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蜜陷阱:契約未婚妻別想逃!
甜蜜陷阱:契約未婚妻別想逃! 連載中

甜蜜陷阱:契約未婚妻別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漫漫不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語凝 賀澤宇

【撩人+相互試探+甜寵+腹黑+治癒】「或許我是自願掉入這個甜蜜的陷阱里的」因為一場小車禍,集團歸國大太子賀澤宇和藝術學院表演系的大三學生蘇語凝,成為了契約情侶一個冷漠腹黑又偏執,一個樂觀溫柔又善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在一場戲中,虛虛實實的相互試探,揭開內心的傷口,相互舔舐你看到的是否就是真實的呢?你看不到的傷口是否也會痛呢?展開

《甜蜜陷阱:契約未婚妻別想逃!》章節試讀:

賀宅坐落在A市二環的別墅區,當時為了方便賀澤宇上學,父母置辦了這一套別墅。

但是沒等到賀澤宇上小學的年紀,兩人便離婚了。

宅子雖然在二環內,周圍難免會吵鬧一些,但是四周都沒有被過度開發,仍然保留了原本的模樣這。櫟樹茂盛,濃密的樹蔭覆蓋了整個走道,風景都很好,加之集團總部離得不遠,所以賀父常年住在這邊。

他推開宅子的大門,雖然不如郊區的那棟別墅大,但是裝修富麗堂皇,門口的花草早已換成了兩尊石獅子。

「大少爺回來啦?」

賀澤宇還沒看清走過來的人,就聽出了說話的人是老管家。

老管家是當年賀爺爺安排照顧賀澤宇起居的,他出國後,老管家便回到這邊了。

賀澤宇連忙上前,摸了摸他的肩頭,「您身體還好嗎?」

比起賀父來說,老管家更像他的父親,至少他小時候的每一次生病,一直陪在他身邊的都是老管家。

「我身子好得很,少爺快進去吧,你父親在大廳等着你。」

賀澤宇拿出一張紙把口香糖吐了,握住青藍琺琅的門扇扶手,推開了大門,內屋的裝修更是繁華奢靡的歐式風格,牆上掛着幾張傳統的水墨畫,顯得有些突兀。

門正對方就看到了一個坐在椅子上中年男人。

這人便是賀氏集團的董事長賀昀,也是賀澤宇的父親。

賀澤宇走到他身旁,「父親,您要的報表。」

坐在椅子上看着書的人沒抬眼,指了指桌子,示意放着就行。

賀澤宇向前一步放好後,又站回了原處,等待着下一個指令。

「喲,澤宇回來啦。怎麼不坐啊?喝點什麼?阿姨給你拿。」女人尖銳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不到半分鐘就走到了賀澤宇的面前,熱情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賀澤宇側身躲開了,「不用麻煩了,唐姨,我就是拿報表過來給父親的。」

這個被賀澤宇稱作唐姨的女人是他的繼母唐萱萱,人長得有幾分姿色,年輕的時候是做模特的,和賀昀在一起後,就沒有再工作了,一心在家做全職太太。

賀澤宇那麼多年來沒有跟她見面過幾次,她為人熱情,說話聲音尖銳又嗲里嗲氣的,每次都聽得他渾身不舒服。

女人被人躲開也不惱,笑得像朵花似的,又湊上前來打量了幾下賀澤宇,「澤宇都長這麼高了啊,我記得上次見到你的時候才到阿姨的肩膀這呢。還是國外的水土養人喲,不像我們小晨,還是要比你矮一些的。」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咂了咂嘴,放下了手裡的書,一邊拿起桌子上的報表,一邊對着人說,「你這女人話怎麼那麼多,去倒點茶來給澤宇。」

唐宣萱邊走到廚房,邊細碎地說著話,「本來就是嘛,澤宇這幾年在國外生活得多好,不像我們小晨在國內天天給你干苦活。」

「海外的這幾個項目,你也接手三年了,做的不錯。你爺爺現在身體也好多了,你什麼時候回美國?我給你安排。」

「海外的項目現在已經穩定了,幾個負責人都是行業精英,劉叔也過去看着,您可以放心。我這次回國來就是想給您分擔一些集團的工作。」

回國?

唐萱萱聽到這兩個字,馬上從廚房裡走出來。

「澤宇不是還有一年碩士畢業?你放心去讀書,集團這邊有你弟弟幫襯着,沒問題的。」

唐萱萱依然笑臉如花的把杯子遞到了他的手裡,又坐到椅子的扶手上,雙手搭在了賀昀的肩膀,姿勢妖嬈,毫不見外。

「我已經提前拿到畢業證了,現在可以回來接手一些集團的工作了。」賀澤宇不緊不慢的說著,看着兩人詫異的表情,他毫不意外,他的事情父親一向不關心。

看着眉頭緊皺,一言不發的賀昀,他又接著說:「賀氏現在要進軍娛樂圈,有很多項目您還沒有找到負責人吧?」

果然聽了這句話,賀昀的眉頭又緊了一些。

娛樂行業在開疆拓土的階段,本來想讓小兒子賀澤晨主要負責,磨練一下他,但是奈何這個逆子,是個不成器的東西。

賀昀做生意很有手段,賀澤晨一直在他身邊長大,這幾年也帶着他做了不少項目,但是那個敗家子沒有半點經商的頭腦,還整天給他惹事。反而這個自己不太了解的大兒子,去了幾年美國,海外的幾個項目被他越做越大,他有些動搖。

「你有把握做成?你學的是商業管理,在這方面也是個新人。」

聽着賀昀有想要敲定這件事的意思,唐萱萱想開口為自己的兒子多說兩句話,「老公,小晨已經開始上手…..」

「你閉嘴。」賀昀拉開她趴在肩上的手,把人推下了椅子。

「給我半年的時間,我一定給您滿意的答卷。」

「好。」

看着在一旁憤憤不平的妻子,賀昀又把人拉了過來,低聲的哄着:「這個項目不適合小晨,公司里主要的業務還是要靠小晨負責的。你這個當媽的也多管管他,再出去瞎混,我看他是拿不到這個畢業證了。」

唐萱萱點了點頭,她也不是不識趣的人,跟了賀昀那麼多年了這個台階她再不下,對兒子也沒有什麼好處。

雖然賀氏要開始做娛樂行業,但是再怎麼發展也只是副業而已。她順勢坐到了賀昀的腿上,嬌嗔的說了句,「我也是怕澤宇剛回來不適應嘛。」

「那我先走了,以後有事情我們在公司見面就可以了。」賀澤宇身體微微鞠了一躬。

「澤宇,等等。」唐萱萱立馬起身,抓了他一把。

「到家裡來住嘛,你之前的房間小晨住着。但是旁邊的房間我經常讓人打掃着的,鋪個床單就能睡了,你爸爸和弟弟也很想你的……」

賀澤宇瞟了一眼樓上,笑着說:「謝謝唐姨,不用了。」

他說完轉身就走,身後又傳來他父親的聲音,「羅家的千金你給人家打個電話,周五的晚會帶着人家過去。」

「不用了,我會帶着我的未婚妻過去的。」

賀澤宇丟下這句話就大步的離開了賀宅,沒看到身後兩人吃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