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甜妻駕到,神秘總裁別想逃
甜妻駕到,神秘總裁別想逃 連載中

甜妻駕到,神秘總裁別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蘇吉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楚小嫻 秦飛

男朋友生日的時候,卻和她同父異母的妹妹滾了床單,還叫她給撞見了,什麼鬼?心情不好去酒吧喝酒,喝醉了不小心失了處子之身,什麼鬼?被爸爸為了生意賣給別人做老婆,然後無意間睡了那人的親兄弟,什麼鬼?然後才發現這個親兄弟竟然就是她老公,也是那晚在酒吧里和她春風一度的男人,這都是什麼鬼?!楚小嫻只想說,真他媽嗶—了狗了!展開

《甜妻駕到,神秘總裁別想逃》章節試讀:

  楚小嫻驟然色變。她握緊拳頭,怒視楚玉衡,咬牙道:「那是梁家的祖墳,你憑什麼動?」她媽死前才知她爸早就出軌,死後寧可葬回梁家祖墳,也不願埋在楚家。

  「就憑他梁家現在連個燒紙的人都沒有!」楚玉衡冷冷一笑。

  楚小嫻聞言心頭湧起一種既無力又荒謬的可笑之感。這就是她的父親,為了把她賣給一個變態,竟絲毫不顧念與元配的結髮之情,連亡故之人最後的安眠之地都不放過,不惜拿來要挾她,只為迫她妥協。

  「好,我答應你。」楚小嫻聽到自己從齒縫中迸出聲音。

  楚玉衡臉上的怒意稍減了幾分,鄭詩雅則笑着轉開了話題:「哎喲,小嫻還沒吃晚餐吧,周媽,周媽,趕緊給大小姐拿副碗筷來!」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過了。我還有論文要寫,先上去了。」楚小嫻說完,也懶得再看面前這二人,轉身上樓。她聽到身後傳來楚玉衡氣怒的叫罵,「你看看她,給誰臉色看呢,和她媽一個死德性!」

  楚小嫻閉了閉眼,拳頭鬆了又緊,強行壓下衝下去揍人的衝動。儘管她爸渣的不能再渣,但依然是她的父親,她還沒「勇敢」到捧打生父的地步。

  她走到自己的房間前,正要開門,對面的房間六突地打了開來。一個容貌嬌艷的年輕女孩走了出來,雙手抱胸倚在門邊,笑吟吟的望着她道:「楚小嫻,聽說蕭家很中意你,說不定你很快就是蕭家少奶奶了呢!我剛好認識一位大師,據說對那些克妻什麼的人很有辦法,要不要介紹給你?哎喲,我差點忘了,你這情況除了要請大師,怕是還得請請精神科的醫師吧!」說完,她咯咯咯的大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幸災樂禍。

  楚小嫻平靜的看着楚小環,提步走了過去。她的外表偏甜美,比起喜好艷麗打扮的楚小環,氣場上不免弱了幾分,但她比楚小環高大半個腦袋,加之不笑的時候頗有些冷厲之氣,一時間竟也駭住了楚小環。

  楚小嫻走到楚小環面前,一巴掌拍在她身後的門上,一手捏緊她的下巴,左右掰了掰,嗤笑一聲:「看來昨天用的勁兒小了點,這麼快就沒了痕迹。」

  楚小環唬了一跳,一把推開她,防備的瞪住她:「你想幹什麼?楚小嫻,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打我,我一定讓爸爸給你好看!」

  楚小嫻一把鉗住她的手腕,甜美可人的臉蛋上是滿是冷嘲:「你不也說了么,我說不定馬上就是蕭家少奶奶了,你說爸爸會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為了你而打我?」

  楚小環一滯。她當然知道,她們的爸爸絕對是個會為了利益而不顧一切的人。昨天她被楚小嫻打後,立即就跑去向楚玉衡告狀,結果楚玉衡惱怒歸惱怒,卻並沒有立即叫回教訓楚小嫻的意思,只是因為蕭家有意讓蕭亦辰娶楚小嫻。

  「對了,你有沒有告訴爸爸,我昨天給她的寶貝女兒拍了一段香艷的視頻?」楚小嫻慢悠悠的又問道。

  楚小環一驚,「什麼視頻?」

  「你說呢?」楚小嫻詭秘一笑,「不得不說,小環妹妹,你很有在島國發展的潛質。」

  如此明顯的言外之意,楚小環哪裡還不明白是什麼視頻,臉上登時乍青還白。她伸手就去掏楚小嫻的口袋,「把手機給我!」

  楚小嫻一把鉗住她的手腕,狠狠將她摔到門上,冷笑道:「楚小環,我告訴你,視頻我已經備份,你就算拿走手機也沒用。」

  楚小環怒目瞪視她,「你究竟想幹什麼?你要秦飛,我還給你就是了!」

  「不想幹什麼,只是希望你以後少在我面前蹦噠!」楚小嫻拍拍她臉,「還有,秦飛那種男人,你喜歡只管帶走,少拿他來噁心我!」

  說完,她推開楚小環,徑自進了自己的房間。未隔片刻,她又走了出來,將一包用床單裹着的東西丟到楚小環腳邊,嫌惡的道:「下次發情看準點地方。」

  楚小環氣得咬牙切齒,可又不敢上前反抗,只得瞪着楚小嫻回房摔上了門。

  蕭家大宅。

  蕭亦辰甫進家門,便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管家林伯一邊接過他的外套,一邊悄悄沖他使眼色。他瞥眼大廳的方向,隱約聽到一道頗為熟悉的聲音,心下頓時瞭然。

  「哎呦,是亦辰回來了啊!」蕭亦辰剛走到客廳,一個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美婦便起身驚喜的叫道,而美婦身旁的兩位漂亮女孩登時抬頭望了過來。

  蕭亦辰神情淡漠的沖對方點點頭,「陳夫人。」

  打完招呼,他徑自走到坐在上首的氣質雍容的老夫人面前,半蹲下身,薄唇邊流露出一絲真摯的笑意:「奶奶,今天精神好點沒有?」

  蕭老夫人慈愛的拍拍他的手,笑道:「好多了。陳太太今天帶了這兩位姑娘過來陪我聊天,過的很愉快。」

  蕭亦辰將目光投向那兩個一見到他頓時便含羞帶怯起來的女孩,在陳夫人正要振奮的介紹時,若有似無一笑,「陳夫人今天沒去參加方氏舉辦的晚宴?之前我看見陳總身邊帶着女伴,還以為是陳夫人……」

  他的話並未說完,但陳夫人的臉色卻霍然一變,她的笑容僵了僵,勉強笑道:「可、可能是蕭少看錯了吧!」蕭亦辰明顯疏冷的稱呼,讓她也不敢厚臉皮的再直呼他的名字,而他話中的內容更是讓她心中焦躁起來。她今天一早就來了蕭家,家裡那死鬼居然敢帶別的女人去參加晚宴,要是讓她知道是哪個狐狸精,她鐵定要撕了對方的皮。

  蕭亦辰自然看出陳夫人有些坐立不安了,他嘲諷的勾了勾唇角。蕭老夫人無奈的看了這個孫子一眼,扶着額頭道:「阿辰,我有些累了。」

  陳夫人聞言如蒙大赦,趕緊站起身,「今天叨擾老夫人這麼久,我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您。」說著,她暗中一推兩名女孩,對蕭亦辰笑道,「蕭少,這是我娘家的兩個侄女,第一次來Z城,家裡給了她們兩家公司練手,希望有機會能向您多多學習。」

  蕭亦辰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角,並未作聲。陳夫人見狀有些失望,卻也沒轍,只得帶着兩個依依不捨的侄女離開了蕭家。

  陳家姑侄一離開,蕭老夫人便無可奈何的點點蕭亦辰的額頭,「你呀,真打算讓奶奶進了棺材都見不到孫媳婦?」

《甜妻駕到,神秘總裁別想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