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蜜誘寵席總的心尖寵虐渣滿級了
甜蜜誘寵席總的心尖寵虐渣滿級了 連載中

甜蜜誘寵席總的心尖寵虐渣滿級了

來源:google 作者:良月十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厲爵 時錦 現代言情

再次睜開眼睛,時錦錯愕發現自己竟然真的重生了回顧上一世自己的狼狽遭遇,女人的眸展開

《甜蜜誘寵席總的心尖寵虐渣滿級了》章節試讀:

耳邊,嘈雜的聲音響起。
時錦頭痛欲裂,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才瞧見自己正躺在鬆軟的沙發里。
她不是已經死了么?
眼前的時汐端着酒杯,笑的可愛又明媚:「姐姐,你醒了?」
這一聲,讓她無比噁心,卻也讓她瞬間清醒。
她似乎重生了!
前世,時汐作為親女兒深得偏愛,心狠手辣的害死了奶奶,並和她這個養女的未婚夫勾結在一起。
他們合起伙來把她騙到荒郊野嶺,偽造了車禍假象,緊跟着又把她推下懸崖,害得她死無全屍!
今天是渣男生日,貴圈的豪門少爺小姐都來了。
時錦看着面前的女孩,恨不得現在就讓她血債血償!
她捏着拳頭,連指甲嵌入手心都未察覺到一絲疼痛,只是靜靜的看着面前裝模作樣的好妹妹,還有那個她愛了五年的男人。
時汐親昵的靠在她身邊,撒嬌道:「姐姐,你這樣看着我做什麼,要不要再喝一杯?」
說著就要繼續灌她酒。
看着女人驚人的演技,時錦死死的咬着下唇。
直至腥甜的味道在舌尖漫延,她才終於抬起頭,面不改色的笑了出來:「我累了,想回家休息。」
說完,直接繞開沈嘉弦就朝着門外走去。
「我送你。」
沈嘉弦想要跟過去,卻被時汐狠狠的瞪了一眼,他立馬乖覺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渣男賤女!
時錦暗自呸了一口,她眸底猩紅,出了酒場才如釋重負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M國際,京城最大的銷金庫,集酒場商務包間為一體。
出了門便是一排豪華包廂,專供大佬享樂的。
繞過長廊,時錦慢悠悠的扶着牆走,身邊的門突然開了。
男人伸手,緊緊的把她抓了進去,寒刀頓時就卡在了她的脖子上。
「誰派你來的?」
席厲爵只是在這裡談生意,卻被人下了葯,顯然是有人要暗算他。
這麼快,女人就來了?
男人的吐息有些急促:「說!」
刀又貼近了幾分,時錦被嚇得不輕,眼疾手快的趁着男人不注意率先開了燈。
屋內,瞬間亮堂了起來。
席厲爵面色潮紅,一雙眸底滿是**。
他極力的剋制着,眸底怒意盡顯又很快的被**壓了下去,細小的汗珠從額前滴落,打在刀面上。
「席,席先生?」
這男人,她曾與父親在招商宴會中見過。
席厲爵,席家的唯一繼承人,十八歲的生日禮就是席氏整座江山。
時錦感受着男人的灼熱,想到那對狗男女,瞬間有了別的想法:「您誤會了,我是時氏集團的長女,時錦。」
話落,她面色羞紅的咬咬牙,小心翼翼的拉扯上男人的衣角:「今夜,也許您會需要我。」
「憑你?」
席厲爵喉結微微滑動,目光落在了女人較好的身材上,垂眸着眼。
很是惹火!
尤其是那雙白皙的腿,在紅色的弔帶下若隱若現,不安分的來回搓動着。
時錦見狀,輕輕拉扯了一下,身上披着的毛絨外套就立即落到了男人腳邊。
大片白嫩露了出來,高昂的脖頸下,好看的鎖骨清晰可見,薄如輕紗的裙口隨着她心臟的劇烈跳動而時不時的摩擦着男人的胸口,幾度欲擊破着他最後的理智。
二人距離很近,那誘人的酒水味混雜着**,幾乎連呼吸都是纏在一起的。
席厲爵唇角微干,可他還是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時錦捏着拳頭,有些着急。
時汐是時家的親生骨肉,若是女人想動手,她作為養女在時家根本無反手之力,她需要一棵大樹!
等她平復好呼吸,纖細的小手才主動撩起了男人白衫上的紐扣,聲音也跟着軟了下來:「席總,我剛成年,清白的身子,可以為您解燃眉之急。」
女孩的動作不急不緩,見男人還是在忍,乾脆直接把小手探了進去。
指尖與腹肌觸碰的霎那,席厲爵倒吸一口冷氣渾身都抖了一下。
他輕輕的悶哼了一聲,猛然抓住了時錦的手腕,喉結滾動道:「多少錢?」
「您只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就好。」
時錦緩慢的撩撥着他,直至最後一顆紐扣解開,她終於鼓起勇氣拿開了席厲爵架在自己脖前的刀,猛地撲進了他的懷裡。
結實的腹肌滾燙,讓時錦也跟着躁動了起來。
許是沒料到女人會這樣做,席厲爵的身形瞬間緊繃了一下,他沙啞着聲音道:「成交。」
話落,席厲爵一個大力把她攔腰抱起,直接丟進了床榻上棲身壓了下來。
男人劍眉微擰,硬朗的輪廓五官分明,席厲爵顫抖着身子感受着女人的酥軟,那種觸覺讓他如大廈將崩,毫無招架之力。
他捏着女人細軟的腰,貼近自己,強勢的圈在懷中:「脫得很好,繼續。」
時錦貼近他的胸膛,瞬間面頰通紅。
堂堂時家長女,現在卻在引誘一個並不熟悉的男人與她纏綿。
她的指尖慢慢下滑,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男人的燥熱,時錦笨拙的解開男人的黑色皮帶輕輕觸碰了上去。
此間,像是一股電流作亂,二人都**了起來。
「席,席總。」
時錦摟住了男人的脖子,語氣裡帶着一絲哭腔央求。
他當然明白女人是什麼意思。
「我輕點。」
充滿磁性的聲音像是一個開關,從那開始之後,鬢廝磨,呢喃徹夜。
清晨。
時錦累到幾度昏厥的躺在男人懷裡而席厲爵徹夜未眠,他看着熟睡的女人目色深邃。
他竟然要了一個小妮子。
席厲爵燃了一根煙悄悄起身,他在床前看着時錦良久才從懷中掏出一張名片留在了床前,利落的撩起西裝外套,出門。
樓下,一輛加長的林肯車已經在等着了。
「總裁,是我們的失責,請您責罰。」
阿誠瞧見來人立馬帶着保鏢迎了上去,一席人灰頭土臉,愣是大氣不敢喘。
昨夜,說好的他們在樓下等着,誰知就出了事,等他們收到消息的時候,總裁已經…… 「確認一下她的身份。」
阿誠壯着膽子,怯怯道:「萬一,不是時家的小姐,我們——」 男人半眯着眸子,回憶起昨晚女人的嬌嗔,一邊矜持一邊在他的引誘下放開的模樣,不易察覺的笑了起來:「也不虧。」
 

《甜蜜誘寵席總的心尖寵虐渣滿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