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師不好當
天師不好當 連載中

天師不好當

來源:google 作者:等被吃的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等被吃的貓 鄧雨生

我生於明朝,卻又在二十世紀獲得新生,斬妖、除魔、渡人、救世,他們都以為我是天師,其實我非人類......展開

《天師不好當》章節試讀:

夏夜涼如水,一輪明月透着清輝,灑落在寧靜而瀰漫霧氣的海面上。

在海面北側的山石陰影中,隱隱約約有一艘小船在緩慢地滑行,船首彷彿有一人影。待近一看,乃是一位身穿道袍的老者,下擺在風中飄逸,眼光似乎在向遠方眺望,細細的白色鬍鬚在胸前飄動。

此人正是當前茅山掌門人景洪雲的師弟——趙世平。

因前幾個月,作為大明朝的附屬國——朝鮮,已被日本打的快到滅國的地步。所以大明朝派兵出國支援朝鮮。趙世平也是在前幾個月受掌門師兄委派,前往朝鮮戰場去超度陣亡的中方將士的英靈。因為中國人講究落葉歸根,國內還好,可以施法使逝者魂歸故里。但在國外,只得就地超度他們,不讓他們做孤魂野鬼,以便早日投胎,脫離業障。

這幾個月以來,趙世平一路從梁山、熊川、南原、全州、釜山、稷山、蔚山再到露梁海峽,超度了數萬英靈,精力大為消耗。所以事畢後,他選擇從水路回國,以作休整。現已行駛到光明灣。

此刻,風平浪靜的海面突然狂風大作,天空電閃雷鳴,一道道閃電划過漆黑的夜空。

「看來將有一場暴雨。」趙世平看了看天氣,準備將船停靠在岸邊,待風平浪靜再出發。

突然,一道閃電落在不遠處的山坡上。趙世平看着閃電落地出,心中暗叫一聲,好大的雷聲,好耀眼的光。

「莫不是什麼樹木被雷擊中了?」趙世平不由有些好奇。這雷擊木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天然的辟邪法器。趙世平想着待雨停後去看看,可沒想這天老爺是光打雷不下雨,一道閃電後就歸於平靜了。

「看來這海上的天氣真是變化多端。」趙世平打着火把,向剛才被雷擊的地方走去。

趙世平走近一看,雷擊木沒看見,到發現一座小土堆被雷擊了,周邊全是焦黑的碎土。再仔細一探查,發現是一墳塋,這可着實讓趙無極吃驚不小。

「莫不是裏面的屍體被雷擊了?」趙世平把火把插在一旁,將背上的桃木劍當做鋤頭,開始刨土。不一會兒就發現小坑裡有一具屍體。

火把拿近一瞧,只見這具屍體胸前有被火燒的痕迹,看來這就是被雷擊中的地方。屍體未浮腫腐爛,看來死亡時間不久。再一看穿着打扮,發現是中國將士。被人安葬於此,也算是有個好歸宿了。只是被雷擊了,恐會發生屍變,為禍一方。

「哎,可惜了。」趙世平把屍體拖了出來,擺好位置,準備用火符將其火化。但在抖落手上的泥土的時候,趙世平發現泥土是黑色的。

「黑色的泥土?」趙世平一皺眉,隨即拿出羅盤在附近走了一圈

「竟是陰屍地!」這一看可把趙世平嚇了一跳。風水上將極陰之地稱為陰屍地,命格好的人埋下去,後輩子孫人財兩旺!命格如果差一點的話,埋下去會變為跳屍!

「我的個乖乖!難怪屍身不腐!這可是要變成跳屍啊!再被雷劈一道,莫不是要變成屍王?」趙世平感到一陣後怕。

「看來不能將其簡單火化,得在明日正午時分才行!」趙世平隨即掏出一張震屍符,貼於屍體頭上,然後背到船里。他準備今晚守着這具屍體,以防意外。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第二天午時。

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後,趙世平剛準備用火符火化掉屍體,但見死者長得一表人才的,看起來還隱隱帶着一些正氣,心中不由動了不忍之心。昨晚是因為作為一個修道人的職業習慣,凡發現邪物必須馬上消滅。但現在冷靜下來,心想或許可以利用這具尚未修鍊成型的跳屍,好好研究一下克制跳屍的法術。因為在年輕時候,師父對他和大師兄講過,他們的師公就是在一次滅屍行動中,因發生意外,不得已與屍王同歸於盡。

想到這,趙世平收起了手中的火符。又將屍體背回船艙。然後用捆屍繩將屍體綁好,再次貼上了鎮屍符。

海上航行還需要兩個多月,趙世平怕屍體因吸收不到地陰之氣而腐爛,故每逢晚上月圓之時,就將屍體帶出艙外,以法術將月亮精華施於屍體身上讓其吸收。但也不敢讓屍體吸收月亮精華時間太長,怕其早早覺醒,不好控制,所以每次也就半炷香時間。

「哎,又失敗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已是趙世平第九次施法失敗了。

這幾天,趙世平趁着屍體在吸收月亮精華的時候,一直想將其體內的魂魄逼出體外,以便於自己操控。因為他知道,凡是被雷所擊中的屍體,其人命格必異於常人,四柱不是純陽就是純陰,魂魄一定會回歸體內。

趙世平不死心,再一次左手拿黃旗,右手掐指結印,口念:北斗九宸,中天大神,太玄之一,守其真形,五臟神君,各保安寧,三魂七魄歸本旗,神兵火急如律令!

念畢,趙世平左手將黃旗拋於空中,右手劍指一揮,指向鄧雨生額頭,大聲喝道:「收!」

可面前的屍體還是無任何反應。過了好一會兒,除了海面有魚跳出水面換氣的跳水聲,海風吹動旗幟的刷刷聲,便再無其他聲響,安靜的有些尷尬……半晌,趙世平收回黃旗。

第十次施法,失敗!

半炷香時間已到,趙世平一邊拖動屍體,一邊自言自語道:「怪哉!怪哉!這魂魄就好像被什麼禁錮了一樣,出不來。算了,回去再研究。」

兩個月後,一人一屍終於到達了松江府港口。然後準備沿長江逆流而上,於鎮江登岸,再陸路返回茅山…….

《天師不好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