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下第一煉器師
天下第一煉器師 連載中

天下第一煉器師

來源:google 作者:鼓三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盧寧 奇幻玄幻 寧淵

刀斷萬物,煉化天地,翻手間萬千靈器,舉足間天上仙不敢往,地上神皆避讓寧淵睡醒了,想想剛剛做的那個舉世無敵的夢,心潮澎湃,那是夢嗎?寧淵笑了笑,抬手間,遮天蔽日的靈器飛出,方圓萬里,寸草不生!展開

《天下第一煉器師》章節試讀:

就在盧英震驚的時候,盧寧動了,一腳重重的踢在了盧英的身上,頓時,盧英像一發炮彈一樣飛了回去。

這一刻,盧寧不需要再掩藏了,為了這一刻,他忍了十年,為了這一刻,他吃了二十年的苦。

屬於體修的血氣瀰漫出來,和盧寧二階的藍色靈氣交相輝映,紅塵靜靜的在他身邊沉浮。

盧寧的眼神變了,原本略顯木訥的眼神變了,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充滿了危險的感覺,凌厲的眼神直擊盧玉三人,一種毒蛇窺視的寒意令人毛骨悚然。

二階氣修,五階體修!

哪怕是一旁的王長老都被這一幕驚了一下,這小子,是個人物。

盧寧沒有再去理會盧玉三人,緩緩走到船邊,俯視下面的眾人,又看了看一臉驚怒的盧義。

盧寧嘴唇微顫,說道:

「十年深秋十年冬,盧府凄涼二十載。

今日春風終看我,春蟬翼薄蓋天驕。」

末了,無聲的對着盧義說了一句話。

盧義不語,只是看着盧寧,眼中漸漸生出了殺意。

盧義看懂了盧寧的口型,盧寧說的是:「父親,殺母之仇,我會來報的。」

「好了,人都齊了,我們該走了。」

王長老打散了劍拔弩張的氣氛,淡定的說道。

盧義看向王長老,說道:「長老,這個人不能讓他走,他不是盧二!」

王長老輕「哦?」了一聲,問盧寧道:「你不是盧二?」

盧寧這才看見王長老腰間別著的長劍,瞬間明了,原來,那日宋家送來的那張紙,是出自王長老的手。

既然是這樣,那盧寧懸着的心就放了下來。

盧寧對着王長老恭敬的說道:「稟報長老,我是盧二,我在盧家排行老二,所以我便是盧二。」

盧義等人一陣語塞。

王長老看盧義還要說什麼,便一臉不耐的說道:「行了,就這樣吧,他是這個『盧二』也好,他是那個『盧二』也罷,反正名單對得上就行了,我沒空在這耽誤時間,你們回去吧。」

盧義張了張嘴,一句話也沒說的出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王長老這是有意偏向盧寧。盧義想着,這中間必然和宋家有聯繫,一轉頭,果不其然,宋族長正在那朝他擠眉弄眼。

盧義暗恨,但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盧寧他們遠去。

盧寧他們動身了,王長老並沒有等待這件事有個什麼結果,直接催動飛舟靈寶,飛走了。

盧寧看着身邊閃過的風景,心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奇妙。

春風恰隨少年意,他日花開越鴻淵。

一個偏僻的角落,盧寧找到了王長老。

「謝長老大恩!」

說著,便跪在王長老身前,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這是再造之恩,這三個響頭,不過分。

王長老扶起盧寧,說道:「你的劍,我很喜歡。望有朝一日,你能有所成,也不枉我這一番。」

盧寧的那把劍,雖然是凡鐵,但已經屬於那種不可多得的凡器了,在凡鐵中,算是最好的那一批了,靈器難得,就算是王長老,也沒有屬於自己的靈器,所以說,王長老是真的看中盧寧。

這一去雲楓宗,大概有半個月的路程,而這段時間,盧寧自然是不可能跟盧家人住在一起的。王長老也知道這點,便安排盧寧到宋家那邊安頓。

「宋大哥,宋小姐,宋家大恩,盧寧沒齒難忘。」

宋青點了點頭,他還是第一次正視盧寧,不由的又想起臨行時宋族長所說的話。

而宋悅就沒有那麼多想法了。

宋悅說道:「哦?那你打算怎麼報答我們?」

盧寧一笑,他自然是有準備的。解下身上的包裹,從裏面拿出了七柄匕首,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

盧寧說道:「這七柄匕首雖然不及王長老那柄長劍,但也是我這麼多年較為滿意的作品,就送給宋家的七位朋友,當做見面禮吧。」

宋悅不客氣的接過來,開心的比划起來。宋青等人也不推脫,一一接下了盧寧的禮物。

宋悅玩夠了,打量起盧寧,說道:「真想不到,一個家族的少爺,居然會喜歡打鐵這麼粗俗的事情,你是怎麼想的?」

盧寧自嘲的一笑,慢慢說起那段他不怎麼願意想起的回憶:「我還記得在盧家,盧玉他們從小他們就欺負我,不只是他們,還有很多旁系的孩子,有時候有些大人都過來欺負我。每天待在那個『家』裏面,簡直是生不如死。有一天我路過鐵匠鋪的時候,那裏面轟隆隆的響聲終於蓋過了我耳邊的喝罵聲。」

盧寧回憶道:「那年我七歲,自那以後,便開始學着打鐵,說來可笑,有時候,我在鐵匠鋪里一住就是半個月,居然沒有一個人在意我為什麼沒有回家。後來我偷偷把鐵氈和鎚子帶回家,就是因為弄出了一丁點的動靜,就被他們丟在了狗窩旁邊。真是,可笑。」

看着盧寧臉上苦澀的笑容,宋青、宋悅他們終於知道了這個傳說中的盧家二少爺在盧家過的是個什麼日子。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收了盧寧的禮物,宋家人對盧寧一路非常的照顧。盧寧一切的吃喝宋家都包了。

在盧家的那間屋子裡,盧玉他們三人在那裡謀划起來。

盧玉說道:「盧寧那小子,居然藏得那麼深,可恨,我盧家養出這麼一個畜生出來!」

盧佩深惡痛絕的說:「沒錯,這麼多年了,他對盧家沒有一點貢獻不說,最後還讓我們盧家當著大庭廣眾,丟了這麼大一個臉,父親的怒火肯定不小!」

一旁陰惻惻的盧英靜靜的聽着盧玉他們兩個人的話,心中不屑:「哼,還不是你們平時一直欺負他惹出來的?」

想到這裡,盧英又有些慶幸,要不是他上面有一個盧寧,恐怕,他就是第二個盧寧了。轉頭看着憤憤不平的盧玉和盧佩,盧英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大哥,大姐,咱們就什麼都不做,這麼看着盧寧到雲楓宗嗎?」

盧玉厭惡的看了一眼盧英,說道:「哼!就先讓他快活兩天吧,等到了雲楓宗,沒有了王長老的庇護,看到時候三太公怎麼收拾他!」

盧英諂媚的笑了笑。

這三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時間過得很快,盧寧他們已經在飛舟上度過了半個月的時間了。

這天,王長老叫來盧寧。

「長老,您找我?」

王長老點點頭,說道:「盧寧,再有一天的路程就要到雲楓宗了,我只是個外事長老,在宗門內沒有多少權利,能幫你的,就只有這些了,剩下的路,還是得你自己走啊。」

盧寧再次跪在王長老身前,說道:「長老大恩大德,盧寧怎麼敢再奢求什麼?!能走到這裡,已經是小子想都不敢想的了,以後的路,怎麼敢再麻煩長老!?」

王長老扶起盧寧,正色的說道:「到了雲楓宗,你會被安排到煉器堂下面,我和那裡的孫長老相熟,雖不是什麼過命的交情,但總歸也能說得上話,這封信你拿着,到時候交給他,他明白了前因後果,必定會重視你。」

說完,惋惜的說道:「可惜了,你盧家不公,你是以鐵匠的身份入宗的,若是以弟子的身份入宗,會得到更多的資源修鍊,可惜了。奈何宗有宗規,不能破例,可惜了。」

王長老一連三個可惜了,足以看得出他對盧寧的重視。

王長老心中哀嘆,盧寧若是能夠參加比試,憑藉靈器必然是年輕一輩中最強的,就算不使用靈器,也是數一數二的俊傑,盧家不公啊。

盧寧拜別了王長老,將信封妥善的保管好,沒有和任何人說起這件事。

走出王長老的房門,盧寧一個人站在船邊上,看着下面飛快掠過的風景,心中索然乏味,這風景,他們看了快半個月了。

倒是盧寧輕輕撫摸這飛舟的船舷,心中滿是崇拜,到底是什麼樣的工藝,才能造出這麼神奇的靈寶?若是以後能學到,那可就太好了。

「吱嘎~」

盧寧側頭,恰好看見盧玉他們幾個人從房門裡出來,他們也看到了盧寧,惡狠狠的剮了他一眼。

盧寧冷笑,沒有多說,徑直的回到屋內。現在不能和他們動手,在這裡和他們動手,那是給王長老找麻煩,他不能這麼做。

夜裡,盧寧有些失眠了,天亮就到雲楓宗了,他有些忐忑,有些激動。何止是他,當夜幾乎所有人都無眠。

天光破曉,假寐的盧寧小心的起身,打算洗把臉出去透透氣。

哪裡想到,他這一起身,像是碰到了什麼機關一樣,一個接一個的都起來了。

盧寧好笑的看着這一幕,合著他們都沒睡得着。

推開房門,外面更是早就有人在。

宋悅向盧寧打招呼,盧寧點頭回應,緩步走了過去。

「宋小姐。」

宋悅打斷了盧寧的話,沒好氣的說道:「什麼宋小姐,不是跟你說了嗎?你叫我悅兒就好!說了多少次了,你就是不聽。」

盧寧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他看向前方,雲楓宗到了!