桀桀桀」笑聲。
伴隨着詭異的笑聲,楊帥身子還不斷顫抖起來了,彷彿觸電了一般。
我看了一眼有些癲狂的楊帥,眉頭微微一皺,心中不知為何有了一絲不詳的預感。
對了,剛才那道陰風好像......不好,這身體里的不是楊帥!
之前那道陰風才是他」,想到這裡,初次嘗試招魂的我臉色瞬間大變。
就在這我還有一些懷疑時,好像已經恢復正常的楊帥突然站起身來,一把推開身旁的父母,一下子撲到了我擺設的供台前,伸出兩隻手來,抓起台上的兩支蠟燭就往嘴裏塞,嘴裏還嚷嚷道:好吃,好吃......這一下可把楊帥的父母嚇得半死,倆老連忙上前想要阻止楊帥,可是還沒有等他們走到楊帥的身旁,楊帥雙手各抓着一支蠟燭一屁股坐在了地下,一邊吃着蠟燭,一邊發出咯咯」的怪笑來。
小兄弟,楊帥他這是怎麼了,該不會是......」王原則湊到了我的身旁,有些緊張的指了指一旁的楊帥說道。
三清書上提到過,蠟燭,乃是陰間的口糧,每一根蠟燭便相對應着一碗白米飯,非鬼魅陰物所能食。
之前楊帥的魂魄和那道陰風進入房間時,蠟燭的燭火都未有一絲加速燃燒的節奏,便代表着他倆都是未進入陰市領取鬼心的鬼魂。
而此時楊帥卻抱着蠟燭如此歡快的啃食着,這一幕,不正像是三清書上所提到的一個案例嘛!
久居人間的孤魂野鬼漂泊在外,經常幹着上身那些陽火虛弱之人,偷食一些人家的蠟燭和貢品嘛!
難道此時楊帥身上的那位是一位孤魂野鬼?
我有些不確定的衝著王叔說道:王叔,恐怕事情有些麻煩了,還請你去在準備一些東西。
王叔看了一眼流着哈喇子的楊帥,有些慌神的點了點頭,親自跑出門去,估摸着王虎老爸也被嚇得不輕吧!
王叔出去了,楊帥」卻開始不老實起來,三下兩下便將手中的蠟燭吞進肚中,彷彿還意猶未盡般的舔了舔嘴唇,站起身來就要去拿旁邊還沒有拆封的蠟燭。
一旁楊帥父親終於忍受不住了,攔在了他的面前,有些心痛的說道:兒啊!
蠟燭可不能吃,會吃死人的,要餓了爸帶你吃飯去。
沒想到楊帥聽後卻一把甩開他父親的雙手,臉上露出一絲極度扭曲的神色來,彷彿眼前的這倆人不是他的親生父母,而是天大的世仇,滿是怨恨的說道:楊高順,勞資當初要不是聽信了你們的屁話吃了那頓斷頭飯,勞資會死的那麼慘,真虧了勞資當初把你們當成親人一般,你們居然把我害死了,還吃了我的肉,我恨啦!
我恨......恨不得吃了你們的肉,喝了你們的血......」楊帥這話一出口,他的父母同時一愣,目光同時不約而同的看向了一旁還在瑟瑟發抖的王虎。
看樣子估計他倆開始懷疑自家兒子被王虎一板凳打壞了腦子,現在盡說些胡話來了。
可是一旁的我卻有些大感不妙。
楊帥居然說楊家吃了他的肉,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除非他身前是一隻畜生,不然怎麼會吃了他的肉呢!
就在我胡鬧猜想時,王叔已經端着一個小瓶走了進來。
小兄弟,公雞血就只有這麼多,你看夠了嘛!」
我接過那小半瓶雞血,以及幾根小細繩絲,點了點頭說道:王叔,夠了。
這時楊帥的父親好像想起了一些什麼般,快步走到了我的身旁,看了一眼其他人,刻意壓低了聲音衝著我說道:長生大侄子!
你看我家楊帥這是怎麼了?
該不會是招魂出岔子了吧!
魂肯定是出問題了,但是這問題出在哪我卻無從得知,但是我知道,這上了楊帥身體的鬼魂卻並非無意間上了他的身,而是有目的性的搶在了楊帥魂魄前面,擠進了他的身體里。
換句話來說,這孤魂野鬼不像是想要借人身體作祟,反而像是來討債的,不然剛才那句楊高順可不是誰都能喊出來了的。
楊高順可是楊帥父親的真名,不是認識的人,誰會知道他的名字!
我低頭想了想,連忙拉着楊帥的父親走到了一旁,也壓低了聲音問道:楊叔,實不相瞞楊帥的魂的確招上來了,不過此時在楊帥身體里的那個,應該是來跟你們討債的,你們想想有沒有得罪過死去的人,或者畜。
楊帥父親聽見我說的話,臉上卻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難色,雖然只是一絲,但這卻讓我有了充滿的理由相信這上身楊帥的鬼魂恐怕真的和他們家有着某種特殊的淵源。
我看了一眼彷彿在沉思的楊叔,又說道:楊叔,要是你想不出來,那我可就只能想辦法逼他出來了。
逼他出來,那楊帥他會不會受傷」,楊帥父親有些擔憂道。
我搖了搖頭,指了指手中的半瓶雞血,道:楊帥不會有事,不過他身體里的那個東西估計會有事,這雞血是我讓王叔收集來的活雞血,雞血乃是成年大公雞的血,雞血屬烈陽,可以重創道行不高的鬼魅。
重創,這,這個能不能換一種辦法救救我家楊帥?」
,楊帥父親聽見我說的話後,臉上居然露出為難的表情來,這不該出現的一幕讓我更加驗證了心中的猜想。
我尋摸了一會,發現楊帥父親總是一種想講又不想說的樣子,估計有某種隱情吧!
我搖了搖頭,無奈只能放棄了想要從他嘴裏掏出話的打算,將手中那幾根一米來長的細繩浸泡在了雞血之中,轉身拿起一旁之前還沒有開吃的生日蛋糕走到楊帥」身旁,放在了他的面前,說道:餓了就吃蛋糕吧!
沒有鬼心的陰物吃多了可會傷着魂兒的。
楊帥聞聲抬頭看了一眼我,臉上閃現出一絲詫異的神色,惡狠狠道:小傢伙,我和你無冤無仇不想害你,你趕緊滾蛋,不然到時別怪我反悔了!
我笑了笑,將蛋糕推向了他面前。
你我無冤無仇,但是楊帥是我同學,他也和你無冤無仇,那你為何佔據他的身子,你不知道這樣會增加你的罪孽嘛!」
罪孽!」
楊帥神情突然冷靜了下來,可是就在我自以為他頓悟時,楊帥卻突然站起身來,一腳踢開了面前的蛋糕,神情憤怒的指着一旁的楊帥父母。
罪孽,你跟我說罪孽,哈哈哈!
真是可笑,我告訴你,在這裡,罪孽深重的不是我,是他,是她,還有我附身的這個臭皮囊,你們當初是如何對待我的,想我當初為了還救命之恩,每天夜裡都要回山捕獵野物給你們家,你們最後怎麼對待我的!
哈哈哈哈!
撥皮,活生生把我的皮撥了下來,就為了給一個糟老頭子口舌之快,當初你們怎麼不說罪孽?
還把我的皮毛拿來賣錢,整整十八年了,我一直在你們身旁遊盪,為的便是一個今天......」(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天命符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